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倒的西决太无聊?请记住这群男人向死而生的战斗

开拓者又一次在第四节崩了,这直接宣判了他们系列赛的死刑。

斯托茨说:“对手在不断得分,我们始终打不出我们需要的反击。我们投了很多勉强出手的高难度投篮,我们投丢了,我们的进攻完全崩盘了……”

勇士队又献上了一场“杀人诛心”式的胜利,全场比赛的走势和系列赛第二战几乎如出一辙——弱者姿态的开拓者率先打出气势,取得十多分的不小优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绝对实力的劣势开始渐渐展现,胜利的天平不断向勇士倾倒。最终在关键的第四节,勇士完成决胜攻杀!

这是一轮注定没有太多悬念的系列赛,尽管开始前大家都知道,勇士队最厉害的进攻核武器杜兰特,将有很大的可能全部缺席。对于开拓者来说,他们面对的是强大的卫冕冠军,是在火勇大战中成功胜出,重新找回士气和凝聚力的卫冕冠军。

这是勇士两连冠之后的第三年,这是公认的最艰难的一年。第三年,常常意味着球队初夺冠军时的凝聚力渐渐下降,核心球员面临着离开还是留下的重要抉择,全队的雄心和求胜欲望,也已经不似当年一样,在每一个夜晚都如此强烈。所以我们看到,勇士在常规赛,乃至季后赛首轮,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因为自己的放松、懈怠和轻敌付出代价。

但杜兰特的突然受伤,让勇士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危局,困境之中的他们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展现了卫冕冠军的强大底蕴和意志。他们连胜两盘淘汰火箭,他们找回了专注,增强了信心,他们坚信没有杜兰特绝对不是世界末日,他们用团队的力量,一样可以捍卫冠军!

大战将至,斯托茨曾经当众进行过战斗动员:“在NBA,没有什么不可能!当你拥有利拉德这样的球员,你永远都会有机会!”

可是,真的有机会么?从场面上来看,开拓者三场都有机会,大部分时间比分都没有被完全拉开。可如果你仔细分析,你会发现这支开拓者,即便面对无杜勇士,实力也处于明显下风。他们的核心“双枪”面对水花并没有优势,他们的可以支配球、处理球的点数量远不如勇士,他们的阵容深度有限,分区决赛经验更相去甚远。

如果你是开拓者,你该怎么办?明知不敌,明知难胜,你还敢不敢亮出自己的佩剑?

三场比赛,开拓者全输了,他们没有留下胜利,但至少留下了向死而生的信念,留下了背水一战的决心。

这支球队上一次进入西部决赛,还是18年之前,那支球队的主力还是皮蓬、拉希德·华莱士、萨博尼斯、“小飞鼠”斯塔德迈尔……过去的18年里,他们始终没有成为过顶级球队,从没有触碰奥布莱恩杯的机会,现在的开拓者,几乎是一支完全由underdog组成的球队。

当家球星利拉德上完大四才参加选秀,进入NBA之后,他始终因为球队平淡的战绩而被忽视,从来没有在球迷投票中被选进全明星;二当家麦科勒姆高一的时候只有1米57,没人觉得他能打NBA,尽管拿到了最快进步奖,尽管拿到了亿元合同,可人们在讨论联盟一流得分后卫的时候,常常不会记得他的名字。

锋线两将阿米努和哈克莱斯,一直是普通的外线蓝领;替补控卫塞斯·库里,在漫长的时间里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曾经贵为榜眼秀的埃文·特纳最终没有成长为球星,职业生涯辗转漂泊;初入NBA时表现惊艳的投手胡德,离开爵士之后起起伏伏,人们说他江郎才尽、不过尔尔……

但这支球队当中,有着令大多数NBA球队都羡慕不已的球队气氛,他们彼此包容、信任,他们像家人更多过队友。利拉德曾经这样评价自己和麦科勒姆的友情:“我们有着相同的经历,都经常被低估,在高中没有受过什么关注,大学打了四年才进了NBA,我们天生就是一对伙伴。”

他们用了一个赛季的努力拿到了西部第三的名次,却在季后赛开始前不久折损了内线核心努尔基奇。有人说:“看吧,他们完了,谁能在首轮挑到开拓者,就能在家烧高香啦!”不少人觉得开拓者甚至过不了首轮,他们打不过天赋超群、飞天遁地的雷霆。

两轮季后赛,开拓者用行动告诉所有人,我们是怎样赢得西部第三的名次。面对能蹦能飞的雷霆,开拓者的整体防守严密而坚韧,所有人都记得利拉德第五战的炸裂绝杀,但真正帮助他们晋级是对威少、乔治的成功限制,是缜密严谨的防守体系。

面对兵多将广、章法十足的掘金,开拓者又将球星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正是双枪那些强横而毫不讲理的高难度投篮,打碎了掘金的体系。残酷的抢七大战,开局大比分落后,开拓者没有松开自己紧咬的钢牙,他们一球一球投回来了,一锤一锤把对手砸碎了!

麦科勒姆说:“你永远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季后赛之旅停下来。”

可面对勇士,开拓者已经临近了自己的极限。半决赛中稳定的第三火力点胡德抢七战受伤离场,可经历了短暂的调整,他依然站在了西决的赛场。胡德说:“受伤的地方还是很疼,但我想打,我可不是个懦弱的人,我能面对这些。”双枪的体能也遭遇严重消耗,利拉德肋骨在第二战受了伤,西决第三场带伤上阵,赛前没有人知道这个消息,直到赛后才被媒体报道出来。

利拉德是个硬汉,他赛后说,他觉得自己还能像从前一样一场拼40分钟。但他随即又感叹:“但这真的太累了……”体能影响了利拉德的发挥,三轮系列赛,利拉德的得分一直在下降,他和麦科勒姆无法肆意攻杀对手的篮下。但他们仍旧顶着压力,勇敢地投出那些划破长空的投篮。

真正令人印象深刻的,并不仅仅是开拓者的搏命姿态,而是他们在明知取胜希望渺茫的情况下,仍然在冷静地思考,仍然在积极地调整。他们也可以选择以一种无所顾忌的状态,上去猛冲猛杀图个痛快,可他们没有,他们不逞匹夫之勇。

西决首战,开拓者没有包夹库里,被勇士一招高位挡拆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次战他们立刻做出改变,凶狠地夹击库里,但在进攻端面对勇士对双枪的包夹,他们的枪膛打不出子弹了;第三战他们再次迅速变阵,用投篮更好、射程更远的白人大个子莱昂纳德替换坎特,上半场一度受到奇效,他全场得到16分。但随着比赛深入,开拓者难以匹配勇士的强度,比分很快被逆转。

最令人动容的一刻,发生在第三战的尾声,已经打光了子弹的开拓者,在绝境中排出了一个此前从未使用过的“五小奇阵”,他们疯狂投射逼抢,但却不会护筐,一次次被对手洞穿禁区。就像是城破之后的战士,挥舞着战斗在和对手的坦克装甲进行巷战。何其悲壮,何等苍凉!

“我们每个人都充满了荣誉感,不管是球队还是个人,我们在这个赛季都经历了太多太多,”麦科勒姆说。现在,开拓者出局已经是时间问题,所有人谈论的,不过是勇士横扫晋级的可能性。斯托茨并不避讳这个话题,他说:“我们会保持斗志和欲望,去力争赢下这场比赛。但只要我们付出了全部的努力,任何结果我们都能够接受。”

向死而生的开拓者,最终或许难逃一“死”,可他们呈现了“生”的勇气。摩达中心亮眼的红色,就是他们求生的热血。(文/陈月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