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透明度报告电话会议实录:扎克伯格坚称公司不该被分拆

划重点:

  • 1扎克伯格认为,如果这个庞大的社交网络被拆分,监管它的挑战将更加艰巨。
  • 2Facebook在2019年第一季度禁用了21.9亿个虚假帐户,而2018年第四季度为12亿个。
  • 3Facebook已经把很多最优秀的员工和资源转移到解决重大的社会问题上,这绝对是Facebook责任的核心。

腾讯科技讯 5月24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周四,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参加该公司透明度报告电话会议,将公司在安全领域的投资努力置于聚光灯下,同时也指出这些努力是不拆分这家科技巨头的重要理由。这份报告凸显出,Facebook正在努力让这个平台变得更安全,并在努力消除虚假内容。扎克伯格认为,如果这个庞大的社交网络被拆分,监管它的挑战将更加艰巨。

在Facebook发布的第三份《社区标准执行报告》(Community Standards Enforcement Report)中,这家社交媒体巨头表示,其在2019年第一季度禁用了21.9亿个虚假帐户,而2018年第四季度为12亿个。考虑到Facebook在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的23.8亿月活跃用户(MAU),上述数字显然极为庞大。Facebook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禁用的账户数量不包括在MAU的数据中,因为明显的虚假账户往往很快就会被删除。尽管如此,Facebook估计其月活跃用户中约有5%的账户是假的。

在这份报告中,Facebook还首次在其平台上分享了非法销售毒品和武器的数据。Facebook表示,该公司在2019年第一季度对90万份毒品销售内容中的83%进行了主动检测并采取了行动。这一比例高于上一季度的77%。同样,Facebook在第一季度对67万份枪支销售内容中的69%进行了主动检测并采取了行动,而前一季度这一比例为65%。

该公司还开始提供有关上诉和内容删除更正的信息。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公司始终受到立法者的批评,被批对政治保守派抱有偏见。在最新报告中,Facebook首次披露了在垃圾邮件、仇恨言论、裸体和恐怖主义等不同政策领域受到上诉和恢复的内容的数量。例如,在2019年第一季度因“仇恨言论”提起上诉的110万条内容中,Facebook表示已恢复了其中的15.2万条。

2018年5月,Facebook发布了首份《社区标准执行报告》。此前,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数据丑闻动摇了用户和投资者对该公司执行政策能力的信心。为了提高透明度,Facebook利用这些报告分享了它如何在其平台上应对虚假、暴力和图形信息的努力。

第三份《社区标准执行报告》发布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参加了透明度报告电话会议。

以下为会议实录:

扎克伯格:大家好。谢谢你们参加今天的电话会议。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始终专注于重建我们的系统来删除有害内容,这样我们就可以主动发现并删除更多的不当内容,而不是在有人报告给我们后再做出反应。作为这项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将重点放在衡量有害内容的数量,并跟踪我们消除有害内容的有效性方面。现在,随着我们对这些衡量措施越来越有信心,我们已经开始发布它们,以便人们可以了解我们取得的进展,今天我们将发布第三份透明度和执行情况报告。

从明年开始,我们将开始每个季度发布这类报告,因为我认为健康的讨论与我们所做的任何财务报告一样重要,所以我们应该经常这样做。了解有害内容的流行程度将有助于我们公司和政府设计更好的系统来处理它,我相信每个主要的互联网服务都应该这样做。在我们的下一份报告中,我们还将开始添加Instagram的信息。

当你在处理语音和安全等重要的社交问题时,这个过程需要尽可能的透明。几分钟后,盖伊·罗森(Guy Rosen,Facebook产品管理副总裁)将介绍我们发布的数据, 贾斯汀·奥索夫斯基(Justin Osofsky,Facebook全球运营副总裁)将介绍我们的内容审查团队,莫妮卡·比科特(Monica Bickert,Facebook全球政策管理负责人)将介绍我们政策的最新情况,然后我们将回答些提问。

