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中巡赛夺亚军归功冬训 石昱婷冲击奖金王瞄准东京奥运

新赛季,石昱婷力争拿到日巡一级赛参赛卡

经过3个月的高强度冬训,女子高尔夫职业球员石昱婷以一个亚军开启新赛季。女子中巡——中国信托精英赛上周末战罢,石昱婷在比赛期间接受了新京报专访,详述了冬训的成效和新赛季计划。上个月刚刚度过21岁生日的“国民甜心”表示,2019赛季最大的目标是冲击2020年东京奥运会资格。

备战:冬训练得狠,提高三大块

新京报:新赛季开始就拿了一个亚军,是这个冬训的成果?

石昱婷:可以这么说,这次冬训是我练得最狠的一次。去年打完日巡考试最后一关,第二天我就飞到深圳开始冬训,练体能是一个方面。一开始,我以为欠缺的是爆发力,后来肖教练说我有一些灵活性上的问题,这限制了我的旋转、发力。这次等于是把爆发力、灵活性和稳定性这三大块同步提高。

以前单纯提高爆发力,可能一段时间内,距离能打远,但很难持久。这次冬训过后,把欠缺的都补齐了,现在距离(打得)远是真的远,不会再退缩回去了。

新京报:现在在力量或者距离上,具体有多少提高?

石昱婷:力量练习拿举杠铃来说,一开始我只能举起10公斤,现在我可以举35公斤。之前,俯卧撑我最多做3个,现在加一个15磅的负重可以做10个。我的挥杆速度因此提高了很多,像一号木从以前的平均挥速87(注:英里/小时),现在最快挥到97,平均能达到94。一号木的距离至少增长了10-20码,铁杆基本涨了半号到一号杆。

比较开心的是,很多人都说我瘦了,但其实我的体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增肌、减脂方面做得挺成功的。

新京报:三分练、七分吃,在饮食上会严格控制吗?

石昱婷:会的,在饮食上我把关很严格,很多东西要克制不去吃。当然也会觉得生活上缺失了一些乐趣,所以偶尔会吃一顿“放纵”一下,比如这一周是蛋糕日,下一周可以吃一顿烹炸的食物,打出好成绩也会给自己一个小奖励。

目标:冲击奖金王,瞄准奥运会

新京报:2019赛季有什么计划?

石昱婷:今年主要以日巡二级赛为主,目标是打到二级赛的奖金王,拿到明年一整年日巡一级赛的参赛卡。现在也在争取一些日巡、韩巡一级赛的外卡。

新京报:从2016年打日巡赛到今年第4年,有哪些收获?

石昱婷:日巡赛赛事比较密集,我觉得主要是调整能力提高了,包括怎样掐时间去休息。日巡赛的球场也很难,我在做球场策略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过去两年丢掉了日巡全卡,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我高尔夫生涯的最低谷,好在这两年我学会了怎样调节,张弛有度。

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明白了一个道理,要真的觉得活在当下很幸福,才有更大的几率成功。

新京报:2020年东京奥运会进入倒计时了,想不想冲一冲?

石昱婷:还是想拼一下的,我知道这比较困难,珊珊姐、刘钰姐现在都很优秀,但我还是会努力争取一下,努力拿到日巡一级赛参赛卡,获得更高的世界积分。2020年奥运会在日本,氛围比较熟悉,想竭尽全力拼一下。奥运会是我最大的目标,也是我最大的动力来源。

姐妹:和妹妹同场,就像两个我

新京报:和妹妹石昱莉相差4岁,但是同月同日生,是算好的吗?

石昱婷:我们都是自然生产,我也觉得很巧合。但别看我们生日、星座都一样,性格却大不相同。她更开朗,更像妈妈一点,好多熟悉我们的人都觉得我们在外面都是妹妹照顾我,好像她是姐姐、我是妹妹一样。

我俩打球的风格、策略也有很大不同,妹妹很激进,就是往前冲,我会考虑很多,做很多笔记。

新京报:和妹妹性格上的反差,会不会造成生活上的摩擦?

石昱婷:小时候也吵架,妹妹总是跟我抢吃的、喝的,老是欺负我,还总把我弄哭。但现在我俩关系最好,比爸爸妈妈还亲,就是无话不说的最好的知心朋友。可能很多爸爸妈妈、身边最亲密的朋友都不知道的秘密,我和妹妹都会分享。

新京报:和妹妹之间会有一些特别的互动吗?

石昱婷:我们姐妹之间有很多仪式感的东西。小的时候,我会做一些小卡片,在上面画星星,她表现好我就奖励一张,比如三颗小星星可以换一个东西,五颗可以做一件事,不过她现在应该不吃我这一套了。

现在妹妹也经常会给我写一些小纸条、小卡片,给我加加油,很暖心。去年有一次打日巡赛,那个球场刚好是妹妹经常打的场地,打开码数本有妹妹给我写的一张球场小提示,很惊喜。

新京报:去年妹妹转职业了,姐妹俩同场竞技,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吗?

石昱婷:可以说我们第一步的梦想实现了吧,一起转为职业球手,在同一个比赛中竞技,甚至我们还有一个小目标是在比赛中同一组打球,这在去年的蓝湾大师赛也实现了。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一样,就像是两个我在打球,有时候自己没打好,但妹妹打好了,也会很开心,像是多了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