金融市场开放政策密集落地 多个更高层次开放举措正在酝酿

金融市场开放政策进入密集落地期。记者12日从外汇局网站获悉,央行、外汇局日前联合印发《境内上市公司外籍员工参与股权激励资金管理办法》。外汇局表示,积极支持上市公司外籍员工股权激励,稳步提升境内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程度。

事实上,从春节前一周至今,包括信用评级市场开放、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准入条件和投资范围放宽、“熊猫债”发行指引发布等政策也密集落地。与此同时,多个更高层次金融市场开放举措也正在酝酿当中。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日前撰文称,推动资本项目可兑换和推进资本市场双向开放互为一体,下一步将按照“成熟一项、推出一项”的思路逐步扩大开放。此外,多地地方两会也做出了金融开放的相关部署,如广东提出推动设立粤港澳大湾区国际商业银行。

去年,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按下快进键,从年初到年末,包括银行业、保险业、证券业在内的多领域金融业开放措施接连落地。而根据目前监管部门透露出的信号,今年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将迎来更大力度的扩大和深化,更多“引进来”和“走出去”的双向开放政策可期。潘功胜撰文称,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改革完善合格机构投资者(QFII、RQFII、QDII、RQDII等)外汇管理制度,债券市场便利并规范境外机构境内发行债券及货币市场工具(熊猫债),衍生品市场支持扩大境内商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逐步扩大互联互通的覆盖范围,完善债券通,推动沪伦通落地,继续扩大基金互认产品范围。支持国内金融机构参与国际金融市场,研究允许中资机构参与离岸人民币市场、证券期货机构开展跨境业务、扩大证券公司结售汇试点等开放措施。规范外资参与上市公司外汇管理,研究允许境内上市公司外资股东直接参与上市公司配售、增发业务,推动实施外籍员工直接参与境内上市公司股权激励计划。

业内人士表示,“扩大开放”将继续成为2019年度金融领域关键词之一。实际上,部分金融市场开放政策在近期已密集落地。1月28日,美国标普获准进入中国信用评级市场,这意味着外资信用评级机构将首次进入中国境内市场开展评级业务;1月31日,证监会宣布拟合并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制度,并放宽准入条件、扩大投资范围;2月1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熊猫债”指引,明确“熊猫债”发行的核心制度安排,熊猫债市场发展进一步规范。2月12日,央行、外汇局联合发文明确境内上市公司外籍员工参与股权激励所涉资金的管理原则,实行登记管理,并且可由外籍员工自主选择参与资金来源。此举进一步提升了境内资本市场开放程度。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已出台的措施反映出我国金融业开放的持续推进和深化。一方面,对外开放的领域和内容正在不断丰富,如债券评级市场为新的开放领域;另一方面,开放的深度也在不断拓展,如合格机构投资者准入条件和投资范围的放宽,有望为我国资本市场带来长期稳定的资金。

“这些金融开放举措的落地,有利于提高我国金融市场效率,发挥金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为市场主体提供更好的资金融通和风险规避的金融服务。”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同时,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新进展获得了更多国际机构的认可。1月31日,彭博公司正式确认4月起将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债券指数;花旗富时全球政府债券指数也将于9月宣布是否将中国债券纳入其中。业内人士预计纳入全球化指数,至少将为我国带来7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另外,在中央层面金融开放举措密集发布的同时,不少地方两会也做出了金融开放的相关部署。如北京提出,吸引国际知名银行、保险、证券、基金、资产管理等金融机构,以及评估、信用等专业服务机构在京设立地区总部和分支机构;上海提出加快全球资产管理中心建设,引进一批总部型、功能性金融机构;广州提出推进与港澳在金融等领域的规则对接,提升市场一体化水平,推动设立粤港澳大湾区国际商业银行。

“值得注意的是,金融市场开放也将给宏观经济调控和跨境资金流动管理带来更多挑战。”温彬表示,随着金融市场开放的扩大,跨境资金可以自由流通,风险不仅易于在境内股市、债市、汇市等金融市场间传递,而且容易受到外部冲击,影响金融安全和经济稳定。关于防范金融开放带来的风险,他表示,国内金融监管要加快补齐制度短板,确保监管能力与对外开放程度相适应。同时,应建立适应国际准则的新监管体系。

潘功胜指出,随着我国高水平开放对资本项目可兑换要求不断提高,我国传统以合规监管为主的外汇管理方式,已不能适应开放形势发展需要,急需引入宏观审慎管理的视角和机制,加快建立并不断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这是落实“在开放的环境中适应开放,在开放的环境中赢得发展”要求的必然选择。

(汪子旭 张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