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股份去年亏损过亿:商誉减值损失2.4亿 主营承压

  与2017年盈利超1.3亿元相比,金证股份2018年亏损逾1.16亿元。年报显示,2018 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91亿元,同比增长15.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44亿元。

  金证股份在年报中表示,净利润为负主要是因收购北京联龙博通电子商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龙博通”)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金额,以及眉山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BT项目)的应收账款回收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同样提坏账准备所致。

  此外,《中国经营报》记者还注意到,金证股份对成都金证博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证博泽”)进行的股权转让也并非顺利,银座集团超市门店基础照明节能改造项目的相关款项亦没有回收到位。

  除股权转售、项目投资外,在主营业务方面,虽然2018年金证股份营业收入同比有所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营业成本亦在增加,甚至超过了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

  接连受挫

  金证股份年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188.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同比减少299.33%。金证股份表示,主要原因皆是计提子公司联龙博通商誉减值、计提眉山项目应收款减值所致。

  据悉,金证股份2015年收购联龙博通时约定2015~2017年后者需实现累计的扣非后实际净利润不低于同期的基本对价承诺盈利数。截至2017年底,联龙博通已完成基本对价承诺盈利数。2018年6月,金证股份以约2.2亿元转售联龙博通60%股权,但截至今年3月仅到账99.8万元。为此,金证股份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约2.41亿元,直接导致了其2018年业绩的亏损。

  除商誉减值外,金证股份还对7180万元应收账款计提了减值损失。

  据悉,2012年,金证股份与眉山市城市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眉山城投”)签订了BT项目合同,但项目自竣工验收后一直未完成最终竣工结算,且2017年度政府内部审计后认为原BT项目合同约定的投资回报存在重复计算等问题。应政府内部审计要求,2017年8月重新确认了工程余款为7205.92万元,但金证股份在年报中表示,因该金额后续双方未签署补充协议,眉山城投一直未予以确认,该款项回收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因此,金证股份2018年度按7180.25万元计提上述应收项目工程款减值准备。

  此外,金证股份在转售另一家子公司时也不顺利。据悉,2018年金证股份计划分2次出售金证博泽100%股权,首次约10.7亿元将金证博泽51%股权出售给成都金仕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仕宝”),报告期内已完成交易。但金证股份拟9289.97万元向金仕宝出售金证博泽余下49%股权时,却因受当地房地产市场以及政策的影响,未能顺利完成。持续至2019年一季度,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如果按照补充协议执行,金证股份出售成都金证博泽49%股权的收益将减少750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金证股份主要服务于金融行业客户,产品覆盖证券、基金、银行、期货、保险、信托、综合金融等领域。同时还涉及硬件销售、智慧城市等业务。

  金融科技公司是否应该专注主业,还是应该做综合投资经营,更有利于风险控制?在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看来,应当视自身实力而定。“如果自身规模、资源有限,那么专注于科技输出,脚踏实地巩固现有实力较为合适。但有些金融科技公司本身是由强实力的母公司分拆而来的,比如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又或者BATJ旗下的关联公司,这些主体可以以母公司为纽带,尝试不同业态的经营合作,争取集团层面的协同发展。”

  主营业务承压

  根据年报数据,金证股份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48.91亿元,同比增长15.68%。同时,公司的营业成本为37.61亿元,同比增长20.45%。销售费用同比增长14.71%,研发费用同比增长23.27%。

  主营业务中计算机信息服务行业,营业收入为48.54亿元,同比增长15.78%;营业成本为37.46亿元,同比增长20.59%;毛利率为22.82%,同比减少3.08个百分点。分产品看,自制软件销售的营业收入比上年增长42%,营业成本比上年增长108.43%。系统维护、技术服务营业收入比上年增长35.66%。

  关于股权转让资金、项目资金等的回收情况,以及主营业务的压力与发力方向等问题,记者联系到金证股份董事会办公室,并向其发送了采访提纲。但相关工作人员称,该公司近期没有接受采访的意愿,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金证股份营业成本上升主要来自软件分包,某国有大行信息科技部人士表示:“软件分包是软件外包成本,通常金融科技公司会雇佣第三方市场提供的IT服务人员,用于开发和测试,外包人力也就是软件外包成本。”该人士表示,对于金融科技公司来讲,随着行业的发展、需求的增加,IT人才求之不易,“养人”也不易。

  关于金融科技公司如何加强成本控制,苏筱芮认为,需要结合企业生命周期来观察。为了加强自身的竞争力,处于种子期、成长期的金融科技公司需要加快研究核心技术、推出主导产品、维护产品升级以实现自身的战略发展。这是金融科技公司,尤其是中小规模金融科技公司的必经阶段,无法避免。而当这些公司产生核心竞争力产品、成熟的盈利模式之际,其边际成本会开始下降,形成良性循环。

  谈到金融科技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某国有大行科技部人士坦言,对于银行尤其是大行来讲,跟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注重的是其实力和合作的宣传效果。“主要是头部金融科技公司,小厂商也有,但只是个别领域的合作。且一般合作项目时间在两到三年,项目完成银行才会付钱,对金融科技公司来说,银行的钱也不好赚。”

  而在苏筱芮看来,金融科技着眼于科技服务,天然会接触大量数据。另外,当前有不少银行已经建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并打出了“银行更懂银行”口号。当面向的客户群体开始有意识地拓展自身实力,在外跑马圈地,金融科技公司如何发挥自身所长,走出一条差异化竞争的道路,需要重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