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于日本蓝翔基础薄弱 他却用20年带出最强大学足球队

  娜逗酱 TSUBASA10

  4月的第一个周末,2019日本关东大学足球联赛一部正式开战,去年的亚军、日本大学足球界的强者流通经济大学(以下简称流经大)连续两轮没能取胜,首战他们依靠最后时刻的点球,3比3战平专修大学;次战则是1比2负于顺天堂大学。

  值得一提的是,流经大的主帅中野雄二,将今年才加入足球部的四名大一新生全部排入比赛名单,首战就让加濑直辉(出自福岛尚志高中)、熊泽和希(出自千叶流经大柏高)和齐藤圣七(出自清水心跳U18青年队)三人作为替补出场了10-20分钟不等的时间;次战,加濑直辉和熊泽和希获得的出场时间则更多。

  中野雄二(左)指导流经大的学生球员

  “今年的一年级学生个性丰富,能力也高。考虑到球队的整体平衡,球队需要新鲜的血液。他们才加入,需要时间适应大学足球的速度和体能,随着比赛的深入,他们的出场时间自然会增加。”

  中野教练在首战赛后,并没有对于派上三名新人后丢球再扳平感觉懊恼,反而他认为,虽然是一场非常困难的比赛,但对球队和新人们坚持到最后不屈不挠还能扳平的结果,感到很满意。

  流通经济大学足球部,近年来一直是大学足球界的翘楚,并以培养出90多位多位日本职业球员而闻名。这一切,其实都源于被称为“斗将”的主帅——现年56岁的中野雄二,而他在这里的20年,正是流经大足球最辉煌的20年。

  流经大的荣誉室,他们夺得过3次关东大学联赛冠军,3次总理大臣杯冠军,2次全日本大学锦标赛冠军

  20年前有多惨?

  中野雄二毕业于另一所日本知名院校法政大学,学生时期作为法政大足球队队长的他,就开始尝试担任代理教练。毕业后,中野成为水户短期大学(相当于闻名中国的蓝翔技校)附属高中的教师,并担任学校足球部的教练。随后,他还曾短暂执教过普利玛火腿队。

  1998年是中野人生的转折点,当时流通经济大学将足球部改为“体育重点部”,中野由于在高中足球教练领域展现出的能力,而被邀请加入。

  然而当中野踏入流经大足球部时,吓得说不出话:足球部有30名学生,但因为没有名单自己根本都也不知道是谁;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抽烟;还有学生公然开着改造汽车在学校内轰隆隆地穿行;甚至有球员根本不来练习,而理由竟然是开车兜风去了。

  流经大的主场专门为主帅中野雄二挂起的横幅

  而学校的条件也不怎么样。长90米、宽50米的运动场要和田径部合用,由于球经常飞出场外,中野接到田径队的投诉如家常便饭。运动场地也是凹凸不平的砂地,根本不能进行正规的训练。“苍天啊,为什么要来这样的大学?”中野曾一度考虑放弃。

  然而,却是这些如小混混般的球员们改变了他的想法。中野一度气急败坏地想换掉所有人,但在私下接触时,球员们表达和表现出对足球的喜爱,是发自内心的,只是疏于管教和规范,才会如放羊一般。

  中野下不了开除所有人的狠心,于是他要求学生们首先必须遵守足球部的规则,在此基础上,无论多艰难也要保证参加训练。

  中野的严格管教也终于有了成果,1999年他带领球队在茨城县大学联赛中获得冠军,首次升级到关东大学二部联赛。虽然中野主教练强调升级是难得的机会,要从各个方面重新提升,但现实很残酷,球员们的能力和体力并不足以支撑梦想,在2000年的联赛中,球队一场未胜再次降级到县级联赛。

  “难产”的第一栋宿舍

  现在的流经大足球部,专供球员生活的宿舍就有4栋,而在当年,这简直是不可想象。

  流经大足球部第一宿舍如今专供大一和大二学生住宿

  2000年在关东大学二部的一年不胜,在中野雄二看来,其实不仅仅是技战术和球员态度的问题,还有体能问题。当时足球部的学生都和普通学生住学生公寓,而日常的生活费大多消磨在游戏厅,没钱了只能靠拌着盐和酱油的白米饭生活。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怎么训练,都是无法战斗的。

