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利拉德必须刷屏!他一个人在朋友圈干掉了复联

没有比这更完美的定格了。

如果朋友圈里的人都在今天午饭时看NBA直播,那恭喜你可以成功避开从今天凌晨持续至今,让人避之不及的《复仇者联盟4》首映刷屏了。

突然在那一刻,没有人再关心钢铁侠或是灭霸的最终命运,因为一个和我们一样拥有血肉之躯的“平常人”,完成了一件引爆朋友圈、赶跑剧透党的壮举。

不叫暂停,不需掩护,不顾距离,不留余地——当那个零号主角终结本场,也是终结开拓者和雷霆这轮系列赛的致命一击刷网而入时,你对于“英雄主义到底是什么”的追问,有了一个不用任何注解的答案。

绝杀后,利拉德走下球场

就连他伸出五指向雷霆队替补席挥手作别,这个在其他语境下会被解读为挑衅的动作,在那一刻霸气地都能让人联想到佛莱迪-摩克瑞,皇后乐队那个爱穿利拉德所属品牌运动鞋的主唱,而且一定还得配上一句:“我们爱你们!”

这记可以提前锁定利拉德篮球人生前几位高光时刻的超远绝杀,成就了他季后赛生涯创纪录的50分,也成就了开拓者在连续2年季后赛遭遇横扫后,令人信服的归来和重生。

如果你追随了利指导足够长的时间,大概不会忘记5年前的此时,2014年的西部季后赛首轮,他也是凭着一记一秒也不多剩的三分绝杀,4-2送“魔登组合”初年的火箭队回家。虽然那场他的得分只有今天的一半,虽然我们回忆起那一刻,直观反应还是“帕森斯怎么能给他这么大一个空”?

两记绝杀,同样终结了西部首轮,却无法言尽利指导5年的沧桑起伏。

他没法永远安逸地躺在至高处。5年前后,面目全非的联盟,推倒重来的球队,在忠诚和冠军之间的彷徨抉择,从低估到正名一路的完美救赎,阅尽这一切之后,你更能体会到今晚50分的巅峰演出,以及无可辩驳的超巨之名,其实都是毫无违和,水到渠成。

忠诚的果实

利拉德已成波特兰的图腾

篮球音乐两开花的利拉德,在2016年曾经和饶舌歌手李尔-韦恩合作了一首单曲,叫做《忠诚于这片土地》(Loyal to the Soil)。

很难想象利拉德对于这个标题不会浮想联翩。那几年的NBA,关于“忠诚”的正剧和谐剧我们见了足够多,而利拉德本人也曾是剧中的角色。

2015年新赛季开始时,才打了3年的利拉德发现几个月前和他一道兵败西部首轮的兄弟们,一个夏天全部转投他主。当然,并没有人太过苛责阿尔德里奇、巴图姆、马修斯和罗宾-洛佩斯,毕竟NBA生意使然,而当年的这几位还远没到一换东家就上热搜的程度。

时光回到刚刚结束的绝杀之夜,除了胜利本身之外,利拉德更能聊以自慰的一点是,2015年那个阵容几乎推倒重来的赛季,揭幕战与他一道首发的麦考勒姆、阿米奴、白伦纳德,以及那时还打替补的哈克莱斯,还随他一道镇守着摩达中心,一道分享着告别横扫、挺进下轮的喜悦。

甭管是迷信还是巧合,“忠诚”这东西会传染,至少在利拉德身上应验了。

2015年夏天,5年1.2亿美元,一份在各种数字通货膨胀严重的当下看似不起眼的合同,将利拉德的未来牢牢地和波特兰拴在一起。

签下这份肥约之后3年季后赛,开拓者只在2016年打进了西部半决赛,紧接着是2017、2018连着两年被横扫。3年里送他们出局的有2年是勇士队,差别在于阵中有没有杜兰特。

每年夏天,巨星抱团成风,超级强队组建,而引援不温不火的开拓者更多靠着“内部提拔”艰难维系西部前八位次之时,利拉德心中要说没有半点额外的想法,也未见得现实。

但至少在对外的表态中,利拉德所传输的价值观是,他可以将“忠诚”的优先级置于总冠军之上。

“对于总冠军的渴望,我和其他所有球员都一样迫切,”这是他去年此时给开拓者球迷吃的“定心丸”,“但如果是靠着‘困难模式’赢下的,那会给我更大的满足感。哪怕试尽一切办法最终还是未能如愿,我为之付出的努力也能让我心安理得了。即便好运降临不到我头上,我也能坦然接受。甭管别人觉得我们的希望有几成,我都会跟随球队一道前进。”

这像极了上世纪90年代,生活在迈克尔-乔丹阴影下那些名人堂级别的无冠者们才会说的话。20年的光阴流转,当外部和内心的世界全都变得面目全非,利拉德更像是一位珍贵的守旧者。

当你听他说“从生到死,我都接受自己的所选”时,能体会利指导严肃得不像在开玩笑。

当你听他说“我可不会为了总冠军,而把自己卖了”时,也能觉察情商颇高的他也有鲜明的棱角,对时下之风亦是不吐不快。

当你听见他偶尔“管闲事”,吐槽隔壁家NFL总裁拿着4000万美元年薪,而许多橄榄球运动员拿着非保障合同时,也更能体会利拉德所言之“忠诚”,未必非得与钱有关。

但至少在金钱和尊重两方面,开拓者和利拉德在成功熬过七年之痒后,必然会给他送上忠诚的果实。

6年2.6亿美元的续约提上日程?至少在这一晚,波特兰应该对自己选择更加笃定了。

更衣室中,利拉德与队友庆祝胜利

低估的复仇

虽然来自教练、球员和媒体的代表们在赛季结束后投票评选的是常规赛最佳阵容一、二、三阵,但季后赛阶段的高光时刻很难说不会为自己增加选票,毕竟谁都免不了“印象流”。

于是,在詹姆斯-哈登作为一阵后卫之选尚能服众的情况下,另一张选票你宁愿投给谁?库里、韦少,还是利拉德?

