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庆后退休倒计时 饮料帝国接班之谜:不一定是给女儿

“我这个人不能退休,人退休了活着就没意思了,干活干惯了。”半年前,被问及退休问题时,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如是表态。

4月20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宗庆后首度提到要退休了,“我想我应该是准备退居二线了。”而在公司管理层经历变更后,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并没有加入娃哈哈高管团队。宗庆后表示:“让她自由发展吧,她愿意干什么就让她干什么。”

事实上,随着这位以勤奋、强势著称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年纪日渐高龄,娃哈哈这个庞大饮料帝国传承的问题也越来越紧迫。

更为紧迫的是,从2015年开始,娃哈哈一直在各种挑战中艰难生存。在新消费的时代大潮中,这家成立了32年的国民消费巨头似乎渐渐力不从心。

饮料帝国接班之谜:

不一定是给女儿

作为中国饮料行业的标杆企业,娃哈哈继承人的问题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聚光灯主要围绕着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

1982年1月出生的宗馥莉,只比娃哈哈早诞生了5年。就在宗庆后提出退休的前几日,娃哈哈刚刚发生高管变更,而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并未加入高管团队。

跟随宗庆后20多年的张宏辉卸任总经理一职,蔡雷接任经理;黄敏珍退出董事行列。作为补充,蔡雷加入高管团队,担任经理;蒋丽洁担任董事。目前该公司的5名管理层主要成员为董事长宗庆后、董事蒋丽洁和吴建林、及监事郭虹、经理蔡雷。

在娃哈哈员工眼中,宗庆后扮演的是“大家长”的角色,这可能跟其雷厉风行、强势果断的管理风格有很大关系。如今,这位大家长开始放权了,从某种程度来看,或许是娃哈哈集团管理体系发生变革的前兆。

近几年,宗庆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表示女儿未必会是娃哈哈的“继承人”。”让她自由发展吧,她愿意干什么就让她干什么“,作为一名父亲,宗庆后对女儿的人生安排显然也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

2004年宗馥莉毕业后回国,宗庆后马上让她直接参与管理。其父事必躬亲的作风也体现在宗馥莉身上。她管理的萧山第二基地的员工反映说,宗馥莉是第一个到基地,最后一个离开。

不过,宗馥莉的管理方式和行事风格与其父有很大不同,在娃哈哈,宗馥莉被称为“公主”,相对于历经风浪的“国王”父亲,宗馥莉想要掌舵娃哈哈这个饮料帝国并不容易。

从宗庆后的表态来看,如今的他似乎并不希望用自己的商业成就来主宰禁锢女儿的人生,除了法定继承人外,他把职业经理人当成另外一个接班选择。目前,准备好要退居二线的宗庆后要完成从产品到渠道、接班人、公司架构的复杂搭建工程。

帝国迟暮?

“正是出现大企业病的时候”

从一间小小校办工厂开始起步,宗庆后曾将娃哈哈一手培养成国内最大的饮料企业,连续19年占据中国饮料行业销售收入、利税、利润排名第一。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度《胡润百富榜》,宗庆后家族以1350亿元的财富排名第五。宗庆后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大时代,其凭借顽强、勤奋、朴实的创业精神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一面旗帜。

纯净水、AD钙奶、营养快线、非常可乐......娃哈哈曾是中国80后、90后们的集体回忆,但如今这些产品已经很少出现在消费者的手中。

最近几年,质疑娃哈哈“老了”的声音越来越多。宗庆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娃哈哈到了最容易出现大企业病的年纪。

2013年,娃哈哈创下了782.8亿元的最高营收纪录,宗庆后的目标是娃哈哈在2014年达到千亿元。不过之后,娃哈哈的业绩却一路下滑。

公开数据显示,2013-2016年,娃哈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82.8亿元、720亿元、494亿元、529亿,直至2017年,营收缩减至456亿元,5年营收缩水超300亿。

2015年被宗庆后认为是最困难也是公司业绩开始出现下滑转折点的一年。在宗庆后看来,2015年网络谣言对哇哈哈影响很大。当时有人在网上造谣说,营养快线、爽歪歪,喝了得白血病、软骨病感染肉毒杆菌。

“肉毒杆菌是要死人的,传播1.7亿次,那个时候互联网是很疯狂的,所以营养快线、爽歪歪受这个的影响。”宗庆后对媒体回顾道。

品牌和产品的老化也被认为是这家饮料帝国衰败的症结所在。娃哈哈曾希望用多元化战略来打破企业发展的僵局,先后进军服装、新能源汽车、奶粉、白酒等领域,但最后似乎都没见到成效。

“都是真材实料良心货,就是营销策略低级老套,价格混乱,思想顽固不化,多少好的产品没有卖起来,真不忍心娃哈哈一步步走向衰败”,娃哈哈一位业务人员在网上发出这样的无奈感慨。

在食品饮料行业内流传着一句话:市面上哪款饮料卖得好,娃哈哈就有90%的可能性造出同款。足可见其在创新能力上的严重不足。

没有宗庆后,

娃哈哈会是什么样?

作为帝国的“大家长”,宗庆后并不是没有意识到上述问题。根据宗庆后的规划,未来娃哈哈主要往保健品方向发展,其中包括推出比牛奶更有营养价值的羊奶粉、有助年轻人减肥健身的代餐粉、中医食疗相关的健康食品等等。

在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看来,娃哈哈业绩已经连续下滑,需要通过不断创新保持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大健康产业作为一个刚需性行业,符合整个宏观发展趋势。

宗庆后对未来仍充满信心。娃哈哈2019新品发布会上,宗庆后说:“2018年在全体经销商和销售人员的努力下,我们恢复了增长。虽然产业结构调整对经济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但对娃哈哈来说,机遇大于挑战。”

可以说,娃哈哈是宗庆后的一切,承载了这位中国老一辈民营企业家的毕生心血。“我这辈子就做成了一件事情,就是建成了一个娃哈哈。我也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够把娃哈哈做的更好,做成一个百年老店。你要成为一个百年老店,就要让后面的人一起努力。年轻人更有激情,学问也比我们那个时候高,他们有更好的机会。”

74岁的宗庆后在接受新事物上的包容度也越来越高。他总是跟员工强调说,要不断创新,不断适应社会营销环境变化,不断适应消费者需求的变化。

在发展传统饮料行业之外,拥抱科技创新,是宗庆后对未来的畅想之一,进军机器人事业,是第一步。

2019年,浙江娃哈哈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成立的消息突然传来,让市场大吃一惊。该公司名为“浙江娃哈哈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实际上已筹备数年,法定代表人为宗庆后,第一大股东为娃哈哈商业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65%,注册资本4000万元。宗庆后为该公司最终受益人并出任董事长,持股比例52.15%。这家公司主要做智能机器人、机器设备及零部件的研发、制造、销售等。

事实上,2017年3月,宗庆后就表示娃哈哈正针对机器人的核心部件进行研发,合作伙伴是以色列大学以及中科院,并在以色列海法大学设立了一个研究中心专注于人工智能的研究。

在娃哈哈内部,问起“没有宗庆后的娃哈哈会是什么样子?”,很大员工会说,“没有宗总,就没有娃哈哈。”宗馥莉也说:“娃哈哈减去父亲,等于零。”

曾是中国首富,40多岁创业,一年只花几万块,出差坐二等座的宗庆后,依然坚持“每天7点上班、晚上11点下班”,想必其退休后的生活也不会太清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