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NASA局长:美国重返月球计划信心十足

划重点:

  • 1相比20世纪60、70年代的阿波罗项目,美国宇航局(NASA)最新制定的重返月球计划预算相当低,NASA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解释称,这是因为该机构将人类送上月球的三个最大部件都已经取得重大进展,而且可以借助私人公司提供的相关服务。
  • 2布里登斯廷透露,NASA计划利用SLS火箭执行三次Artemis任务,分别是环绕月球进行无人驾驶飞行、在月球周围进行载人飞行以及将人类送上月球表面。在整个过程中,NASA可能最多需要进行11次发射任务。
  • 3布里登斯廷表示,NASA希望私人航天公司能够帮助其提供不同的登月方案,以免再次遭受挫折和延期。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最新发布的“蓝月亮”登陆器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备选方案,都可能被NASA纳入自己的计划中。
  • 4布里登斯廷指出,NASA目前还没有选出执行登月任务的宇航员,但他称美国有很多合格和经验丰富的候选者。此外,NASA也会及时完成新登月宇航服的设计。

美国宇航局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

【编者按】自从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国家空间委员会会议上表示,美国将在2024年前让宇航员重返月球以来,美国宇航局(NASA)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制定新的登月计划路线图,并对预算进行评估。然而,关于登月计划的最终成本以及宇航员如何到达月球表面等细节,却仍存在诸多疑问。NASA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日前接受美国科技媒体专访,透露了有关该计划的更多细节。

以下为文章正文:

布里登斯廷目前是NASA最新月球计划Artemis的公众代表,该计划旨在2024年之前让首位女性登上月球表面。布里登斯廷此前透露,NASA希望在明年增加16亿美元预算,以加速该项目的实施,但关于该项目最终成本以及NASA宇航员如何到达月球表面的细节仍然存在疑问。

NASA已经制定了这项计划的总体轮廓,但是现在布里登斯廷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那就是获得足够的资金来启动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该机构计划在月球轨道上建造名为“网关”(Gateway)的月球空间站,作为宇航员前往月球的前哨。NASA还在研制名为SLS的运载火箭和名为“猎户座”(Orion)的太空船,该太空船将把宇航员送上月球空间站。在网关上,人类将乘坐月球登陆器前往月球表面。

所有这些移动部件意味着,NASA在未来五年中需要开发和测试许多新的硬件,并且有些肯定需要在内部组装。本周,布里登斯廷接受了美国科技媒体专访,谈及关于Artemis项目的更多细节问题,以及其如何说服国会为NASA再增加16亿美元预算等。

以下为采访摘要:

问:很多人都已经注意到,2024年重返月球计划的预算要求有点儿低。这绝对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需要80亿美元,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阿波罗登月项目相比,Artemis计划的预算也相当低。你对此有何看法?

布里登斯廷:请注意,我们已经有了SLS火箭、猎户座太空船,欧洲服务舱也在开发建设中。这些是将人类送上月球的三个最大组成部分,我们的这些项目即将准备就绪。除此之外,当我们还必须开发网关,并需要开发月球登陆系统。

这才是我们现在真正关注的。如果你审视正常的开发项目,会发现其遵循钟形曲线。所以,正如你所说的,第一年所需的预算相当低。我们正在转向私人航天公司,咨询他们的想法,比如如何从网关前往月球表面。我们实质上是在购买一种服务。私人太空公司将为美国宇航员提供从网关前往月球表面的服务。

图2:猎户座太空舱接近月球空间站的艺术渲染图

我们正在鼓励行业合作伙伴自己投资研发和制造月球登陆器,并希望他们在这方面的投资针对的目标不仅仅是NASA这样的客户。他们可能会有国际客户或者商业客户,所以我们希望合作伙伴自己进行投资研发。

最新增加的额外预算给我们带来的是一个强有力的开端,我们可以用它们来启动关键的里程碑项目,然后我们会在2021年寻找更多的资源。就像我说的,它遵循钟形曲线。所以2021年预算可能要多些,2022年会更多,然后它会开始下降。

问:美国众议员埃迪·伯尼斯·约翰逊(Eddie Bernice Johnson)和肯德拉·霍恩(Kendra Horn)已经表达了他们对这个问题的早期看法,他们都谈到了他们对未来几年没有完整预算案的担忧。那么,为何你们不现在就公布完整的五年预算呢?

