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乐NBA:韦少过分执着 放低自我才能海阔天空

在个性越来越稀缺、“人设”包装越来越精致、以至于难以窥见球员真实自我的NBA联盟,我行我素的韦少像是一个异类。

当其他球员纷纷拥抱“兄弟篮球”,他公开表达对“抱团”的不屑一顾,与雷霆提前签下5年2.068亿美元续约合同,甘愿坚守在小市场球队。

当其他球员用体面、上流的服装饰品来打造职业形象,他却习惯穿着色彩斑斓的奇装异服招摇过市,丝毫不忌讳外界的惊叹和讶异。

当其他球员在媒体面前表现得彬彬有礼、落落大方,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怒怼俄克拉荷马城当地记者,甚至直截了当地当面表示:“I just don't like you. (我只是不喜欢你)”

现代社会的人际交往规则,成年人心照不宣的人情世故,似乎完全不适用在韦少身上。他就像《皇帝的新衣》里那个只说真话的小孩儿,从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也从来不害怕表达自己的异见。

鲁迅先生曾有妙言比较陈独秀和胡适的不同,谈及陈独秀时,他说:“假如将韬略比作一间仓库罢,独秀先生的是外面竖一面大旗,大书道:‘内皆武器,来者小心!’但那门却开着,里面有几支枪,几把刀,一目了然,用不着提防。”

韦少就是这样,他的脾气、性格、秉性好像总能让人一览无余,那些好的、坏的,都不会被刻意隐藏或伪装。

但即便你觉得自己能看清他的真实性格,你也无法真正进入他的内心世界,因为那里始终都不向外界开放。生人勿近,非请勿入。

韦少在联盟里真正的知心好友屈指可数,绝大多数都是他的队友或前队友。他曾说过:“在球场上,篮球是我唯一的朋友。”网上流传着一张2018年全明星分队选人的名单表,韦少直到最后一个顺位才被詹姆斯选中。到了2019年全明星赛,詹姆斯在倒数第7顺位选中了韦少,却又毫不犹豫地用他交换了跟自己关系更亲密的本-西蒙斯。换言之,韦少在NBA球员圈子里的人际关系可窥豹一斑。

他的生活圈子也相当小。高中时期他喜欢穿4号,因为“我家里有四口人”。他在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遇到自己的“青梅竹马”妮娜,从此对他忠贞不二。妻子、儿子和两个双胞胎女儿,这几乎就是他场外生活的全部。

韦少的人生哲学好像是这样:我只在意极少数值得我在意的人,其他一切,都是浮云。在他小世界之内的,他报之以无限的温情和忠诚;小世界之外的,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我们经常看到,他似乎总是带着一种“愤怒”在打球,咬牙切齿、横眉怒目。他一次又一次挑战裁判的判罚,每个赛季都在技术犯规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他总是跟对手在球场上纠缠不清,睚眦必报。他可以在比赛中跟球迷当众对峙,也可以无视联盟和球队的规矩,不管不顾地跟记者公开“顶牛”。他所到之地,都是战场,战火烧到四海八荒。

有一句美国人喜欢说的俚语:“my way or the highway”,意思是要么听我的,要么滚蛋。韦少就是这句话的忠实信徒,他觉得如果自己是对的,那其他人一定都是错的,没有任何其它可能。

就像科比的名言:“Love me or hate me, it's one or the other. (爱我,或恨我,二者必选其一。)”二元对立,黑白分明。

韦少曾和恩比德在比赛中产生冲突,他认为“大帝”故意用身体冲撞自己,所以他必须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成功完成上篮找回面子之后,他开始当众模仿起“大帝”的挥手动作。两人之间的梁子就此结下,但彼此的后续选择却迥然不同。

数月之后,因缘际会,两人在全明星赛场上成为队友,恩比德的反应是“OK,我会想办法跟他相处(We're on the same team. I'm willing to work it out.)”韦少的反应却是,当记者向他提到恩比德的名字,他面无表情吐出两个字:“Next question. (下一个问题)”——跟对付俄城老记者贝瑞-特拉梅尔的套路如出一辙。

似乎在韦少看来,一日为敌,终生为敌。他跟杜兰特之间的心结之所以迟迟无法化解,也是因为他把恩怨情仇看得太过泾渭分明,要么朋友,要么敌人,没有中间地带。

你可以把韦少的这种处世方式理解为“真性情”,也可以称之为“不成熟”——韦少一直在拒绝成为一个成年人该有的样子。

在韦少的世界里,只容得下他自己一个人的意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有个西部球队的球探说他“不可被执教”,因为他拒绝接受不一样的观点。多诺万教练的遭遇就是明证:他在大学篮坛素以战术严明闻名,到了雷霆之后,也不得不惟韦少马首是瞻。名义上,他是韦少的教练;实际上,谁也约束不了自由奔放的韦少。

