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Roadstar管理层自曝内乱进展:硬盘被盗员工欠薪

腾讯新闻《一线》作者 韩依民

距离自动驾驶明星初创公司Roadstar.ai内部矛盾公开化已经过去四个多月。

近期,有Roadstar.ai的管理层人士向腾讯新闻《一线》披露了纠纷的最新进展,该位要求匿名的管理层人士表示:仲裁仍在继续,且Roadstar.ai的知识产权有受到侵犯的可能。

今年1月21日,Roadstar.ai发布公告,列举其联合创始人兼CTO周光私藏代码、数据造假、收受回扣等违纪行为,并宣布罢免联合创始人兼CTO周光在公司的一切职务,终止所有劳动合同。

该公告由Roadstar现任CEO衡量、原CEO佟显乔等管理层开会决议后发出,而在CTO周光被“罢免”之前,CEO佟显乔和首席战略官那小川已经被董事会免职。

面对创始团队内讧,Roadstar.ai投资人选择撤资。今年1月底,A轮投资人以“违反相关投资协议”为由,向Roadstar创始成员提起仲裁,要求撤回投资款。

在Roadstar.ai内乱爆发后,其三位联合创始人、不同资方以及公司前员工均对外发声,披露了有关Roadstar.ai内乱的不同信息,关于Roadstar.ai为何陷入当前处境各执一词,Roadstar.ai的猝死之谜已成为罗生门。

目前Roadstar.ai的相关纠纷仍在走法律程序,但在过程中遗留了一些问题,比如由于公司账户被冻结,员工工资发不出。

对于Roadstar.ai为何陷入巨大的混乱,该管理层人士认为,创始团队内部持股平均、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决议机制,以及投资人利益诉求各不一致等,是导致Roadstar.ai猝死的重要原因,其中,公司架构设计先天存在缺陷,是Roadstar.ai如今陷入混乱的主要原因。

面对Roadstar.ai当下状况,该管理层人士认为,Roadstar.ai的未来已经很难美好,但从这件事的后续处理来看,自动驾驶行业创业在团队利益及知识产权保护上要做的事情依然很多。

以下为Roadstar.ai管理层人士自述:

现状:知识产权被盗、员工仍被欠薪

公司(指Roadstar.ai)发生了这么几件事,一个事情是公司的知识产权存在被盗用或者遗失的情况。

原因是我们跟东风有一个合作,当时东风出一辆车,Roadstar出自动驾驶系统,包括车顶的传感器架子和后备厢里的电脑。这辆车原本停在武汉东风的停车场,有一天放在东风车上的设备就被东风寄回来了,事先也没有知会我们,寄回来之后,我们发现后备厢电脑里面其他东西都在,但硬盘没有了。那个硬盘上有我们的代码和数据,相当于Roadstar主要的知识产权这个硬盘上都有,但是这个硬盘不翼而飞了,不确定这个硬盘是被东风自己留下了,还是被周光那边就拿走了,因为之前去东风做项目的是周光那边的人。

我们已经报案了,警察做了笔录,作为失窃案件。我们现在还没有听到警方的反馈。

我们不知道这个硬盘的下落,也没有办法继续去查证或寻找。现在公司的知识产权存在比较高的风险。

另一件事是Roadstar.ai本来跟东风的合作,理论上任何的创始人股东是不应该跟公司争抢或者争夺合作方的,条款中都有约定。但是周光现在自己成立了一个新的公司在和东风合作,已经违反了他之前签署的协议和承诺了,这也是严重侵犯到公司的利益。

第三个是员工。周光作为股东有不招揽的义务,但他在一个小股东的帮助下把公司的二十多名员工招揽去他那个新公司。

Roadstar.ai的仲裁还在进行当中,也并没有出一个什么结果,法律流程比较慢。仲裁是A轮投资人去告公司创始人和天使轮,他们要求解除投资协议和把钱撤走,这是他们的诉求。

今年1月31号左右,投资方冻结了Roadstar.ai的账户,从他们冻结账户以后,员工包括管理层是没有发到过工资的,之前有投资人出来接受采访说没有影响公司发工资,冻结账户之前当然没有挡着发工资。

现在很多原来的员工都在讨要工资、劳动仲裁,闹得满城风雨,整个深圳都知道有一家曾经的明星公司变成了一家迫害员工的公司,监管部门也都知道这件事了。

我不是法律专家,但是我从常理理解不了这些事情,不合理的地方在于,第一投资是投资,投资有风险谁都知道,不是说我欠你钱,你想要就可以要回来。第二不管有什么矛盾,做任何一个公司都要保护劳动者,投资机构创始人打架,员工变成受害者,利益被侵害,上告无门,感觉回到了旧社会。

知识产权可以抢可以偷,员工可以想坑就坑,投资可以随意要回来,很难想象现在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在中国还有人敢做技术创业吗?

