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巴拉:曾锻炼逆足用右脚写字 C罗也是个普通人

编译/小五在米兰

曾经有个小男孩被大家叫做“小神甫”,因为他身上的球衣对他来说实在太大了,就像穿着祭袍一样,保罗-迪巴拉保留了孩提时代的彬彬有礼、干净的面庞和踢球时的喜悦。

时尚杂志《STYLE》封面

除此之外,25岁的他自觉是个成年人了:“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话:‘他很年轻,才22岁’。但在足球世界,这个年纪已经不小了”,他说到,“最近一段时期我成长了很多,我不再当自己是年轻人了,因为我积累的经验让我可以用不同的眼光看事物,无论是场内还是场外。”

迪巴拉1993年11月15日出生在拉古纳-拉尔加,9号公路(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通向玻利维亚)上的小城,距离科尔多瓦55公里。他有两个年长的哥哥,古斯塔沃和马里亚诺,他的父亲阿多尔佛是波兰移民的儿子,一名曾经脚法粗糙的中场球员,梦想着三个儿子中有人能达到阿甲的水平,阿根廷的意甲。

小保罗有两个偶像:“里克尔梅,因为他的踢球方式;和罗纳尔迪尼奥,因为他总是很欢乐”,他讲述道。从他们身上他学到了盘带艺术。

“过人是足球里除了进球最美妙的事,假动作、穿裆、挑球,这些是最能取悦球迷的动作。南美球员更经常过人,因为他们是在大街和广场上度过的时光。意大利的孩子们则是在人工草皮上成长的,年轻人都有这样的特点,扎尼奥洛和基耶萨除外,他们是个例。”

迪巴拉谈及童年时的踢球记忆

保罗是在学院俱乐部开始踢足球的,在这个科尔多瓦的球队里他赢得了一个伴随至今的绰号(“la Joya”,宝石)。15岁的时候,在他父亲去世后,他搬到了俱乐部宿舍。

“爸爸每天都送我去球场,自从他走了我就不想去了,只想待在家里。开始异常艰难,是妈妈和哥哥们逼着我继续的。”正是他父亲最早相信他的天赋的。“在他最后的几个月里他说我能成为一名球员,这对我来说是个强烈的信号”,他回忆道。

在2012年,刚满18岁的时候,迪巴拉被巴勒莫买断,从阿乙直接到了意甲。“我搬到了一个我不了解的国家,不会说那里的语言,在世界上最困难的联赛踢球,实在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在巴勒莫,迪巴拉了解到,只单纯靠左脚是不能成为一名顶级球员的。为了锻炼右脚,他把钢笔夹在大拇指和第二根脚趾中间练习写字,他的教练之一是加图索,如今在AC米兰。“在训练中他和我们一起踢,他从不收腿,他说我应该感受撞击以便学会避开,他教会了我很多”,他讲道。

迪巴拉曾为锻炼右脚,用右脚写字

三年后他以4000万欧元的价格转去了尤文图斯,在那一时期堪称天价。如今他身价已经超过1亿,并被欧洲最强的俱乐部追逐。从2017年她穿上了尤文的10号球衣,一个分量很重的号码,过去普拉蒂尼、罗伯特-巴乔和德尔-皮耶罗等顶级球员穿过。

“当经理们建议我的时候,我着实好好考虑了一下”,他说道,“但这样的条件是不能拒绝的,对我来说是份荣誉和责任,每一天我都要证明配得上它。”

球员的生活如坐过山车,今天你是最佳,可能明天你就一文不值了。寻找平衡并不是一道简单的题目。“每个人都一样,像梅西和C罗也一样:以他们的成就仍然遭到批评”,小宝石说道,“困难时刻总会到来,有的人备受折磨,有的人则轻一些,但只要你在最高级别你就要随时准备好。每次上场都要当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迪巴拉认为,职业球员总会受到批评

当你需要卸下负担的时候你通常做什么?“我会和家人一起喝喝马黛茶,或者坐在沙发里听听音乐,我很喜欢雷鬼音乐。”那当你需要倾诉的时候呢?

“我有一个心理指导,但并不是心理医生那种:我的工作是要学习新鲜事物的,经常要换一种角度。我也时常和妈妈还有女朋友一起聊天。之前我更封闭些,如今我对身边人可以敞开心扉。”他的女朋友是演员兼歌手奥莉娅娜-萨巴蒂尼,前网球冠军选手加布里埃拉的侄女。

最近几年迪巴拉的场上位置发生了改变。刚到意大利时是单箭头,随着时间的推移位置也向后,就像保罗-孔多在米兰体育报上说的:半人马,拥有前锋的身体和中场的头脑。

“我喜欢改变”,保罗说道,“尝试新鲜事物,给自己定短期和长期的目标,突破界限需要找寻勇气,害怕是正常的,当我远离我的家人朋友时我就感到过害怕,当我搬到巴勒莫时,还有21岁时去到尤文图斯,世界上最强的俱乐部之一,是有风险的。但你不试试你永远也不知道是否是正确的选择。”

迪巴拉喜欢不断的改变

说到改变,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的到来带来了一次地震,无论是对尤文图斯还是意大利足球来说。“没有人能想象到,包括我们自己:我本来以为就是报纸在吹牛,就像转会市场上经常发生的那样。近距离看,克里斯蒂亚诺是个简单的人,他有他的形象、他的个性、他在场上的方式,但到了更衣室里他和其他人一样,他喜欢开玩笑。”

在保罗的衣橱里收藏了超过300件球衣,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收集了,他记得有一次还和裁判交换了球衣。“我到巴勒莫的时候我发现我和电视上看到的球员一起踢球,我要球衣的时候,他们看着我就像在说:‘这谁啊?’如今我穿尤文的十号球衣,很多人朝我要球衣。”

把球衣放在一边,到了意大利迪巴拉开始学习穿着:“奥莉娅娜总是耍我,因为我派她给我选衣服……”从另个角度看,他在ins的粉丝数有2800万,仅次于C罗,不能忽略照顾形象。

“之前人们只看球员在场上,现在年轻人都会关注你在比赛前后的一举一动。我知道我代表了很多人的一种模式,但我相信最根本的东西仍然留在我体内,我从来不会假装是另外一个人。”

如今,他从籍籍无名到名满天下

迪巴拉进球时会做面具的动作,灵感来源自他看了十多遍的《角斗士》,他喜欢有时带个真的吗?“真的我带过一次!那是在万圣节,有人在更衣室落了一个面具但是是类似惊声尖叫那种,我想直接走进人群里,所以我脱了尤文的外套,戴上面具走了出去,球迷们看着我但没有人拦我,挺有意思的……一般来说,要签名或者合影不会给我带来困扰的。”

当然,保罗自己也是个粉丝。“我对网球很有热情,我一直很迷费德勒”,他说。

如果他没有成为一名球员呢?“小时候我试过篮球,有一天小伙伴朝我扔过来一个球,那球扔的很低,我没有用手接而是用的脚,从那次开始我明白我的运动应该是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