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秒P老30岁 海外版美图秀秀如何数月赚百万美金?

撰写 /SD

出品 /产品猎人&硅星闻

海外爆红的产品具备什么样的特质?这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腾讯科技旗下微信公众号【产品猎人(ID:qqchanpin)】联合优质CP推出体验海外火爆产品系列文章,复盘海外新产品的成长过程,找到它们通往成功路径的“密码”。

一款在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迅速爆红的图片处理软件Facetify引起产品猎人的注意,产品猎人联合驻扎硅谷的新兴媒体硅星闻,探究Facetify的爆火秘密。

以下为本系列第二篇稿件:我在硅谷试App之Facetify。

人类对自己容颜的迷恋大概是共通的,分分钟打破地域阻隔。

2017年初,美图秀秀意外在美国爆红,Instagram和Twitter上出现了一大波希拉里、特朗普的磨皮美颜萌照。

在中国美图产品登陆市场数年后,欧美人也用上了美颜App,后知后觉地爱上了把自己的脸P老30岁、或者换个性别的变脸玩法。(效果有点一言难尽……)

这款被欧美人喜爱的App名为Facetify,上线于2018年11月,用户可利用其提供的特效,对上传的人像图片进行变脸、变性、调肤美妆等操作。进入4月份后,Facetify在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地的App Store冲到了免费摄影榜前五,与Instagram、Snapchat、YouTube等以图片、视频起家的鼻祖级App同列于榜单Top10。

4月1日至24日,Facetify在各国家排名趋势 数据来源:App Annie

Facetify所提供的美颜功能,国内的美图秀秀等App早已具备,但依旧有大把外国人甘愿为这款App付着200-250元的月费(每周8.99美金或每月29.99美金)。

App Annie数据显示,Facetify推出不到半年,其下载量接近300万,收入超过百万美金,和市面上大部分免费图片处理App相比,这个成绩颇为亮眼。

一、效果不如美图,靠订阅制吸金

这款在欧美引爆的美颜App,效果到底如何?

打开App,主界面比较简洁,包括变换年龄、变换性别、一键换妆、一键转换发型配饰等热门功能,点进“FaceLab”(脸部研究所)则包括专攻脸部的功能。

但是用起来的感觉就有点令人崩溃了:

首先,Facetify的每个子功能至少需要六秒才能进入。

其次,通过App Store的评论来看,超过50%的用户是被Facetify“时光机”的宣传口号所吸引,想要了解自己年老后的样子才下载体验的。

然而,用户真实使用Facetify的时候,比起“一秒让你看见30年后的自己”,更像是“一秒把你的脸和地球另一头的老太太糊在一起”。

Facetify提供的模板大都是白种人,又都是简单粗暴的拼接,亚洲人使用这个App的时候大概会有一种……“这是哪里来的怪物”的错觉……

这个App在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地流行起来,也可能是因为它的另一个功能:美颜。

虽然没有东亚系App的神级美颜,能对每个五官精雕细琢,但是Facetify提供了基础的磨皮、调色、瘦脸功能,还能根据不同五官上妆、去眼袋、亮白牙齿,这对于在美颜类App还“涉世未深”的欧美人民来说应该还是比较新奇的。

简易瘦脸功能

其它面部编辑选项

除Facetify以外,其制作公司One Kitty International Inc.于2018年12月还上线了一款图片处理产品PicsHub,功能与Facetify有一部分重合。此外,它还具备把照片变成画作等艺术处理功能,PicsHub在App Store上的排名和Facetify相距不远,也在地区排行榜的前30名。

这两款App在发布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已经总计吸金超过150万美元。

截至24日,Facetify和PicsHub全球下载量和收入 数据来源:App Annie

但和大部分免费图片编辑App不同,PicsHub走的是“打广告时说免费,打开App发现每个功能都要收费”路线。在PicsHub超过一万条的App Store评论中,不少都在抱怨“伪订阅制”,用户认为至少应该开放部分免费功能,或者降低订阅价格。

二、Facetify为何会火爆?

这样一款美图效果平平的App,爆火的原因绝不仅是功能。

我们通过研究Facetify的功能设计和营销手段,了解到其火爆的两个策略:

其一,在营销推广上花了大工夫,欧美人又很吃这一套。

从用户评论可以推断出,虽然发布Facetify的公司名不见经传,但他们花费了不少功夫在Snapchat等社交平台上做推广。

此外,Facetify主打功能也直指人类对自己的隐秘关注心理,做出“灵魂拷问”:

想知道自己年老或年轻的样子吗?

想看看自己换个性别的长相吗?

可以看看自己换个发型配饰后长啥样吗?

……

甚至可以说,主打的时光机广告有虚假广告嫌疑:在广告中,展示的是一个小男孩到青年男子再到老年的过程,然而实际上用户获得的体验是将自己的脸和不同人种、长相的老年人合二为一。

其二,在订阅制上设立了“陷阱”。

Facetify从一开始就需订阅的做法虽引用户诟病,但它却做到了用户持续增长,直至在多个国家或地区的排行榜冲进前五。

这让人想起心理学中的“登门槛效应”:答应一个无害的、微小的要求后,人会比之前更倾向于答应原本听起来不太可能的要求,以保持自己形象的一致性。放在Facetify这个案例里,这就可能是通过无害的三天免费试用,顺利衔接到之后的付费期。

三天时间,就免费试用期来说颇短。在Facetify的用户协议里,还暗藏着一个陷阱:假如想要在一个新的订阅期开始前取消服务,需要提前24小时完成操作。

这让人不得不思量,这上百万美金的收入,有多少是来自没注意到这个条款的首次试用者。

Twitter上的警告

三、订阅模式可持续吗?