  想要提升球队战斗力,拥有专门的宿舍,让足球部球员和普通学生分开吃住,让他们有人管理更加自律,在中野看来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最终在取得学生、家长同意,流经大作为连带担保人,中野以足球部的名义签下了那份价值2亿日元的修建宿舍合同。

  然而就在宿舍即将完工的时候,危机出现了。由于足球部的宿舍价格高于普通学生宿舍,引起了学生家长的非议,有些家长认为,中野的做法有“强迫足球部学生入住高额宿舍”的嫌疑,他们认为孩子有“独立选择住在哪种宿舍的权利”。而当中野想要平息质疑再次召集家长们开会时,遭到了家长们对于“教练训练过于严格且态度”不好的斥责,甚至有人说出“教练应该下跪致歉”这样的话。

  “如果这样能让矛盾平息,我甘愿下跪谢罪。”中野当时的确这么想过,但更多的是不甘心,“想到花了2亿建造的宿舍,如果在队员们搬进来之前就闹得不可开交,比赛还没踢就自乱阵脚,不是太早了吗?”

  最终的结果,是中野当众对所谓的“训练严格态度不好”道歉。尽管他依然呼吁“请大家一起努力”,但还是有几名球员退出。不过,拥有设施出色的宿舍,也吸引了不少学生和家长,那一年足球部竟然一下扩充至50人。

  阿部吉朗成为契机

  “如果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流经大和我。”中野教练这样说道。而这个他,指的就是曾经大学足球界的明星球员阿部吉朗。

  阿部吉朗与中野雄二

  阿部吉朗在2002年从流经大签约J联赛FC东京队,他也是从流经大走出的第一位职业球员。中野在普利玛火腿执教时,也在茨城常总学院高中部兼职当教练,他与阿部在那时相识。当中野来劝说高中毕业的阿部加盟流经大时,阿部只有一个问题:

  “中野先生,你能让我从这里成为职业球员吗?”

  “我无法承诺,但我会尽最大努力。”

  中野后来坦言,当时的流经大足球部设施简陋,而且让目标远大的阿部加入到流经大这一帮“淘气鬼”中,自己其实心里也没底。但是,阿部最终的加盟,刺激了中野雄二:“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吉朗来了。就算为了吉朗,我也要做得更加专业。”

  在以这样的心情遭遇到关东大学一部一个赛季一场不胜后,中野雄二深刻地感觉到球队需要彻底的改革。首先禁止的,就是香烟和改造车。其次,队员如果有不上课,或者不遵守足球部规定的行为,就直接被禁赛。中野把对球队的想法、对策、努力以及关怀,全都体现在日常的训练比赛中。他认为,脚下的技术、超强的身体能力都只是一种工具,无论工具多好,如果没有“为了他人”的心情,都无法实现团队的配合。虽然这些自由惯了的队员们常对此发泄一些不满,但中野仍然把“人格的成长”放在培养队员的第一位。

  阿部吉朗在2015年宣布退役后,自费修建了一块人工草坪的球场,致力于指导孩子们踢球。阿部自认无法担任大学教练,但他经常会说,“我只是教孩子们踢球,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好,如果有想成为职业球员的孩子,我就会送到中野教练这里来。”

  人格的成长

  中野自从1998年开始担任流通大足球部主教练以来,一直把“人格的成长”作为首要的目标。某些学生,即便足球踢得再好,如果日常的行为有问题也不会被允许上场。

  在流经大所有体育项目的社团中,足球部的出勤率最高。每个学年都有大约五十个左右的新生,队员中留级的几乎没有。有些学生认为,只要上了流经大,就能像阿部吉朗那样成为职业球员。但是,在每一届新生加入足球部时,中野教练都会这样告诫,“这里并不是专业队员的训练营,你首先能够成长为健全的人格,足球的魅力才能在你身上绽放。”

