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N:宫斗彰显德约野心 他想取代费德勒成最具影响力球员

腾讯体育讯 (文/Peter Bodo,ESPN专栏作家 编译/李田友)德约科维奇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追赶费德勒在赛场上的成就,而他现在还在努力控制网球运动的政治,似乎他正致力于取代费德勒成为这项运动中最具有影响力的运动员 。

德约科维奇是球员工会的主席,不久之前,他领衔的球员工会投票反对科莫德的续约,这直接使得科莫德丢掉了ATP执行总裁的位置。费德勒目前在网球政治圈中并不活跃,他和其他很多顶尖球员一样,是科莫德的支持者。

德约科维奇

此外,ATP最近的一项大举措得到了德约科维奇的支持。ATP高层决定将年终总决赛的举办地从伦敦迁移到意大利都灵,年终总决赛过去十多年在伦敦取得了巨大成功,而意大利将从2021年开始接过举办权。

德约科维奇在周三的一份声明中这样表示:“虽然距离搬迁还有几年的时间,但是我知道球员们对于能够到那里(都灵)比赛机会感到非常兴奋,我也非常渴望能够参与到这项特别的赛事中去。”

纳达尔之前对于年终总决赛总决赛长期在O2球场举行有过很多抱怨,这是网球运动中仅仅次于大满贯的重要赛事,但是纳达尔目前还没有获得过一次冠军,他希望年终总决赛能够搬迁到自己擅长的红土上举行。而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尽管在O2的硬地场上非常具有优势——两人在过去16年先后赢得了11次总决赛的冠军,但是在去年年底,两人对于这项赛事的举办权还是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纳达尔

五次获得总决赛冠军的德约科维奇表示:“我也许是最后一位表示总决赛应该易地举办的人,但是我想在一个地方举办超过10年确实太久了一些。我认为在更多的地方举办更有利于网球运动的推广和传播。”

德约科维奇的言论引起了很大争议,每年在O2举办的年终总决赛都能够吸引大约25万名观众。之前美国的麦迪逊花园球场也曾连续12年举办这项精英赛事,直到1989年才结束。

ESPN的评论员斯戴尔(Cliff Drysdale),也是前ATP执行总裁,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O2球场有很好的比赛氛围和盈利能力,这对于网球这项运动是很好的展示,我从来不理解这种四处游荡的冲动,在我看来,一件东西没有坏就不要去修。”

斯戴尔接着表示:“我不知道德约科维奇在这场改革中的动机是什么,但我一直是他的忠实粉丝,我非常尊重他的智慧。有时候改革不是坏事。另一方面,我从来没有从他那里听说过任何关于科莫德的坏消息。”

ATP目前的动荡局面,可能会为德约科维奇成为一名政客,最终成为一名领导者打开大门。他的动机可能和野心一样简单——在31岁的时候,他必须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或者像他想要摆脱深受欢迎的费德勒和纳达尔的阴影一样复杂,这在球场外比在球场内还要更难一些。

费德勒

德约科维奇在最近十场对阵费德勒和纳达尔的比赛中取得了8胜2负的成绩(费德勒37岁,纳达尔虽然比德约科维奇大了不到一岁,但却饱受伤病困扰)。但在2011年迎来爆发之前,德约科维奇一直是费纳统治之外的第三人,两位偶像级球星都没有张开双臂欢迎德约科维奇,而德约科维奇早期的一些行为——包括他习惯性的为失利寻找借口、强迫的幽默,甚至他过于自信的说话方式——对他自己的事业毫无帮助。

德约科维奇一直都在努力,但是想要吸引那些沉迷于费纳的球迷转投到自己的阵营,他做得并不太成功。在这一过程中,他不断在进化,如今的他是一个更加深思熟虑的人,有着更加复杂的世界观,他甚至开始用华而不实、充满修饰语和流行语的方式来说话,这更符合一位高级外交官对敏感话题的处理方式,有时他听起来像是总统。

但德约科维奇必须小心,排名第一的选手如此热衷于体育政治,这是极不寻常的。德约科维奇最近承认,他频繁参加政治活动影响到他在澳网之后的发挥,上个月在迈阿密公开赛,他在第三轮就早早出局: “你知道,我在球场外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这在球场上对我有点影响。”

德约科维奇在上周的蒙特卡洛大师赛中止步八强,但是他坚持表示自己现在最好的状态要在大满贯赛中才会出现,随着法网的临近,德约科维奇表示:“这正是我接下来的目标。”

不知道他届时的发挥,真的能够和他在政治游戏中一样出色吗?(李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