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特朗普之后 美国副总统和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呼吁降息

在超预期利好的美国4月非农就业等经济数据发布后,特朗普政府内阁重要成员和白宫首席经济“军师”马上在媒体上再次呼吁,鉴于美国经济正处于“金发姑娘状态”,美联储应降息。

美国副总统彭斯对财经媒体CNBC表示,由于美国经济在持续增长中“看不到任何通胀迹象”,美联储应该考虑降息,“不只是不要加息”,总统特朗普认为美国的经济增长周期“刚刚开始”。

彭斯还称,美联储也许应该考虑放弃国会授予的双重政策目标(duel mandate),应删除保持较低通胀的目标(现有目标为2%),并聚焦于“最大化就业”的单一目标来制定货币政策:

“就业创造的形势非常好,这不仅是对所有美国人的鼓励,也应该能鼓舞制定我们货币政策的人。如果只看通胀的话,美联储执行的双重政策目标应该重新考虑。”

同日稍早,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向福克斯新闻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认为,美国4月非农就业是“井喷级别”的数据,美联储应该考虑降息:

“事实上,由于通胀率很低的数据,我认为美联储正在考虑降息。白宫并不想干预美联储的独立性,但白宫的观点从智能上(intellectually)与美联储的差距并不大。”

库德洛认为,目前美国经济中存在持续推动增长的因素,也在创造强劲的就业增长,最重要的是没有通胀上行压力。他认为,美联储也在重点参考通胀数据,可能会倾向于同意低通胀暗示需要一个更低的基准利率。他还乐观估计,今年某个时点,美国GDP增速将涨至4%,失业率会跌破3.6%,刷新至少50年最低。

消息传出后,美股三大指数在开盘半小时后涨幅扩大,纳指涨逾1%,“恐慌指数”VIX跌超10%并跌破13。

美元指数跌幅扩大至0.2%,交投97.65一线。

美元走低利好于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同时,作为对冲潜在通货膨胀高涨时期的工具,现货黄金涨幅扩大,重新突破1280美元/盎司。周四5月2日黄金曾承压下行,跌破1270美元/盎司的支撑水平,创今年新低。

三周前、在4月10日时,美国副总统彭斯颇为罕见地在接受财经媒体CNBC采访时表示,尽管他个人对美国经济前景极为乐观,但也支持总统要求进一步降息的呼吁,理由是美国消费者物价通胀很低,“没有证据表明通胀在经济中出现”。

当时,美国财长姆努钦也在接受采访时,肯定了美国经济成为全球增长的“亮点”。虽然他意在捍卫美联储的独立决策,但也承认美债收益率曲线表明,市场正在预计基准利率将下降,而借贷成本低将利好于经济。

过去一个月里,代表总统意志的库德洛几乎在每次利好的美国经济数据发布后都呼吁降息50个基点,或者至少不要再加息。而周二特朗普本人亲自表示,美联储应降息100个基点。白宫的理由是,美国经济增速良好且没有通胀压力,必须实行宽松货币政策才能让美国经济像火箭一般腾飞。

周五稍早发布的经济数据显示,4月美国非农就业增加26.3万人,创3个月新高,远超预期的19万人,失业率下跌0.2个百分点,至3.6%,创1969年以来最低。同时,薪资通胀继续呈现疲软态势,4月时薪环比增长0.2%,小于预期0.3%,大于前值0.1%;同比增长3.2%,小于预期3.3%,支持了白宫认为没有通胀的理由。

华尔街见闻发现,今日彭斯和库德洛都提到了美联储主席理事的人选。库德洛称,白宫正在考虑多人的提名资格,彭斯则暗示,特朗普未来提名的人可能会与美联储现行货币政策制定思路产生分歧:

“我认为,总统非常感兴趣向美联储理事会引入新观念,特朗普正在寻找能帮助经济增长的美联储理事提名人选,他真正看重的是理解经济动态路径的人。”

周三5月2日的新闻显示,特朗普心仪的保守派经济评论员摩尔决定退出美联储理事提名,不到两周前特朗普心仪的另一候选人Cain也退出提名,国会参议院的批评人士反对将美联储政治化,而被正式提名的美联储理事必须先经过参议院的任命听证:

至此,特朗普在最近一个月里有意提名担任美联储理事的两名人选,全部主动退出了提名过程。如果再算上去年没来得及被参议院听证,且未再被白宫重新提名的经济学家Marvin Goodfriend,以及今年1月初主动退出提名过程的经济学家Nellie Liang,特朗普此前心仪的四位美联储理事提名通通落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