韦少这种“一根筋”的性格就像是一柄双刃剑,足够震慑对手,却难免伤及自身。

(韦少6英尺外的投射效率,全联盟最差)

失去内线悍将努尔基奇的开拓者之所以能4-1淘汰雷霆,就是看穿、吃透了韦少性格上的弱点。他们知道,韦少最受不了的就是“激将”。于是,进攻端,利拉德用教科书般的投篮一次次羞辱韦少,让韦少按捺不住要用同样的方式找回颜面。防守端,开拓者尽量收缩以保护禁区,在外线有意无意去放空韦少,诱使他在外线频繁跳投出手。

开拓者的设计完全奏效,韦少的进攻套路完全变成与利拉德的投射单挑,但收效惨淡。并不擅长外线投篮的他在5场系列赛中一共出手34次三分球,总共只命中11球,场均2.2球,命中率仅有32.4%。反观利拉德,三分球54投26中,场均命中5.2球,命中率高达46.9%,高下立判。

即便是事关生死的第五战,韦少依然执着于在外线证明自己。此役利拉德三分球18投10中,直接刺激韦少也在三分线外疯狂出手,三分球出手次数达到个人系列赛最多的11次,但最终只命中4球。最有代表性的瞬间发生在终场前4分26秒,利拉德三分强投命中,韦少马上在下一个回合同样回敬三分。表面上看,韦少在这个回合不落下风,但比赛从来不是一对一的局部战斗。以己之短,攻彼之长,韦少完全掉入了开拓者的单挑陷阱。

季后赛与常规赛的最大不同,就在于双方需要连续交手4-7次,彼此都知根知底,没有太多秘密可言。取胜之匙在于如何适应、调整、进化,而不是在同一个比赛套路上一成不变。偏偏韦少好像只有一种比赛模式,在场上只有一种速度,他永远以不变应万变,要么是横冲直撞、马力全开的面框冲击,要么是蛮不讲理、随心所欲的干拔跳投。

某种角度看来,利拉德几乎是韦少的反面镜像。韦少情绪化、顽固、倔强、冲动、狂轰滥炸,把比赛看作是个人对决,怒气冲天。利拉德却是冷静、克制、谨慎、精准打击,不在一城一池的得失上耿耿于怀,不怒自威。结果,他们各自如愿。韦少又一次拿到三双,但利拉德用一记超级英雄球带走了系列赛胜利。

第三战的某个时刻,韦少跳投命中之后对利拉德做出了“rock the baby”的庆祝动作,利拉德完全不为所动,依然挂着一张扑克脸,但却悄无声息地包揽了开拓者全队此后的23分。赛后他说:命中一记跳投就值得“rock the baby”了?这种球你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做到吗?(So rock the baby on a jump shot? I mean, you can do that all day.)。

杜兰特离开雷霆之后,韦少连续三个赛季场均三双,前无古人,恐怕也将后无来者。但与此同时,也连续三个赛季止步季后赛首轮。细看这三个赛季的投篮命中率,分别是 42.5%、44.9%、42.8%,三年中有两年不足43%。这个1-4败给开拓者的系列赛,更是跌到只有 36.3%,而场均罚球次数只有 5.2次,其中第四战的禁区得分为0。韦少越是投不进,越要投到底,反倒是更擅长投射的利拉德更愿意主动冲击禁区,每场比赛都有 7.8次站上罚球线。

谈到韦少时,恩比德有一句相当精准的评价:“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生气,但他总是活在自己的情绪里(I don't know why he was mad, but he's always in his feelings.)。”

韦少最大的问题,是他对自我的过分执着,即所谓“我执”。人有我执,便有我爱执,对自己的执着压倒了一切,自我意识过于强大,难免就注意不到外界其他人的感受,忽略自身的责任和义务。“烦恼障品类众多,我执为根”。

因为放不下自我,所以韦少才会随时随地与人为敌,总是让自己陷入与外界的对抗之中。因为太过笃定自己的世界观,所以韦少才看不到小世界之外的大美好,眼中只有惊世骇俗的数据和非爱即恨的情感。因为内心过于骄傲,韦少才会那么轻易地一次又一次进入开拓者的圈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曾国藩说,“天下古今之才人,皆以一傲字致败”。今天的韦少,不外如是。

有段时间曾流行过一句话:“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打败我”。或许对韦少来说,他对这句话也深以为然。毕竟,长久以来,他的“狂暴战士”模式曾经是多么所向披靡。

但问题在于,在真实的世界里,怎么可能只有一个BGM、一首歌呢?

放低自我,消除“我执”,从自己的小世界里走出来,才有机会在将来海阔天空。

本文内容转自微信公众号:鱼乐NBA(yulenba)

免责声明:腾讯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