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怼”美国加税,对楼市政策影响有多大?

中美风波再燃。

美国态度强硬的把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进口关税提至25%。

谈判未果。中方同样回以强硬态度,“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又一次点燃了民族情绪。

13日,中方加征对美进口关税。

媒体们摆事实讲道理的把两国之争的后果已经分析了很多,今天小融也来跟大家聊聊对房地产市场影响。

我们先从关税出发,一层层剥开来看。

加关税,到底加了什么?

可能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一提加关税,大家的反应这么大。

决定国民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进口。美国对中国的增税直接影响的是美国对中国产品进口。

进入21世纪以后,美国对外贸易逆差一直居高不下,近17年的贸易逆差中,最低水平贸易逆差也接近了4000亿美元。而贡献了美国贸易逆差主力的是中国。

2017年,美国全年贸易逆差约5660亿美元,这之中来源中国进口的货物占了大约3700亿美元。可见,美国进口贸易对中国产品的依赖。

前几年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原句是这样的“今天的美国,除了总统,全都Made in China”。大概能从侧面表明从中国过去的产品市占不小,依赖程度高。

而中国呢?

2018年,中国出口贸易总值2.48万亿美元,中国对美国出口4784亿美元,占比约19.3%。

2016年的数据,中国进口美国商品占美国出口总额8%,约为1157亿。

对美国而言,加关税意味着,向中国进口同样数量货物的成本将提升,从而导致物价上涨。为控制成本,美国企业很有可能减少进口货物,或寻找价格更低廉的替代品。

对中国而言,对美出口总量将缩减。为稳定国内环境,一方面要加大和丰富对其他国家出口;另一方面,出口转内需的政策还得拉出来溜溜。

刺激消费,需要钱

出口转内需的根本还是要放在国内的消费上。

从2015年开始,经济周期的苗头就已经隐隐约约出现。

企业破产的风从房地产刮向制造业,从制造业刮向互联网。刮到最底层老百姓已觉得举步维艰。

2018年,提了N年的消费升级,一朝被“降级”压了一头,火热占领朋友圈最热名词榜。

说来说去的中心思想不过是:手里没钱,大家要小心翼翼的“活下去”。此时再谈消费?得到的只有一个字“穷”。

可我们要刺激消费啊。

怎么办?

开门放钱吧。

从2018年4月到今年1月,央行存款准备金率已经累计下调3%。

同样是降准,5月6日,央行定向降准2800亿面向小微企业,这部分资金释放目的是刺激小微企业活力。

今年4月,号称“史诗级”降税空降落地。中国最主要的税种增值税最高档次从16%降低为13%,一次性降低3个百分点。另一个档次,10%降低为9%。直接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近2万亿。

放钱,先从放给企业开始,企业激活了,居民也就有钱了。

流动的钱多了,消费也就有了。

流向房地产,行?不行?

消费刺激了,钱多了,房地产这个蓄水池还能不能用?

上世纪60年代开始,美日贸易摩擦轰轰烈烈打了30年。为了对冲贸易顺差下滑,日本启动房地产,不断吹大泡沫,终于扛不住崩盘。

历史的教训至今余威犹在。

而我们的实际情况可能是已经很难启动房地产了(除非抛开现有的摊子,从头开始一摊)。

房价居高不下

中国房地产从市场化开始到现在,一直在涨。

当然也有下跌的时候,2014年开发商资金链断裂跑路牵扯了几个城市的楼市,一瞬间全国市场风声鹤唳。房价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小跌”。

可是,没多久,国家出手救市。“去库存”运动轰轰烈烈的开始,直接激化了从15年到18年的房价连续上涨,短短一两年房价翻番的情况比比皆是。

到2019年,已经透支的底层购买力,已经很难再承担房价上涨了。

房价一两万、工资三四千,高房价、低收入,这时候再启动房地产,房子只能在少数人手里流转,被炒的一层更比一层高。

普通人买房?心有余而力不足。

杠杆率,高

自2008年开始,中国社会杠杆率一路走高,从150%左右到2017年249%仅用了8年时间(美国到达同一水平用了24年),增长迅猛。

这其中,尤以房地产行业表现抢眼。

2017年,各行业资产负债率排行榜中,房地产行业位居第二,资产负债率高达78.85%;排名第一的则是金融行业。

2018年,在上市房企中,负债率最高的企业达到了94%以上。

高杠杆不仅仅存在在企业间,居民杠杆率也在不断攀升。

数据来源:中国社科院、BIS

去年,我国居民的杠杆率超过了50%,达到了53.2%,全年上升了3.8个百分点。其中,房贷占据重要角色,占到了居民总贷款的54%左右。

2018年“去杠杆”政策,初见成效。如果此时为抵抗美国带来压力,宽松货币政策,放松信贷,很有可能让之前的成果成为泡影。

政策一直宽松下去的风险,看一下十年前美国的次贷危机。美国至今还在去杠杆,为过去买单。

对房地产的宽松,一是很有可能加重楼市泡沫,二是高杠杆带来高风险,动摇金融市场稳定性。

依靠房地产救场?还远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所以启动房地产的可能性不大,市场还得压着。

新增长点,不好找

房地产危险,大家都懂。但新经济增长点不好找。

早期是重工业,后来制造业迎头赶上,再后来互联网崛起。

到现在,重工业正走下坡路,经济低谷让制造产业也大受挫折,被寄予厚望的互联网也是表面繁华,泡沫刺破后萎靡不振。

能团结以上三者的智能化,还在路上。而过往中美“用市场换技术”的谈判条件,被美国强硬的给否了。

国家并不想依靠房地产。可新经济增长点还没起来,所以摆脱房地产掣肘的时机到现在还不大成熟。

怎么办?

房地产是要压,但不能强压。

一,控制好供需的平衡问题。土地供应要适量,库存多的地方减少供应,库存少的地方要增加供应。

二,保证刚需。尽可能减少人为制造的泡沫,打击炒房、打击违规购房售房、紧限售限价,政策利好偏的是刚需。

不要怀疑政府稳定市场的决心,在这个关键时刻,政府“稳”的决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在崛起的这条道路上,中国高速发展已经保持了40年,而美国阻挠中国发展的心思昭然若揭。这是一个关键时刻,尽管步履维艰,但我们仍要坚持。

这才刚开始,它还远未到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