以季后赛首轮的表现论,率先突围且稳得可怕的利指导,应该是不二之选。

在最近4个赛季都稳定地保持25+4+6左右水平的利拉德,在上赛季虽然有些小意外地入选一阵,但“低估”这个词却依旧如影随形。即便是觉得他配得上所有赞许的人,表述出来,却发现还是免不了“低估”这一层含义。

76人队主教练布雷特-布朗这样说:“我一直都是达米安-利拉德的超级粉丝,他的能力十分出众。他能够以多种多样的方式进行得分,如果你犯了一个小错误,他就有能力惩罚你,就像是史蒂芬-库里一样。”

明明是夸,却又仿佛是把库里作为标杆,而利拉德作为效仿者。

詹姆斯说得更是直白:“如果把利拉德给我,我会让你看看他在联盟里是多么受人重视。”

言下之意,利拉德的受重视程度,还远没和他怎么夸也不过分的水准相匹配。

的确,从选择篮球这条道路起,利拉德的选择仿佛就完美避开了“聚光灯之下”的模式。

和佩顿、基德一样出身于篮球圣地之一奥克兰的他,大学选择就读的是远算不上篮球名校的韦伯州立大学;因为与父母的约定,又读完4年大学拿到学位之后才登陆NBA;至今7年的NBA生涯,又“偏安”在虽非小市场但够不上大城市的波特兰……

他也并非自己所属运动品牌的头牌,原先是罗斯,现在是哈登。

除了硬实力之外,他没有什么可以跟那些有着完美包装和无死角曝光度的超巨竞争。

但是随着该属于他的荣誉和认可,被他靠着令人信服的表现挣回来时,你会发现利拉德的“纠结点”,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2015年,才打第三年的他落选全明星时,那番看似心平气和的表态还有些“呛人”:“我想感谢那些认为我不够好的教练、球迷,以及亚当-萧华主席。如此被低估,对我来说不是第一次,但我总能从中收获激励。说不失望那是假的,一句‘你本该入选的’来安慰我也远远不够。”

但是随着他成为稳定的全明星候选,也偶有跻身一阵这样的小惊喜,利拉德的纠结也从世俗的荣耀移开,转移到“如何成为更好的球员”之上。

于是他“抱怨”的理由变成了:“我的持续性和稳定性一直都保持在高水准,人们低估了这一点。”

他的“伯乐”斯托茨教练也会“抱怨”:“达米安的防守这些年来进步了很多,要比专家和球迷认为得好得多。”

他没有让自己成为永远怀着“命运不曾垂青”之怨念的祥林嫂,而更多显露着一种,当别人以为这是他局限与缺陷之时,他早已将其修正和弥补的自信。

面对韦少,利拉德毫不畏惧

超巨的担当

正因为这一晚他用绝杀送回家的,是和他有着太多怨念和纠葛的韦斯布鲁克,这才让利指导最后的挥手作别显得那样如释重负,而又意味深长。

2015年和2016年夏天,他们俩先后被2006年和2007年的选秀榜眼,得克萨斯大学的队友阿尔德里奇和杜兰特“抛下”,独自走上了成为联盟顶级超巨的孤独征程。

2019年季后赛西部首轮,利拉德和韦少仿佛在诠释“超巨”这个词的正面和反面。

这当然不光是说韦少在其中3场(包括这一场)中低到离谱的命中率,或是他在各场记者会上已经传为恶名的“下一个问题”——超巨的任务理应是直面和解决问题,而非回避。

就像这锁定胜局的第五场,当上半时就狂砍34分的利拉德,发现自己的球队在第四节一度落后两位数后,回到场上的英雄壮举一样。

超巨的显著特征当然不是用持续逆天的数据来“取悦”自己,尤其当连续3年常规赛场均三双,换来连续3年的首轮出局之时。

超巨所谓的“自带体系”,抑或是“自成体系”,除了自身的超能与必要的牺牲外,更重要也包括了让身边任何人在不拧巴的状态下,成就更好的自己。

离开阿德独自撑起球队的4个赛季,利拉德扶持起了现在能与他并称为“双枪”的进步最快球员麦考勒姆,让离开掘金和约老师的努尔基奇初具冲击最佳防守球员的实力,甚至让四处流浪四处吐槽的土耳其中锋坎特,也在季后赛打出了出奇高效的水准。

反观利拉德本人,在整个联盟数据井喷,甚至有些虚伪繁荣的当下,最近4个赛季仿佛都觉不出他数据上的突飞猛进,但对手和队友都觉得他在变得更好。

这大概就是超巨气场的提升,无法用数据体现的那种。

回到这足以让他封神的一晚,在他第四节最后一次休息后登场时,90-98,随着韦少和施罗德的连续三分,势头几乎被雷霆队扳了回来。

100-108落后时,利拉德和韦少各自对飙一个三分命中,否则分差就来到了两位数。

113-115落后时,利拉德没有选择投篮,而是用把握最大的方式先抢两分。

在韦少最后一击不中后,也仿佛是两位潜在超巨的命运和角色转换,舞台就全部留给了更出色的那一位。

达米安-利拉德,这是他留给摩达中心、留在开拓者队史卷册中的不灭印记。

(撰文/Rayingf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