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净利增幅降至16%销售费激增 百亿目标被指空谈

□本报记者张璐

陷入塑化剂风波的酒鬼酒自纳入中粮集团后,迅速扭亏为盈。

4月10日晚间,酒鬼酒(000799.SZ)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快报,期内公司营收3.4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0.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7265.1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18%。

尽管交出业绩增长的成绩单,但是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无论是营收增速还是净利增速,均同比出现了滑坡。

11日,酒鬼酒开盘后大跌,盘中一度下跌9.33%逼近跌停,截至当日收盘,酒鬼酒下跌9.30%。国金证券研报表示,酒鬼酒第一季度利润略低于预期,利润增速低于收入增速,或是一季度广告费用大幅投放所致。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酒鬼酒销售费用2018年就出现了大幅度增长,数据显示,该项费用高达3.46亿元,较2017年同比大涨68.40%。

与此同时,副董事长李士祎辞去了酒鬼酒相关职务,成为酒鬼酒近年来频繁发生高管人事变动的最新事件。另外,酒鬼酒控股的2家孙公司被法院下达终止重整程序,宣告破产。业内人士称,以目前的发展态势来看,酒鬼酒要实现其百亿目标并不轻松。

销售费用激增近七成

4月10日,酒鬼酒公布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3.4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0.46%;一季度净利润为7265万元,仅较上年同期增长16.18%。对比2018年一季度,酒鬼酒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65亿元,同比增幅在46%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6254亿元,同比增幅在69%左右。

不难发现,2019年一季度酒鬼酒的收入和净利增幅,和2018年一季度相比,都呈现明显回落势头。

对于2019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放缓,酒鬼酒没有在业绩快报中讨论相关缘由,只是表示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0.46%,主要系内参酒销售收入增幅较大所致。

一季度业绩快报公布后,酒鬼酒股价迅速回调。4月11日至15日,酒鬼酒累计下跌12.55%,其中4月11日单日跌幅达到9.3%。截至4月15日收盘,酒鬼酒报24.45元,当日下跌4.42%。

对于一季度酒鬼酒营收增长20.46%而净利润增长仅为16.18%,投资者纷纷表示远远不及预期,这或许是当日公司股价大跌的原因之一。

对此,东兴证券的研报称,2019年第一季度,酒鬼酒盈利增速不及预期,主要因为销售费用的超预期投放。根据测算,一季度酒鬼酒销售费用投放较预期多增2000万元左右,拖累利润增长。

国金证券的研报同样认为,酒鬼酒一季度利润略低于预期,利润增速低于收入增速,或是一季度广告费用的大幅投放所致。

2018年,数据显示,酒鬼酒2018年各季度营收增速分别为46.1%、36.6%、30.8%和30.6%,已经逐季放缓。

事实上,酒鬼酒销售费用2018年就出现大幅度增长,数据显示,该项费用高达3.46亿元,同比猛增68.4%。根据2018年财报,酒鬼酒去年加大了战略单品在央视等主流媒体、高效平台和重点场景的广告宣传,酒鬼酒战略单品9次登上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博鳌企业家论坛等国事盛宴,两次亮相联合国国际盛会等。

4月17日,长江商报记者就此次公告的相关问题,向酒鬼酒董秘办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高管辞职孙公司破产

4月8日晚间,酒鬼酒公告称,公司收到河南省延津县人民法院下达的民事裁定书,公司控股子公司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的2家控股子公司终止重整程序,宣告破产,这也意味着上述2家公司结束了近两年的破产历程。

值得注意的是,宣告破产的当天,酒鬼酒还发布了人事变动公告。因工作变动原因,李士祎申请辞去所任的公司董事、副董事长职务以及公司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辞职生效后李士祎将不再担任酒鬼酒的任何职务。

就在李士祎辞职前夕,酒鬼酒刚提出了重回白酒一线阵营、短期销售目标是30亿元,中期销售目标是50亿元,未来则是100亿元的远期目标。

不过,即便是“短期目标”,与其2018年实际成绩相比,仍差了近20亿元,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酒鬼酒营业收入为11.8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酒鬼酒全面推动内参系列发展,并于2018年末成立了内参酒销售公司,被业界视为向高端市场发力的重要举措。

近期召开的2019公司战略发布会上,内参酒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哲表示,内参酒短期要做到30亿以上的销售规模,进入中国高端白酒第一阵营,长期目标是把内参酒打造成为百亿级单品。

然而,2018年,酒鬼酒旗下内参系列贡献的营业收入不足2.45亿元,距离30亿元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事实上,目前白酒行业百亿军团,仅有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四家。

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中粮入主后酒鬼酒忙于人事调整,加上塑化剂风波影响仍在,因而叫停了酒鬼酒的全国化进程。而其他区域酒企包括今世缘、古井等在2016年开始进行全国化布局,酒鬼酒此时提出‘重回一线’、布局全国已经很晚了,错过了全国化的先发优势。”

在他看来,“中国白酒消费绝对量下降,品牌与品质回归时代下,酒鬼酒50亿与百亿计划需要更加长远的规划,不是短期内可以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