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奔斗:看一次少一次的费纳决 一年半后真要来了?

记者张奔斗报道

上周,纳达尔与费德勒在印第安维尔斯网球花园两片相邻的训练场同时训练的一组图片,刷出了一波怀旧感。几天后,他们若能在本次ATP1000大师赛的半决赛相遇,想必又会有不少人感慨万千。

毕竟,费德勒今年8月就将38岁,纳达尔6月初也将迎来33岁生日。无论他们的网球青春是多么漫长,可怜料想,岁月的脚步终究会在不那么遥远的将来追上两人的步伐。费纳决?真的是看一场,少一场。

印第安维尔斯赛下半区的两场男单八强赛将于北京时间3月16日进行,至少从纸面上来看,费纳半决赛相会可能性挺大。费德勒的对手赫卡茨固然本站大赛连克普伊、锦织圭和沙波瓦洛夫三位种子,锦织圭更是他继迪拜站后连续第二项赛事击败,但毕竟缺乏大赛较深轮次的经验。而纳达尔的对手卡恰诺夫本赛季开局糟糕,只是带着4胜5负的赛季总战绩来到了南加州。本站赛事卡恰诺夫虽然大有状态回暖之势,但对纳达尔的战绩可是5战不胜,被纳达尔从硬地、草地和红土收拾了个遍。

当然,有费德勒与纳达尔出赛,比赛的走势主要还是看他们自身的状态——两人本站赛事迄今三场胜利均未失一盘。不过,收看明天这两场八强赛的中国球迷要辛苦熬夜了,印第安维尔斯明日赛程是两场男单先打,两场女单半决赛后打,中间夹着一场德约的男双。只能祈祷如果费纳决成真,能够安排在夜场,方便中国球迷早晨观看。

都知道费德勒是五届赛会冠军,但别忘了,纳达尔也曾在这里三次夺冠。在所有的非红土大师赛中,应该说印第安维尔斯的场地类型是比较适合纳达尔发挥的。另一位本站赛事发挥不俗的红土高手蒂姆前两天就分析说——场地无疑是偏慢的,但沙漠气候中球又飞行得比较快,加上高弹跳,非常适合他的强力上旋打法。纳达尔本次赛事期间也承认:“我很喜欢这儿的场地,我在这里打出过不少美妙的赛事。”

费德勒已经表态,他当然期待能够和纳达尔相会,“和顶尖高手过招正是我继续打球的动力之一,但因为我们排名都比较高,只能在赛事较深轮次才会碰到,而打入大师赛的半决赛甚至决赛本身就非常不容易。”他还夸赞纳达尔本站赛事的状态“超级好”。

两人的交手战绩,纳达尔仍然以23胜15负明显领先,但费德勒已连续取胜了两人间过去的5场对决,场地类型全部为硬地,其中就包括两年前的印第安维尔斯。不过,他们的上一次交手,也已要追溯到2017年的上海大师赛了;若能时隔一年半再次相遇,的确相当令人期待。

纳达尔从来就是费德勒的最大苦主,交手战绩已道出一切,费德勒也从不避讳。就在本次赛事期间,费德勒再次承认了这一点:“这很显然,也从未改变。他难以置信的左撇子打法,他的上旋,他斜线球对我反手位的冲击——这些都给我制造了很多麻烦,我从和他第一次交手就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尤其是在红土场,他根本就是不可战胜的。”

有意思的是,纳达尔是费德勒的最大对手,但反之并非亦然。纳达尔曾多次表示,德约才是他面对过的最强对手。这也很显然,还是那句话,交手战绩道出了一切,纳达尔对德约25胜28负的对战记录毕竟摆在那儿。

虽然从2004迈阿密的第一次交手开始,两人已相爱相杀缠缠绵绵战斗了15年,但随着时光流淌,也愈加显出“朋友还是老的好”这句话的正确。ATP执行主席科莫德此次经ATP球员工会投票,未能获得连任。费德勒透露,纳达尔来到他在本次赛事的居所,一起喝咖啡谈论了很多相关事宜与网坛的未来,“我很高兴我们在很多问题上的看法都非常一致。”

是啊,相比于十年前,费纳之间的争夺,意义早已超越了单纯的竞技与胜负。两人之间的第39次交手,这回能够成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