布里登斯廷:我们做这件事的方式是以前从未用过的。我们再次要求航天业界在这方面进行投资,在我们做出需要更多预算的决定之前,我们想看看他们有何想法。有些合作伙伴提议的月球登陆器计划只有两个部分,从网关到月球表面,然后再返回网关,这样只需要下降模块和上升模块即可。还有其他的想法,它们需要利用三个部分组合,其中将包括运载工具。

所以这个领域有不同的概念,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公司可以在不同的层次上进行投资。因此,由于事态总是处于变化之中,我们很难评估现在所有的选择最终会如何变化。但我们预计,我们将得到许多绝好的想法,我们将能够对它们作出评估,而2021年的预算将基于这些想法进行规划。

问:此前,你说很难让人们通过电话谈论新的预算修正案。自那以来,你有没有与更多的立法者进行过更密切的交谈,你有没有更多关于他们反应的细节?

布里登斯廷:绝对是这样。就在几天前,我在参议院作证,结果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人们对登上月球感到兴奋。昨晚,负责NASA预算事宜的参议院CJS拨款委员会主席杰瑞·莫兰(Jerry Moran)发了一条推文,他非常明确地表示:“我们最大的成就仍然摆在我们面前。作为NASA预算拨款方面的主要负责人,我将与美国总统、副总统和布里登斯廷合作,确保NASA有足够资源让第一位女性登上月球,并建立永久的基础设施,以支持火星和其他地方的探索任务。”

我并没有预料到这一点。看到它让我很兴奋,我立即转发了它。我要说的是,在与其他参议员进行交谈后,我认为大家普遍认为,这是一件令人非常兴奋的事情,人们对此很感兴趣。很多参议员和众议员都明确地问我:这就够了吗?你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到2020年,答案是肯定的。所以我想很多人关心的是,这就是你所需要的一切吗? 我认为,两党议员都非常支持这个计划。

问:你曾提到,就连你也不知道这笔预算是从联邦预算中哪个部分拨付的,但现在已经被披露其来自佩尔助学金项目(Pell Grant),就像我们所怀疑的那样。你对这件事有什么担心吗?这会让你更难把任务推销给国会吗?

布里登斯廷:我的看法是,重返月球计划现在是总体预算中的一部分。当你看整个预算要求时,你会看到有的项目预算在增加,有的则在下降。我唯一能说的就是,我们认为要在2024年实现登陆月球计划,那么需要在2020年有个好的开端。

我们给了议员们这些数字,而他们负责制定预算。哪些项目预算增加,哪些下降,都超出了我的级别范畴,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我要说的是,NASA拥有它所需要的东西,这取决于众议院和参议院如何为它提供资金。无论他们选择做什么,我们都会遵守法律。

问:你提到这份预算不是在NASA内部起草的,但是在预算修正案中有些措辞赋予了NASA局长很大的权力,请对此解释下。

布里登斯廷:总统的预算修正案并不依赖于搁置某些现有的NASA项目,以使NASA能够在2024年之前重返月球。我已经公开表示,我无意将其他NASA项目(包括科学)的资金转用于支持人类重返月球的努力。拟议预算案中的措辞,旨在在分配资金范围时为NASA局长提供最大的灵活性,以尽可能以有效和高效的方式支持美国在月球上建立战略存在。这些措辞的用意并不是为了使NASA内部的其他资金能够转移到月球项目中去。NASA将与各拨款委员会合作,以确保这一转让权明确限于为月球工作提供的全部资金。

问:让我们谈谈实际任务。众议员霍恩曾提及过,她想要更多关于这个计划的细节。我们知道基本信息:SLS火箭将猎户座太空舱送上网关空间站,人们在那里将乘坐登陆器前往月球。但是,你有更详细的路线图吗,包括现在到成功实施登月之间的所有发射和测试计划?

布里登斯廷:当然,我们已经确定了许多组件,所有这些组件都需要测试。就发射而言,我们必须启动网关的第一个组件:动力与推进组件(Power and Propulsion Element)以及我们所说的Utilization Module,后者是个非常小的栖息地模块。这两个部分都将进行商业发射,因此需要进行两次发射任务。然后,我们需要把登陆器送到网关那里。那个登陆器可能有两个或三个部分组成。我们将研究业界对此提出的建议,以评估出最好的方法。我们肯定正在进行一项更详细的分析。

问:你是否了解你们将需要的发射或任务数量,其中包括启动网关部件,包括为猎户座、登陆器等进行的测试飞行?