内乱缘起:决策机制不当与利益诱惑

矛盾整体的演化其实是比较复杂的,矛盾方是相互转换好多遍的。可以想象,三个创始人出现矛盾,那就是两个人站在一边针对另外一个人。

最开始三个人对一起做这方面的技术都比较认可,当时在百度三个人之间关系也都比较好,能够走在一起创业,包括创业的一开始的整体合作的也都比较融洽,那时候公司进展的也都是非常快速。融到A轮也是一起努力的,后面就有一些矛盾凸显出来了。

这个矛盾最终来看其实比较容易梳理,当时应该说是只缘身在此山中,现在再谈,其实就看的很清楚了。

本质上有几个根源,一方面是三个人股份比较平均,最高决策机制是三个人少数服从多数的机制,两个人会压着另外一个人。另外是创始人的股份不在成熟期,如果说早期让自己的合作伙伴走掉,有可能获得他的股份,有经济利益上巨大的诱惑。这几个因素凑起来,三角关系就很难稳定。

斗争会给获胜方带来收益 ,这就导致了本质上的不稳定,为产生矛盾、斗争提供了提供了动机。

周光的私心表现的是比较明显的,他的目标是把其他两波创始人斗倒,最好能够让他们尽早离开公司,这样他自己具有公司最高话语权,同时能够在个人经济利益上最大化。他所主导斗争第一幕,就是先联合佟显乔斗衡量,后面又是联合衡量斗佟显乔,通过这两波操作基本上把佟显乔和衡量都削弱了,这个时候他自己就试图把其他两人都清除,他能当老大。

最后佟显乔和衡量醒悟过来周光才是导致公司动荡不安的根源,就利用已经成型的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再最终把他斗倒。

董事会的多数席是由创始人委派,而创始人内部是少数服从多数。就是说,任意多数创始人只要同意就可以控制董事会,控制了董事会就是控制了公司的治理。

投资人说投资条款里面有约定,在某些重大决策的时间必须有投资人委派的董事在场才可以生效,这些确实是在协议里有,但是因为董事会多数席在创始人这边,投资人顶多也就是出席,使得形成有效的决议,但是他出席了并不能保证他的意见能够获得支持。

内乱加剧:投资人利益诉求不一致

去年12月的时候,原CEO佟显乔已经淡出了公司回美国了。后面衡量把佟找回来,因为当时公司治理变成了很奇怪的状态。

之前投资人接受采访说衡量是代理CEO,但实际上衡量是2018年9月接任正式CEO,这个是有董事会决议的。

2018年12月,投资人逼迫公司成立了一个决策委员会,由天使轮的一个负责人、衡量和周光三人少数服从多数做决策,双湖和深创投(二者均为roadstar.ai的投资方)的两个董事是观察员,还有一个小股东去做具体执行,所以公司变成了很畸形的状态。任何一件事,任何一件小事,小到花几万块钱、几千块钱的事都需要这样的流程。

这是那个时候发生的一个事情,所以创始团队觉得没有办法继续干了,或者大家觉得这个公司没有前途了,就因为这个原因吧。可能有些股东觉得这样子不算强势干涉,但是大家看到的事实就是这样。

有投资人出来接受采访指责公司的财务那小川是导致内乱的重要原因,我觉得小川整体来说很多事情可能出发点是从他个人的利益,并没有把公司的利益放在首位,确实是。但是很多投资人都在指责包括他拿回扣什么的,我觉得也都只能是在猜测,因为确实没有找到证据能证明他拿了回扣。

团队内部的分歧是一开始大家有不同看法,但那个时候大家讨论或者少数服从多数产生了结果之后也都能认。但到后面,分歧会越来越多。不是说某一天突然就有分歧,这个分歧程度是逐渐在积累的。

基本上从去年的这个时候开始其实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扭转局面,大家的处理方式都不太正确。当然现在都是马后炮,回头看总是觉得会有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法,但是当时也许这个方法并没有看到。而且基本上所有人,不管创始人还是投资人可能都没有看到。

我觉得一个挺重要的原因,一些投资人有他自己的利益诉求,他自己可能对处理这些事情缺乏经验,然后在整个处理过程中没有能够处理好。

投资人不是一个整体的群体,有些人是想劝和,有些人是想用正确的方式解决,有些人就是想打架,有些人就是想跳进来控制公司。A轮和天使轮诉求也都不一样,每个个人的诉求都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所以他们说的话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

在我看来,很多事情都是在互相推卸责任 。之前不是有句话说人性都是禁不住利益的考验的嘛,我觉得挺对的,但是至少从股东的角度做到集体利益大于个人利益吧,做不到也要在乎下需要养家糊口的员工的生活,我觉得员工、顺丰小哥、打扫卫生的阿姨都挺无奈的,账上几个亿的钱放着就是不能给他们的一点点劳动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