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史鉴丨一门九子皆才俊,梁启超是怎么教育子女的

  在中国古代,宗族观念非常盛行。一个大家族往往能够传承数百年,乃至数千年而不坠。一个家族能够传承数千年,自有深刻的原因。那么这个原因究竟是什么呢?一个人最根本的东西在于“魂”,放之一个家族亦然,一个家族之魂便在于家风、家训。家训这种文化是中国所独有的一种文化,在历史上对个人的修身、齐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大学》言“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这便是儒家的家国天下观念,即认为一个人能够处理好家庭、家族事务,便能够处理好国家、天下大事。正是这种独特的伦理、政治哲学使得中国古人对修身和齐家格外重视。而如何修身、齐家呢?说白了就是能够有一套规范能够约束自己,约束整个家族成员。

  图) 梁启超(1873年-1929年),字卓如,一字任甫,号任公

  这种规范并非“法”,而起到了比“法”更为重要的作用,甚至用“信仰”来形容也不为过。对于一些世代传承的世家大族,我们总会投以羡慕的目光,对于他们的家训也会非常认同。“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这句格言我们并不陌生,其便出自著名的《朱柏庐治家格言》,又称《朱子家训》。此外,我们熟悉的还有《颜氏家训》。中国历史上的家训非常多,我们无法一一列举。本文仅列举我们所熟悉的一位人物——梁启超。对于梁启超,我们并不陌生。梁氏是中国近代史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其实不仅他本人杰出,他的九个子女都取得了较为突出的成就。九个子女皆能成才,就说明了这绝对是有原因的,足以说明梁氏家庭教育的成功之处。那么,他到底是如何教育子女的呢?我们不妨走近梁启超,走近梁氏的九个子女,一窥究竟。

  对于梁启超的子女,最为我们所熟悉的当属梁思成,其为梁氏张子,是我国著名的古建筑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至于其他子女,也是非常杰出,只是不为大众所熟知罢了。比如长女梁思顺,是著名的诗词研究专家;次子梁思永则是著名的考古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三子梁思忠则是美国西点军校毕业的高材生,曾参加过淞沪会战;次女梁思庄则担任过北京大学图书馆副馆长,是我国著名的图书馆学家;四子梁思达则是著名的经济学家,著有《中国近代经济史》一书;三女梁思懿则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四女梁思宁,早年就读于南开大学,后来参加新四军,走上了革命道路;五子梁思礼,则是我国著名的火箭控制系统专家,中科院院士。虽然“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但对于梁启超的九个子女来说,有一点是共同的,即都取得了杰出的成就,真可谓“一门三院士,九子皆才俊”。

  (图)梁启超 九个子女

  那么,我们不禁就会好奇,梁启超究竟是怎么教育子女的?梁氏的家训究竟是什么呢?

  其实,梁启超的家庭教育并没有什么神秘的地方,无非就是以身作则、言传身教。

  梁氏的家训并非像历史上有名的《颜氏家训》一样,有成文的规矩,而是在日常与子女的相处过程中或通过家书的形式与子女进行深入的交流。据说梁启超一生留下的书信有两千多封,其中家书就有300多封,基本是用与子女沟通的。说起家书,我们总会想起曾国藩,曾国藩由于常年在外做官,自己无法亲自教育子女,于是就通过书信这一形式进行弥补。随着我们对心理学的了解,便会发现,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父母是不能缺位的,陪伴往往是孩子最好的老师。这既能让孩子感受到亲情的温暖,也能为孩子提供一个导向和规范作用。无论是曾国藩还是梁启超,都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他们不能总是陪伴在孩子身边,但都尽量通过书信这种形式与子女进行沟通。我们不妨看看梁启超是如何与子女沟通的。

  (图)《梁启超家书》部分

  “天下事业无所谓大小,只要在自己的责任内,尽自己力量做去,便是第一等人物。”

  ——1923年11月5日 《致梁思顺》

  仔细想来,这番话足够平实。梁启超自己虽然是一位成功的社会贤达,但他并非像某些父母一样,一味的要求孩子如何如何成功,而是认为事业无分大小,只要尽了自己的责任和力量就值得鼓励。

  “我说你别耍孩子气,这是叫你对于正事,如做功课,以及料理自己本身各事等,自己要拿主意,不要依赖人。至于做人带几分孩子气,原是好的。你看爹爹有时还有童心呢。”

  ——1925年7月10日 《致孩子们》

  看这番话,丝毫没有板着面孔教育人的家长作风,而是像一位贴心的兄长一样充满了温情。梁氏特别强调孩子们要培养自己的独立人格,自己的事情自己办,但同时也鼓励孩子们保留“童心”。其实“童心”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发现一些伟大的人物总是有一颗“赤子之心”。一个常怀“童心”的人,心态总是年轻、开放的,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与热情。

  “凡做学问总要‘猛火熬’和‘慢火炖’两种工作循环交互着用去。在慢火炖的时候才能令所熬的起消化作用融洽而实有诸己。思成你已经熬过三年了,这一年正该用火炖的功夫。”

  ——1927年8月29 《致孩子们》

  “庄庄今年考试,纵使不及格,也不要紧,千万别要着急,因为他本勉强进大学。你们兄妹各个都能勤学向上,我对于你们的功课绝不责备,却是因为赶课太过,闹出病来,倒令我不放心了。”

  ——1928年5月13日 《致梁思顺》

  看这两封信,我们便会发现,梁启超就像一位普通的父母一样关心孩子的成长问题。我们也常听过一句话,别人总是关心你飞得高不高,而唯独父母关心你累不累。梁启超也不例外,对于子女们的学习是非常宽容的,即便是不及格也没关系,因为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要是为了赶功课而影响了身体健康才是得不偿失的。

  这句话看似平淡无奇,但这本来就是一个父亲该说的话。

  (图)梁启超与幼年的思庄、思忠

  我们的一生总是在社会和家庭两个地方来回奔波,在社会上充满了竞争,我们疲于奔命。但是家庭本来就是该放松、充满温情的地方。如果在家里,父母再一味的鼓励孩子去奋进、去竞争,这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来说是极其不幸的。如果是这样,人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亲情便缺失了。事实上,一个人只有拥有了幸福的家庭和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他才会是一个奋发向上、积极乐观的人。如此,他的人生才会是精彩的。梁启超的家庭教育便印证了这一点。

  最后,我们以梁启超与子女沟通的一句话作为结束语。

  “我晚上在院子里徘徊,对着月亮想你们,也在这里唱起来,你们听见没有?”

  历史大学堂 文:甪里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