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自动驾驶仪问题3年未能修复 股价暴跌近8%

腾讯科技讯 5月18日消息,据外媒报道,2016年5月7日,40岁男子约书亚·布朗(Josha Brown)驾驶特斯拉Model S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威利斯顿附近的美国27A高速公路(US High 27A)上与一辆拖车相撞,布朗当场死亡。

近三年后,特斯拉另一名车主、50岁的杰里米·贝伦·班纳(Jeremy Beren Banner)也在佛罗里达州一条高速公路上被撞死,情况与之极为相似:他的Model 3与正在横穿道路的拖车相撞,整个车顶都被刮掉了。

这两起车祸的另一个主要相似之处在于:调查人员发现,这两名司机在车辆相撞时都使用了特斯拉的司机辅助系统——自动驾驶仪(Autopilot)。正如汽车工程师协会所描述的那样,自动驾驶仪是一种2级半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它结合了自适应巡航控制、车道保持辅助、自动泊车以及自动变道功能。特斯拉称其为当今道路上最安全的系统之一,但布朗和班纳的死亡引发了人们对这些说法的质疑,并表明特斯拉忽视了其旗舰技术中存在的一个重大缺陷。

这两起车祸之间还有些不同之处。例如,布朗和班纳的汽车有着完全不同的司机辅助技术,尽管这两种技术都被称为自动驾驶仪。布朗Model S上的自动驾驶仪是基于以色列初创企业Mobileye的技术研发的,后者已被英特尔收购。布朗的去世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这两家公司在2016年分道扬镳。班纳的Model 3配备了特斯拉自主开发的第二代自动驾驶仪。

这表明,特斯拉在重新设计自动驾驶仪时,有机会解决这种所谓的“边缘情况”,即不寻常情况。但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却未能实现这个目标。布朗去世后,特斯拉表示,在天空明亮的情况下,其摄像头无法识别出对面的白色卡车。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也发现,布朗根本没有注意道路,因此免除了特斯拉的责任。事故发生前两分钟,布朗决定将汽车的巡航速度控制在时速119公里上,在撞上卡车之前,他应该至少有7秒钟的时间注意到这辆卡车。

联邦调查人员还没有确定班纳的死因。在5月15日发布的初步报告中,美国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NTSB)表示,班纳在撞车前10秒左右启动了自动驾驶仪。报告中称:“从撞车前8秒开始,这辆车就没有检测到司机的手在方向盘上。”这辆车以时速109公里的速度与卡车相撞。

在一份声明中,特斯拉发言人用了不同的措辞,将被动的“车辆没有检测到司机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改为更主动的“司机立即将手从方向盘上移开。”这位发言人没有回答关于该公司采取了哪些措施来解决这一问题的后续提问。

过去,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将涉及自动驾驶仪的撞车事故归咎于司机过度自信。马斯克去年曾说:“当发生严重事故时,几乎总是因为车上有个经验丰富的司机,问题在于这些司机通常更容易自满。”

最近一次事故发生时,马斯克正在吹嘘特斯拉计划在2020年部署一支自动驾驶出租车车队。他在最近为投资者举行的“自动驾驶日”活动上说:“一年后,我们将拥有100多万辆配备全自动驾驶、软件和所有功能的汽车。”

如果联邦监管机构决定严查自动驾驶仪,马斯克的这些计划可能会受到重挫。消费者权益倡导者呼吁政府对先进的司机辅助驾驶系统展开调查。Consumer Reports宣传部门副总裁戴维·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在一份声明中说:“要么自动驾驶仪看不到18轮卡车的宽边,要么它不能安全地对其作出反应。这个系统不能独自可靠地驾驭常见的道路状况,也不能让司机在最需要的时候专心致志地投入驾驶中。”

汽车安全专家指出,像自动驾驶这样的自适应巡航控制系统主要依靠雷达来避免在路上撞到其他车辆。雷达对运动目标的探测能力更强,但对静止目标的探测能力却较弱。此外,雷达也很难探测到许多物体,比如过马路的车辆没有沿着汽车行驶的方向移动。

卡内基梅隆大学电气和计算机工程教授拉杰·拉杰库马尔(Raj Rajkumar)说,特斯拉车辆上的软件有时会忽略探测到的物体雷达输出,以免“假阳性结果”的产生。如果没有这些,雷达会将“看到”的立交桥视为障碍物,导致车辆猛踩刹车。在计算机视觉方面,使用摄像头输出的算法需要训练,以检测与车辆方向垂直行驶的卡车。在大多数道路情况下,前面、后面和侧面都有车辆,但垂直的车辆要少得多。

拉杰库马尔教授还说:“从本质上说,三年后同样的惨剧再次发生。这似乎表明,这两个问题仍未得到解决。”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AI)有其固有的局限性。如果传感器“看到”它们以前从未见过或很少看到过的东西,它们就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情况。拉杰库马尔补充称:“特斯拉没有处理众所周知的AI局限性问题。”

特斯拉还没有详细解释其打算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该公司发布了一份关于自动驾驶仪安全性的季度安全报告,但该报告缺乏详细信息。这意味着研究领域的专家们没有确凿的数据来比较自动驾驶仪与其他系统的效能。只有特斯拉对自动驾驶仪的逻辑和源代码有100%的了解,但它却严密地保护着这些秘密。

麻省理工大学(MIT)运输与物流中心的研究科学家布莱恩·雷默(Bryan Remer)在电子邮件中说:“我们需要有关司机使用自动驾驶仪的时间、地点和条件的详细数据,这样我们就可以开始更好地量化车龄、配置等因素带来的风险。”

其他特斯拉车主已经抱怨自动驾驶仪存在的问题,比如在道路上难以感知卡车。一位匿名Twitter用户使用@GreentheOnly的化名“黑入了”一辆Model X,并在Twitter和YouTube上发布了观察结果。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从内部观察自动驾驶仪”。三月份,他们的Model X遇到了拖车横穿其所在道路的情况,类似于布朗和班纳遇到的场景。如果没有司机的干预,这辆车试图在卡车下面行驶过去。

根据@GreentheOnly提供的数据,那辆卡车没有被特斯拉自动驾驶仪标记为障碍。但他们决定不去冒险:“我没有试图接近卡车,看看是否有任何输入会有改变。但我敢打赌,不会有太大改变。”

在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于当地时间周五宣称,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司机辅助系统与班纳的致命事故有关后,特斯拉股价暴跌近8%,降至2016年12月以来的最低收盘水平。

自去年年底以来,由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起的欺诈诉讼、宣布裁员和公司现金状况恶化,特斯拉的股价始终在下跌。以目前每股约211美元的价格计算,该股略高于马斯克去年8月份表示要私有化特斯拉的420美元报价。(腾讯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