但首先,我想谈谈我们当前的工作。世界各地的人们每天都在使用我们的服务来表达自己的观点,让每个人都有发言权,这是我们坚信和深信不疑的原则。我们有责任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中保护人们的言论自由,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有责任保护人们在Facebook上的安全,防止他们受到我们服务的伤害。

去年,我写了一篇关于内容治理和实施蓝图的长篇文章,描述了我们认为应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的一些想法。这些都是很难作出的权衡,人们可以对“最好的前进方式”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但是,在建立我们的制度和更新我们的政策时,我们必须记住,不同的国家和文化在言论自由方面有着非常不同的传统。

建立单一系统让其在世界各地都能完美运转,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来提高准确性,并在新威胁出现之前就做到未雨绸缪。在治理方面,我们不断更新我们的策略,因为问题总是在演变。我们的团队咨询了各行各业的专家,以确保我们在制定这些政策时代表尽可能广泛的观点。这个系统并不完美。每当你对“哪些内容是可以接受”进行选择时,总会有些人认为你弄错了。

但总的来说,我为这一过程中的勤奋和审慎思考而感到自豪。最后,我们的团队总是要做出些判断,判断我们留下了什么,我们删除了什么。如果今天互联网的规则是从零开始制定的,我想大多数人不会希望私人公司自己做这么多关于言论自由方面的决定。理想的情况是,我们认为这应该是民主进程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我始终在呼吁为互联网制定新的规则和条例的原因。这是我最近和政策制定者谈过很多次的事情,包括几周前在巴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谈话。

我想,这些规则将因国家而异,取决于每个国家围绕言论自由的传统。例如,在美国,我们对言论自由有非常强有力的宪法保护,也许更合理的做法是制定法规,要求行业机构制定有关有害内容发布和制裁范围规定公司的标准。在其他国家,规定明确的基线和要求公司建立有效的系统以主动打击有害内容可能更有意义。

现在,在任何新规则出台之前,我们也在自己制定计划,比如建立独立的监督委员会,这样社区里的人就可以对我们的内容决定提出上诉了。我们知道,我们的系统可能会让人感到不透明,人们应该有办法让我们承担责任,并确保我们公平地执行自己制定的标准。因此,这个独立的监督委员会将审查我们的重大决定,并作出具有约束力的决策。这意味着,即使我们的团队,即使我不同意委员会的决定,我们也不能推翻他们。

因此,今年上半年,我们一直在与语音和安全方面的专家合作,在世界各地举办研讨会,并征求公众对这项技术工作方式的意见。我们将在6月底发布一份报告,其中包含到目前为止我们得到的所有反馈。我们今天将讨论的透明度报告侧重于执行方面,查找和删除违反我们政策的内容。重要的是,我们不是在给自己的作业评分,所以我们请了一个独立的数据透明专家团队来检查我们的方法是否正确。

今天的报告显示,我们在仇恨言论和图形暴力等领域取得了进展。我们越来越多地在人们向我们报告之前发现它们,我们主动确认了65%的仇恨言论,高于一年前的24%。这给人一种进步的感觉,也让人能够了解我们还有多少事情要做。我们还主动确认了大约83%试图销售毒品的帖子和评论。

而且,我们在第一季度查封的假账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从去年第四季度的12亿个增加到了21.9亿个。这是由于那些试图一次创建大量假账户的不良行为者的自动攻击增加所致。而这些账户中的大多数在它们被创建后几分钟内就被封存了,还没来得及造成任何伤害。所以在我们的系统中,它们从未被认为属于活跃账户,我们不把它们计入我们的任何社区指标中。

关于应对欺凌和骚扰,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这个周期中,我们积极主动发现的欺凌和骚扰内容较少,从上季度的21%降至今年第一季度的14%。对于儿童裸体和对儿童性剥削内容,我们采取行动删除的内容少于前几个季度。虽然我们在服务中检测到的成人裸露内容增加了96%,但我们没有像前几个季度那样主动地识别出更多的信息,因为在这个周期中,我们要求我们的团队更多关注影响更严重的内容和优先适宜。