布里登斯廷:我们有SLS火箭,它将发射EM-1。我们现在把它叫做Artemis 1,但Artemis 1将是一次环绕月球的无人驾驶飞行。Artemis 2将在月球周围进行载人飞行,Artemis 3将搭载下一批登陆月球的人类。每次发射都由SLS火箭提供动力,上面搭载着猎户座太空船和欧洲服务舱。

现在,对于携带宇航员前往网关的Artemis 3,我们需要让宇航员能够进入登陆器。这意味着,在网关,我们将有需要商业发射的动力与推进组件和Utilization Module,然后是月球登陆器。登陆器有两个或三个部分组成,这取决于私人太空公司如何解决从网关前往月球表面的挑战。如果有两个部分组成,就会有两次商业发射。如果有三个部分,可能会进行三次商业发射。

问:根据我的快速计算,这听起来大约有7到8次发射才能实现你的目标。

布里登斯廷:网关由两个部分组成,这需要两次发射。月球登陆器需要三次发射,所以发射次数达到五次。事实上,我们想为登陆器找到两个独特的解决方案,所以可能会有第六次、第七次甚至第八次发射。然后我们还会进行三次SLS发射,所以最多可能需要执行11次发射任务。

问:现在,这个登月计划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已经发展了大约十年的体系结构,如SLS火箭和猎户座太空船。正如您所说的,这些项目都遭受了挫折和延迟。与此同时,副总统彭斯谈到了时间的紧迫性,如果我们现有的承包商不能及时履行合同,我们将不得不寻找新的承包商。如果这些项目再次被推迟,并且有更多的钱来保证这些计划按期进行,会发生什么呢?

布里登斯廷:我想我们现在有我们需要的所有东西了。要想在2024年让下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登上月球,最有可能的途径是尽快使用SLS火箭和猎户座太空船。因此,我们认为这是可以实现的,我们必须确保没有错误和挫折。

问:我很想听听你对最近为人类月球登陆器所做的宣传活动的看法。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4月份做了一次宣传,然后我敢肯定你也看到了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上周发布的“蓝月亮”登陆器。你对这些想法有什么看法?它们能被纳入NASA的计划吗?

布里登斯廷:我们对这些努力感到非常兴奋。我们希望有两个截然不同个的登月方案,这样,如果其中一个遇到挫折,另一个可以继续进行。除了你刚才提到的这两个方案,还有其他的正在进行中。其中的每一个都代表着NASA从那些非常有潜力的服务提供商那里获得独特视角的机会,我们期待着评估和分析他们的计划,以及他们的成本和投资预算。

问:显然截止日期已经越来越近了,你开始考虑宇航员的训练计划了吗?他们都需要什么训练?

布里登斯廷:绝对一点儿没错。训练计划正在进行中。我们有一支合格的多样化宇航员队伍,他们在国际空间站上获得了丰富的经验。我们还没有挑选出第一批进行2022年绕月飞行的宇航员,也没有挑选出2024年前往网关空间站以及登上月球表面的人选。但我们非常有信心,我们有许多合适的人选,我们期待着让他们准备就绪。

问:有很多关于宇航服和它们可能还没有准备就绪的讨论。你已经强调称,宇航服的准备会及时完成,但我想更详细地了解它们。我知道在今年的预算请求中已经有这类专用资金,你打算很快签署新的合同还是使用现有的合同?

布里登斯廷: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知道制作太空服需要什么,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但是当然,我们不会不穿太空服就去月球,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问:Artemis就是让女性登上月球,她会是登上月球的第一个人吗?

布里登斯廷:我们现在努力的目标是,登上月球表面的下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都将是美国人,我们将在2024年登陆月球的南极。除此之外,我们还没有做出任何具体的决定,但我可以告诉你,这是我们大家都感兴趣的事情,我认为在全美各地,事实上在全世界,有很多年轻女士都在想,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女人会是谁。

问:考虑到我们谈过的所有事情,你认为影响这个计划成为现实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你们打算如何克服这些障碍?

布里登斯廷:你已经找到了最大的风险因素,那就是政治,这也是为何我们现在没有在月球上建立基地的原因。事实上,这也是我们现在为何依然未能登上火星的重要原因。1972年,那是我们最后一次有人登上月球表面。而自1972年以来,人们为重返月球做出了许多努力,但都失败了。这些努力不是因为NASA而失败,也不是因为这个机构的技术能力而失败。它们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政客们异想天开的超低预算。

这就是为什么加速这个项目实施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随着计划的持续时间越来越长,所发生的是优先事项的改变,预算的改变,行政管理的改变,每一件事都会带来额外的政治风险。我们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如果我们想取得成功,我们就必须消除政治风险,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加快登上月球的计划,我们需要两党达成强有力的共识,并认为这是我们国家应该做的正确事情。我想,我们现在已经达成了这种共识。我想有很多人知道这是我们需要抓住的独特机会。(腾讯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