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壁破了!足球小将南葛队目标J联赛 高桥阳一亲手筑梦

2019年1月,一则来自东京业余足球圈的新闻在日本全国引起了众多球迷的关注:南葛SC俱乐部进行了商业化改组,注册成立“南葛SC股份有限公司”,由高桥阳一担任董事长。

为什么会轰动?因为南葛小学正是当年那部红透日本走向全球的动漫《足球小将》里大空翼、岬太郎、若林源三等主角追逐梦想的起点,而高桥阳一就是这部漫画的原作者

没错,次元壁被打破了。

为什么会有南葛SC?

在我们这代80后、90后的集体记忆里,《足球小将》无疑是当初爱上足球的启蒙老师之一。很多人可能都还清楚地记得,故事最初的舞台是日本静冈县的南葛市。

但事实上,你如果真去静冈县朝圣,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南葛市这个地方,甚至找遍整个日本也100%徒劳无功。“南葛”在日本地理的概念里根本就不是一个城市,最多只是部分人用来描述这样的一块地方——东京葛饰区的南部。

葛饰区和柯南区,哦不对,是和江户川区一样,只是东京东部一个并不起眼的郊区划属。但这里同时也是高桥阳一出生和成长的故乡,他高中时就读的就是当地名校都立南葛饰高等学校。于是在创造《足球小将》时,他灵机一动创造出了“静冈县南葛市”这个架空的舞台。

高桥阳一亲自为母校的大空翼雕像揭幕

因此,现实里并没有南葛市,也没有南葛小学,自然更没有南葛足球队。那么,现在的这支南葛SC是怎么来的呢?

1983年,就在高桥阳一开始连载《足球小将》不久之后,葛饰区另一所学校区立常盘中学的几个毕业生创建了一个业余足球队,起名为常盘俱乐部。这些毕业生平时上上班,下班后约约野球局,偶尔正经起来参加一下东京的业余联赛,就这么云淡风轻地度过了二十多载的岁月。

2008年,这支球队迎来了命运的转机。葛饰区足球联盟制定了一个“从葛饰走向J联赛”的长期计划,并把常盘俱乐部选做了重点扶持目标之一。

葛饰区足球联盟直到现在每周都在组织各种青少年、女子和成人业余足球赛事

2011年,葛饰区成立了独立法人“国际足球普及育成会”,开始为常盘俱乐部提供来自区政府和当地企业的资金支持。第二年,常盘俱乐部改名为葛饰俱乐部。

而到了2013年,葛饰区区长亲自出面找来了《足球小将》的原作者高桥阳一,说服他出任俱乐部的后援会会长,由此名正言顺地把俱乐部再度更名为“南葛SC”(Nankatsu Sports Club)。

南葛SC和高桥阳一的名号,让这家业余俱乐部一时之间名声大噪,很多球迷都期待他们未来能出现在职业足球的赛场上,让童年的梦想照进现实。然而,那时的南葛SC离我们熟悉的J联赛(J1)还有着非常遥远的距离。

具体有多远呢?8个级别。

与J联赛打通的业余足球

很多球迷可能会感到诧异,日本这点大的地方居然有9级联赛?

没错,真的有第9级别联赛,而且最多还不止9个级别。

在日本足球的体系里,职业足球分成3个级别,分别是J1、J2和J3。这三个级别的职业联赛实行日职联牌照制度,除了内部升降级之外,还必须满足各个级别的财政准入制度才能参赛。J3的球队并不会降级,但业余足球最高级别的日本足球联赛(JFL)拥有两个升级名额,当然前提是必须拥有J3牌照。

2018年的JFL联赛里,排名第三的八户云罗里就因为前两位Honda FC和FC大阪没有牌照,历史首次杀入了职业联赛

由此,JFL成为了连接日本职业足球和业余足球的桥梁。职业足球的三个级别加上全国性业余顶级联赛JFL,再加上各地区略有不同的3-6级联赛,日本的足球联赛最多可以达到10个级别,并且之间有着直接联系的升级通道。

就拿首都东京来说,当地业余俱乐部可以参加的最高地区级联赛是关东地区甲级联赛,相当于第5级别联赛。下面是关东地区乙级联赛,也就是第6级别。再往下是东京社会人甲乙丙丁四个级别联赛,相当于7-10级。2018年这四个级别的参赛球队分别为16、42、72、117支,共同组成了东京业余足球的金字塔结构。

东京业余足球联赛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67年,上世纪90年代改制后成为了日本联赛体系的一部分,多年来得到了从企业到足协等社会各界的支持,往年冠军里就有着东芝、日立等各大企业队的身影

高桥阳一2013年开始担任南葛SC的后援会会长时,这家俱乐部还处在东京社会人丙级联赛,也就是第9级别联赛里。距离那个从“葛饰走向J联赛”的目标,还有着一条极其漫长的道路。