我们知道,今后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不只是针对这些具体的挑战,而是在更广泛的内容问题上。我们非常关注这一点,我个人也同样如此。随着我们将继续取得进展,我们将继续尽可能地公开我们的工作以及取得的成果。

《华盛顿邮报》记者:你好,马克我想问你关于透明度咨询团队今天发布的报告和透明度报告的情况。报告中说,“那里的人没有直接与工程师交谈”,然后报告发现,他们无法评估Facebook的日常运营在多大程度上偏离了我们在口头简报中描述的流程。因此,从本质上说,这里的研究人员似乎在说,他们实际上不能确定Facebook的员工是否在做他们应该做的关于内容删减的事情。那么,你对此有多大信心?你是否愿意将这一过程开放给更多的外部审查?

扎克伯格:我需要强调下,当我们决定将所有的私人信息转为端到端加密时,我们还决定,至少需要一年甚至更长时间与世界各国政府的安全专家和执法机构进行协商,以确保我们为加密环境建立正确的安全系统。我们也认识到,要找到所有不同类型的有害内容将变得更加困难。我们将在没有有效工具的情况下进行战斗,当然,这个工具应该能被用于查看内容本身。

目前还不清楚,在很多方面,我们是否能够像今天这样,利用这个工具,以很好地识别有害内容。但我们认为这种保护人们隐私、给人们世界级的隐私和安全工具,再加上我们继续向更多的产品推出端到端加密之前,我们要尽可能地与世界各地的利益攸关方和专家合作,建立这些安全系统,这才是正确的前进道路。

CNET记者:非常感谢你回答我的问题,我想知道你能否提供更多关于谁在创作大量虚假账户的细节?为什么?谁是坏人?这与选举相关吗?

扎克伯格:我认为你对垃圾邮件发送者的看法非常重要,因为我的意思是,我认为很多人的假设是,垃圾邮件不一定是出于商业动机。但是我们看到的很多有害内容,甚至包括一些不那么明显是出于商业动机的错误信息,实际上却存在商业动机。因此,消除和防止这种情况发生的最好策略之一是,如果你能够消除虚假账户,或者消除在上游创建虚假账户的动机,那么很多有害内容就根本就不会产生。

BBC News记者:谢谢你回答我的问题。马克,你已经看到白宫最近推出了一个工具,邀请人们在社交媒体上提交不公平审查的例子。你对这一举动有何看法?你是否与白宫就此事进行了接触?

扎克伯格:当然。总的来说,我们想要确保我们的工具可以用来帮助人们分享任何一种观点。我们想成为所有想法的平台,言论自由是我们在这里坚持的最基本原则。我们努力公正地执行我们的规则。我们正进行许多努力,包括我们正在与凯尔参议员进行的审计,以确保系统中没有任何偏见,如果审计发现了任何东西,确保我们可以调整我们的系统以进行改进。

当然我们采取措施建立了独立监督委员会,并会创建其他独立机构进行内容审查,这样人们就可以相信,甚至很多这些最重要的决定不是由我们公司直接做出的。因此,这当然是我们严肃对待的一个问题,我个人非常关心所有人的言论自由,这是一项持续的努力,以确保这家公司试图执行的所有系统和流程都坚持这些原则。

连线杂志记者:谢谢你接受我的提问。马克,我想知道,你能不能就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和某些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呼吁分拆Facebook的问题做出些说明?我知道Facebook对此做出了回应,但我想很多人都想听听你的意见。

扎克伯格:当然。好吧,除了关于竞争的实际问题,我想做出这些呼吁的每个人都在使用我们竞争对手的服务,无论是iMessage亦或是Snapchat、YouTube、Twitter、TikTok,或者其他服务。我的意思是,普通人在使用七八种不同的服务来交流和浏览不同种类的内容。因此,我认为,毫无疑问,我们生活在一个竞争激烈、充满活力的环境中,新服务不断涌现。

当然,在广告方面,我认为我们在全球广告市场中所占份额不足10%,在数字广告市场中所占的份额约为20%。因此,我认为,我们处于某种主导地位的论点可能有些牵强。不过,我的意思是我们今天谈论的主题是安全,实际上我认为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什么样的监管应该存在于网络上?

