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衅利拉德垃圾时间暴扣还怼记者 雷霆这是要败光人品?

  腾讯体育4月20日讯 雷霆在主场以120-108击败开拓者,系列赛大比分追到1-2。就两队季后赛交战史而言,两队实在算不上宿敌,可近两年,两队每一次交手都火药味十足,在朝着宿敌的方向发展。【NBA季后赛专题】

  比如今天这场,拉塞尔-韦斯布鲁克、丹尼-施罗德挑衅利拉德,保罗-乔治垃圾时间暴扣引发众怒,赛后韦少和乔治怼记者遭到不少记者批评。看起来,雷霆这是走上了败人品的道路。

  韦少做“婴儿摇篮”挑衅利拉德

  韦少每一次跟利拉德交手,双方都斗的火光四溅,这一次也不例外。第三节9分53秒,韦少面对利拉德防守强攻,他在被犯规的情况下强行中投命中。落地后,韦少做出了“婴儿摇篮”的庆祝动作,挑衅利拉德。

  利拉德赛后采访时被问到了这个话题,他表示自己其实并未注意到韦少的挑衅动作,他说道:“我甚至没看到他做那个动作,很多时候我都会等着发边线球,所以我没去注意对面发生了什么。所以,在一次跳投命中后做婴儿摇篮的庆祝动作?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做一整天。”

  利拉德的回答不卑不亢,而且,他在场上的回应坚定有力。利拉德否认韦少的动作给了他额外的动力,但利拉德在韦少这个进球后更加专注是事实。在韦少打成这次2+1并用庆祝动作挑衅利拉德后,利拉德开启了疯狂表演,他在球队落后15分的情况下单节轰下了25分,其中有23分来自韦少这次2+1后。可以说,韦少的挑衅反而惊醒了沉睡的雄狮。

  据统计,自从2001年6月2日的阿伦-艾弗森后,利拉德是第一个在季后赛单节轰下至少25分的球员,当时艾弗森面对雄鹿在第四节拿到了26分。

  施罗德模仿利拉德挑衅对手

  第四节结束前1分43秒,利拉德站上罚球线罚球并打铁,此时雷霆领先两位数,比赛已经失去悬念。可是,施罗德却走到了利拉德身边,做出了“利拉德时间”的手势。对于施罗德这种幼稚的行为,利拉德和麦科勒姆都笑了,表情有些不屑。

  众所周知,“利拉德时间”是利拉德的标志性庆祝动作,他往往会在命中关键球后指向自己的手腕,意思是“利拉德时间到来”。

  施罗德表示,他看到利拉德在前两场做过这个手势,所以他就是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过,对于施罗德这种挑衅动作,利拉德表示:“是的,我看到了,我觉得就是有点滑稽,他等了这么久才做,他知道比赛已经失去悬念才做这个动作。前两场(雷霆输球时)他就没做这个动作,所以我觉得很有趣。”

  乔治垃圾时间暴扣

  终场前3.3秒,雷霆领先12分,胜负已定,按照潜规则,这时候双方会停止进攻,等待比赛时间结束。可是,乔治却违背了潜规则。

  开拓者投篮不中后,菲尔顿抢下篮板,把球给到了乔治,乔治还要一个人运球到前场,来了一个反身大力扣篮。尽管由于提前到时,乔治这个扣篮没有算作2分,但他这一罕见的举动引发了争议,被认为是对对手的挑衅。利拉德相当不满,他走向裁判找裁判抱怨,麦科勒姆赶紧拉走了利拉德。

  赛后,利拉德也嘲讽了乔治这种不得体的做法,他说道:“我的意思是,那个扣篮是在终场哨响后,但是那样做,我真的不在乎。这是季后赛,球员做那种事情也许就是想发出个声明或者是什么吧,我不知道,无所谓了,比赛结束了,当时比赛已经失去悬念。通常情况下,人们说你不能做这种事,但是说实话,我真的不在乎,比赛已经盖棺定论。如果他们需要做点什么能让他们感觉自己更有统治力或让他们感觉更好的事情,那随他们去吧。”

  韦少、乔治怼记者

  赛后,拉塞尔-韦斯布鲁克又上了头条,不是因为球场表现,而是因为赛后新闻发布会对记者提问的不配合。

  此役,韦少拿下33分、11助攻、5篮板,雷霆终于止住颓势,保留了晋级下一轮的希望。可赛后,韦少和保罗-乔治出席新闻发布会时却显得有些不配合。两人倒是不针对所有记者,只是单纯针对《俄克拉荷马城人报》记者贝里-特拉梅尔。

  在回答其他记者提问时,韦少至少还能认真回答,但当特拉梅尔问韦少,雷霆下半场是如何改变比赛基调时,韦少直接说了一句“下一个问题”。特拉梅尔继续询问,雷霆是如何在第四节顶住开拓者凶猛反扑的,这一次韦少干脆在座位上向两边看像是找什么东西,完全无视特拉梅尔的提问,雷霆公关不得不说“下一个问题”。之后,另外一个记者问乔治为何在比赛最后时刻试图扣篮,乔治学韦少也用了“下一个问题”回答。

  乔治不想回应争议话题可以理解,可韦少拒绝回答很正常的关于比赛细节的提问就有些行为不当了。事实上,这也不是韦少第一次用这种方式怼特拉梅尔,两人究竟是何时结下的梁子已经无从考究,可韦少就是很讨厌特拉梅尔,这一点他从不掩饰。

  就在上一场比赛结束后,韦少也曾用这种方式对待特拉梅尔的提问,或者可以这样说,只要特拉梅尔向韦少提问,韦少基本都会用“下一个问题”来回应,他拒绝回答特拉梅尔的问题。

  2015年1月份,韦少和特拉梅尔有过一次采访中的针锋相对。当时,面对记者提问,不管记者问什么问题,韦少都用“我们打出了很棒的执行力”来回答。特拉梅尔问韦少:“你是对哪里感到不满吗?”韦少回答说:“不,我就是不喜欢你。我喜欢尼克-伽罗(雷霆另一位随队记者),但我不喜欢你。”之后的数个问题,韦少继续我行我素,每个问题都用“我们打出了很棒的执行力”回答。

  韦少不仅自己不配合,还不允许队友配合特拉梅尔采访。2017年季后赛,在雷霆输给火箭赛后,特拉梅尔问了亚当斯为何雷霆会在韦少下场后陷入挣扎,韦少直接阻止亚当斯回答,他说道:“下一个问题。”

  有意思的是,不久前,特拉梅尔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文章标题就是《为何我会继续问韦少问题》,他解释了在韦少并不配合其采访的情况下为何他还会坚持问问题,他表示自己不愿意屈服,让韦少掌控一切,他在问问题时也没指望能得到回答。

  韦少从未解释为何他要这样对待特拉梅尔,美记者杰森-琼斯也在推特上写道:“想问所有说韦少这样做是对的,特拉梅尔活该的人,特拉梅尔到底对韦少做过什么?”

  爵士随队记者托尼-琼斯则质疑了韦少的职业态度,在NBA,球员在赛后配合记者采访是硬性规定,球员有球员的工作,记者也有自己的工作。琼斯说道:“看了韦少和乔治的赛后采访,我真庆幸我采访的是(爵士)这些球员。过去几天我们也问了一些很难回答的问题,但他们都回答了,感谢他们的职业态度。”

  (从一打到五)

  微博搜索“腾讯体育NBA频道”关注腾讯NBA官方微博,微信搜索“腾讯NBA”关注腾讯NBA官方微信,掌握NBA最精彩资讯,和鹅厂NBA小编来唠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