虽然产品有种种引人诟病之处,Facetify的订阅付费逻辑或许是图片类App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我们对比了几款同样是做图片编辑的产品:

自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4月24日数据 数据来源:App Annie

上图中,FaceApp创立于2017年,主打功能是时光机和性别转换,Facetify可以说是它的跟随者。这两个App都利用了人们的猎奇和自恋心理。

与之相对的则是Snapseed、VSCO、Polarr等踏踏实实做图片处理功能的App。

以优秀的滤镜和移动端处理闻名、下载量6000多万的Snapseed为例,从2018年1月起至今,其收入是7.1万美元。

其中Polarr在去年全面转成订阅制,它的活跃用户数量仅为2.8万,不到Snapseed活跃用户的0.5%,而同一时间段内收入却是前者的10倍。

2017年VSCO转型订阅制后,之前聚集的忠实用户转化率极高,会员独占的胶片滤镜FilmX吸引力也很强,2018年1月至今,其收入高达4647.4万美元。它从一开始就坚持收费路线,从桌面插件、后来的付费App再到有内购的免费App以及最终的订阅制,VSCO收费的尝试一直没有停止。截止2018年底,VSCO宣布已经有超过200万订阅用户。

“从最早开始VSCO就是跟‘收费’这件事挂钩的。从桌面插件到后来的App,我们一直都希望和消费者有一种很直接的关系——我们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消费者付费。我觉得订阅制正在成为一股潮流,不过在美国之外的市场我们仍在尝试。”VSCO创始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道。

不难看出,下载量高低、忠实用户的多少甚至主打功能如何,对一款产品的收入影响都微乎其微,收费模式才是决定性因素。

而更“猎奇”、采用订阅制的App比它们吸金的方式来得要更快,数据显示,Facetify上线几个月后收入已超百万美金。Snapseed和VSCO都已经是发布了八年以上的App,用户基础量很大。

这一领域的先行者FaceApp更是做到极致,发布两年后收入非常可观,从2018年1月至今收入超过800万美金。它在发型、风格、表情等多个维度挖掘出了更多付费点,也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传播热潮。

在YouTube上,利用FaceApp功能制作的最火的视频观看量接近300万,产出的视频总播放量超过7800万次,下载量超过2900万。

反观Facetify,其在功能上主要是跟随FaceApp的脚步,但在技术上比FaceApp落后不少。以时光机功能为例,FaceApp能做到在原图上用AI技术提供更和谐的老年形象,而Facetify则是把原图中的五官特点应用到欧美模板上,效果差异极大。

FaceApp除了免费版本的时光机、基础发型改变,其pro版本还有很丰富的细节功能,比如改变表情、不同风格的形象设计、更多丰富的发型发色等等。

四、Facetify会是另一个昙花一现的图片处理App吗?

图片类App经常上演一夜爆红的故事。

从足记、脸萌、Prisma、Zepeto、FaceApp到Facetify,这些产品:

或是提供了不同图片介质之间的转换功能,如足记帮助用户将普通照片转成简易大片;

或是给用户提供了制作虚拟个人形象的体验,如脸萌和Zepeto;

或是提供了此前不能轻易达到的效果,如Prisma的艺术效果、FaceApp和Facetify的变换年龄、场地及性别功能。

但在短暂的全民狂欢过后,这些工具类产品所面临的往往都是用户留存率低、盈利难的问题,常被戏称为“月抛”甚至“周抛”软件。

由于这类App的本质其实仍旧是工具,核心是提供图片处理能力,想要维持用户新鲜度,他们只能另辟蹊径。

FaceApp算是拓展和不断更新新功能、配合社交媒体病毒式营销,交出了一份还不错的答卷。

Prisma通过独特的体验及技术积累也仍旧有一些忠实用户,稳步发展。

社交也是一条可能的道路:

足记曾试图转型社交,然而定位模糊迅速过气。

脸萌也试图走表情包内置社交App的路,然而核心团队尝试不到一年后就转头开发新产品。

Zepeto更是发布之初就宣称自己拥有“社交属性”,然而少得可怜的社交功能和缺乏熟人关系导入的特性让其沦为头像制作App。

国内的图片编辑大户美图秀秀也在试图走出这个困境,2018年4月,美图秀秀进行了8.0大改版,增加社区功能,希望从工具转型社区,但是至今没有成功。现在打开美图,首页排布和标签元素让人和小红书傻傻分不清楚,可是活跃度和带货能力又远远不及后者。

而Facetify也不例外,除去营销手段和订阅,从产品质量来看,估计既难以吸引足够多的用户进行下一步转型,也很难支撑它做到如先行者FaceApp一样的用户量级及收入增长态势。靠虚假营销和订阅陷阱带来的短暂繁荣,可能马上就会消散。

(图片设计:罗曼)

附:产品猎人海外系列一:《我在迪拜试App:这产品在泰国走美女直播路线 却在沙特更赚钱》

本文为腾讯科技旗下公众号产品猎人(ID:qqchanpin)与硅星闻联合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发现新的、好玩的产品?欢迎注明“公司+姓名”添加微信交流,微信号:aiyukuailetongz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