我当然认为应该有监管。我的意思是,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呼吁建立监管的理由,因为我认为我们在某些关于言论和安全的问题上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我认为公司不应该自己决定什么是互联网上可以接受的言论。所以我完全支持监管。

我认为问题在于,你希望存在什么样的监管,以及你试图解决哪些问题?如果你最担心的问题是关于平衡,即确保我们解决有害内容,确保我们防止选举干扰,确保我们有正确的隐私控制,与此同时,人们还应有能力把他们的数据用于其他服务的创新、竞争和研究,这些都是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社会问题。

我并不认为拆分公司的补救措施能解决这些问题。实际上,我认为这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困难。我现在关注的一件事是努力的程度,我们能够投资于所有安全系统的资本数量,我们在2019年的支出预算甚至超过2012年上市前一年整个公司的收入。10年来,这家公司的成功使我们得以大规模地资助这些努力。我认为我们用于安全系统的预算,比Twitter今年的总收入还要多,所以我们可以做一些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我不认为这是因为像Twitter这样的公司,或者其他在这一领域非常重要的大公司所面临的问题和我们有质的不同。

所以我认为,当你审视这个问题时,我们真的需要决定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即解决和关注什么问题,因为在某些方面,有些补救措施在取得进展的过程中效果会相互抵消。我真的相信,与有害内容的斗争非常重要,我们在这方面投入了全部资金,我们将继续做得更多。这就是我的观点。但我认为这个领域的监管将非常重要。我想继续与像马克龙总统这样的世界领导人合作,努力为此建立尽可能最好和最有效的框架。我想你会继续看到我们这样做。

彭博电视台记者:马克,你谈到了删除虚假账户记录,向隐私的转变,你希望增加监管机构和政府的参与。这会对广告目标造成什么样压力?因为你已经给出了一些业绩预期,你在这些展望中看到了什么?因为他们关注的是向加密和隐私转移,你在处理恶意内容,你想增加监督的力度。那么,这对广告业务有什么影响?

扎克伯格:我认为你谈论的是具体内容,我认为这不会对广告业务造成太大影响。在加密方面,我们当然不能看到消息的内容,但我们已经不再使用人们之间的任何对话内容来打广告了。因此,如果我们转向加密技术,这实际上不会影响我们的广告业务。同样,我们每年在内容安全方面的数十亿美元投资,以及所有这些安全系统,肯定会对公司的整体盈利能力产生影响,因为这是一项增长迅速的重要支出。

我在我们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谈到了这一点,这是我们加快投资的领域之一,我们预计这一趋势将继续下去,因为这很重要,我们预计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不认为删除有害内容或主动识别裸体或恐怖主义内容会以任何特定的方式影响广告业务。即使有影响,这也并不是定向广告的问题,我认为我们从业务合作伙伴得到的反馈是,他们要确保Facebook和Instagram的安全环境。

当然,这不是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但我希望它能对这方面的业务有所帮助。但这肯定会对Facebook的盈利能力产生重大影响。和往常一样,当你经营一家公司的时候,你做的许多最重要的决定都是围绕优先事宜进行的。机会成本是巨大的,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人员都很有才华,团队实力强大。我们每天都需要面对一个重要的选择,是把我们最好的人投入到我们面临的一些重大问题中,还是把精力放在其他事情上。当然,我们已经把很多最优秀的员工和资源转移到解决这些重大的社会问题上,我认为这绝对是我们公司责任的核心。(腾讯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