然而千里之行,终归始于足下。

高桥阳一和南葛SC的名声很快就吸引来了东京业余足球的各路高手,他们在2013年底进行了球员的全面重组,第二年就在东京社会人丙级联赛以9胜2负的战绩拿到了亚军,离升级只差了一步。

2015年南葛SC卷土重来,以全胜战绩昂首升级。经过了一个赛季的适应之后,他们又在2017年拿下了东京社会人乙级联赛的冠军,升入了甲级也就是日本联赛体系的第7级别。

然后,在2018年疯狂招兵买马。

首先,他们签下了入选过日本各级别国青队、上赛季还在J2联赛球队爱媛FC身穿10号球衣的安田晃大。据说,为了劝说28岁的他一下子降低5级联赛,高桥阳一不仅亲自登门,还把自己新建的一套房子免费供其居住。

其次,高桥阳一还开始劝说已经退役的职业球员继续在业余赛场上发光发热。拉来前一年刚刚退役的34岁老将近藤佑介只是个序曲,更夸张的是他居然还说服了退役已经十年、早就转型成著名解说员的福西崇史重新复出,让这位42岁的前国脚接过了南葛SC的10号球衣……

最后,南葛SC还组建一套在业余足球界堪称豪华的教练阵容。主教练是7次带领高中球队杀入全国大赛的校园足球名帅向笠实,助理教练是在J2联赛出场超过100次的前职业球员尾亦弘友希,门将教练则是代表日本参加过世青赛的小针清允。

一支业余足球队同时拥有主帅、助教和门将教练已经够稀奇了,队内还有这么多职业足球经验丰富的人员,谁都看得出南葛SC的目标并不只是想在东京业余圈称王称霸。

于是在2018年,南葛SC首次参加东京社会人甲级联赛,就以13胜1平1负狂轰50球的战绩豪取冠军,从而取得了代表东京参加关东地区社会人大赛的资格。这个大赛的性质类似于升级附加赛,8个城市业余顶级联赛的冠亚军捉对厮杀层层淘汰,最后的优胜者能获得升入关东地区乙级联赛,也就是日本第6级别联赛的资格。

遗憾的是,南葛SC这次并没有做到。

他们在1/4决赛输给了对手,而最终一路夺冠赢得升级资格的正好是东京地区的亚军、之前联赛里1-2输给南葛SC的Criacao新宿。

但一次失败,怎么可能让南葛人追求梦想的脚步就此停住。2019年伊始,他们搞出了一些更大的动静。

离J联赛还有多远?

不久之前,南葛SC正式进行了新一轮的全面改组。球队内部年迈的向笠实退居二线开始负责青训,福西崇史再次退役成为了球队的新主教练。更重要的是,首批注册资本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万)的南葛SC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高桥阳一亲自担任董事长。

走向职业化,他们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这次商业化改组并不仅仅停留在形式。实际上,南葛SC在过去这一两年已经向着职业化俱乐部的目标大踏步前进了很远。

他们和J3联赛俱乐部相模原以及西乙B俱乐部萨巴德尔分别结成了合作关系。相模原一些青年球员会偶尔来南葛SC技术扶贫,南葛队内的部分球员也会在休赛期组队去西班牙接受更高水平的训练。

他们还得到了葛饰区大大小小的民间企业与组织的大力支持,不仅比赛服有了胸前赞助和衣袖广告,就连训练服也已经被各种商标填成了F1的感觉。虽然这些赞助的档次和金额显然无法与职业足球相提并论,但作为一家业余俱乐部,还要啥自行车啊?

南葛SC还把眼光从一线队扩展到了足球的各个层面。他们有一支女足队,目前同样打入了东京社会人甲级联赛(很难想象吧,东京业余女足也有完善的三级联赛)。他们也有一支U15青年队,每年都在参加关东地区的业余青少年足球大赛。他们甚至还与当地三家中小学合作组建了青训营,去年还有两个小孩从这里走入了职业俱乐部的青训体系。

是不是一点都不像个业余球队?

因为,他们的名字是南葛。这个名字承载着太多人的青春和梦想,自带着一般球队难以比拟的人气优势。再加上葛饰区政府、当地居民和高桥阳一的努力,梦想正在一点点照进现实。

不久前,铃木大辅等前职业球员还组成了一个临时的东邦学园,与南葛SC踢了场友谊赛,让很多人想起了那些童年的记忆

现在,南葛SC距离顶级联赛依然还有遥不可及的6个级别,离日本职业足球末端的J3联赛也还差着4级。但未来的某一天,说不定我们在翻开日本J联赛积分榜的时候,就会惊讶地发现这个熟悉的名字。

到那时,你还会记得儿时的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