  流经大夺得2017年全日本大学锦标赛冠军

  在2006年流经大首次夺得大学联赛一部冠军时,四年级的难波宏明是球队的主力球员。然而,难波在加入流经大时着实是一位问题学生。他2001年已经进入了J联赛的神户胜利船,2002年转会去了枥木SC队。由于踢不上球,难波终止合同决定重回校园,就此来到了流经大。

  与普通学生不同,当过两年职业球员却很失败的难波,身上似乎有一股戾气,加盟足球部时也染着一头金发,与中野教练的要求格格不入。“我当时想,这个家伙看来很难缠啊!”中野坦诚地表示,自己当时对难波有着不好的印象。但是,当他感受到难波对于足球的执着时,便以老师的身份教导他,“大学和职业球员不同,如果想从新开始,就要从心开始,你不得不有所改变。”

  最终,加入足球部没有几天,难波将头发染回了黑色,并最终为流经大首夺关东大学冠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也获得了联赛的MVP,并于当年重回职业足球联赛加盟了横滨FC并效力多年。随后,难波辗转加入了岐阜,在该队效力5年后最终退役。有意思的是,正是受到了中野教练的启发,去年底才退役的难波,在今年3月正式成为岐阜当地的圣德学园大学足球部主教练。

  难波宏明如今成为岐阜圣德学院大学足球部的主帅

  在中野看来,即便走出学校,就算成为职业球员,像三浦知良那样踢到50多岁的人毕竟是凤毛麟角,大部分人在30-35岁也会面临退役。“以后的日子,要如何生活呢?”中野认为,只是一味自己努力是不行的,还要面对自己生活的人群。中野在指导学生踢球的四年当中,也在努力传达这一点,他希望学生们都能理解。“大学体育也是为了教育,我教的不只是足球,而是让学生培养健全的人格,所以也经常被人说成是爱瞎搞的教练。”中野笑着说。

  为了让每一个队员都能有“人格的成长”,中野教练这20年来也经常会呼吁学生们多参加志愿者活动。球员宿舍每年都要邀请至少四次献血巴士过来,让球员们在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尽力帮助别人。2015年关东和东北的暴雨,导致流经关东平原东部的鬼怒川决口,流经大足球部每天向灾区派遣100人支援。有些人甚至第二天一早回来参加训练或者比赛时,还像个泥猴。在所在地区赶上暴雪时,中野教练也会把训练直接改成为学校或者街道铲雪。中野的目的,就是让队员们也能够体会到自己在从事体育运动的同时,也完全可以帮助别人。

  “足球部在大学校园里、甚至在社会上都做着它应该做的事情,履行着他的义务,所以才能够得到老师们的支持。”中野雄二在这一点上一直充满自信。

  其实不只是学校的老师,就连住在流经大周边的居民,也因此自发组成“流经大足球部后援会”。居民们会在流经大周边的商铺门口,挂起写着“流经大足球队——我们的骄傲”的旗帜和横幅。这些居民中,其实并没有自己的孩子在球队内,甚至有些人原本也对足球不感兴趣。但在周末比赛时,他们依然也会来球场与替补队员和学校啦啦队一起为球队加油助威。所以中野教练一直认为,大学球队恐怕是与社区联系最紧密的团队。

  流经大周边商铺都挂着“流经大足球部后援团”的标识

  现在的流经大足球部,每年都有50名左右的新生加入,球队的规模已经扩大到200人,2019年春季的招新,更有70多名新生进入团队。自2004年升入一级联赛以后,流经大至今从未降级,并且三夺联赛冠军,还获得过总理大臣杯等荣誉。尽管自2009年至今十年都没有再染指关东大学一部的联赛冠军,但流经大在中野雄二的带领下,已经为日本职业足坛输送了诸如阿部吉朗、难波宏明、山村和也、比嘉祐介、小池裕太、守田英正、立花步梦等90多位大学生球员,当然更多的应该是“人格健全”的社会人。

  “200多名学生每天住在足球部宿舍,我想我就像他们的父亲一样。不管足球队成绩好与不好,都不能放弃自己的孩子不管。不是吗?”——中野雄二

  注:本文原文资料来源于日本大学体育网站《4years》,由娜逗酱翻译并编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