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PK独角兽:2015年以来股价升值速度远超独角兽

腾讯科技讯 5月27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2015年价值10亿美元或更多的私人公司(独角兽)中,投资Twilio、Okta和Zscaler让人获得了最丰厚的回报。但自2015年末以来,Uber、Pinterst以及Snap的投资回报率却并不尽如人意。作为整体,它们的股价表现不如老牌软件巨头微软。

2015年11月,科技投资者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参与了一场激烈的辩论,主题是硅谷独角兽是否处于泡沫之中。安德森在《财富》杂志的一次会议上指出,以Uber和Airbnb为首的初创企业“价值已达微软一半”,他对投资微软或“独角兽”的假设选择提出了自己看法,认为独角兽更有价值。

这位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联合创始人表示:“微软是一家不错的公司,但它需要加倍努力才能真正腾飞。从总体上看,这些独角兽的价值显然被低估了。”据《华尔街日报》追踪称,微软当时的市值为4330亿美元,独角兽的估值总计为5040亿美元。

从长远来看,安德森仍有可能是正确的。但在这些言论发表三年半后,直接押注微软显然比押注独角兽获得了更高的回报。自2015年11月3日开盘以来,微软股价已上涨133%,上周五收于126.24美元。而独角兽在这一时期的价值已攀升89%,其中很大一部分价值创造来自于后来上市或被收购的公司。

这些初创企业在整体大盘上的表现依然不错,稳稳地击败了上涨34%的标准普尔500指数(S&P500)。但安德森的观点既反映了硅谷投资者倾向于淡化微软(可能还有其他大型科技公司)在更激烈的竞争中继续增长的能力,也反映出他们愿意为那些在许多情况下还需要多年才能证明自己的价格标签合理性的公司买单。

举例来说,网约车服务公司Uber当时的估值为550亿美元,而本月上市后,该公司的估值仅为680亿美元。2015年末,投资者对Snap的估值为160亿美元,自2017年上市以来,该公司始终未能找到有利可图的商业模式,这使得该公司在公开市场上的估值仅为150亿美元。Pinterest于今年4月上市,市值为129亿美元,仅略高于2015年的110亿美元的估值。Dropbox的市值从当时的100亿美元跌至现在的94亿美元。

与此同时,微软正从其占主导地位的Windows产品以及将传统客户推向Azure和Office 365等新兴云计算产品的能力中赚取利润。在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的领导下,微软连续八个季度实现了两位数的同比销售增长。今年4月,该公司成为第三家市值达到1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尽管自那以来该公司的市值有所下降。

独角兽中也有很多获得实际收益的例子,其中许多来自企业软件公司。Twilio、Zscaler和Okta自最近上市以来始终是业绩最好的科技股之一,而MuleSoft和GitHub等其他公司则以巨额溢价被收购。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微软在2018年6月以75亿美元收购了GitHub,几乎是GitHub上次报告估值的四倍。

安德森从中受益颇丰,其中包括Okta和GitHub。他的公司也是网约车公司Lyft的早期投资者,该公司在2015年11月的市值为25亿美元,目前的市值为169亿美元。

不利的方面是,自2015年末以来,有几家重要的初创公司失去了价值,另一些公司则处于停滞状态。例如,Palantir的估值为200亿美元,彭博社此前报道称,这家数据分析公司已将其IPO计划推迟至明年。与此同时,其在私人市场的估值没有增长。

表现最差的独角兽呢?毋庸置疑,那就是Theranos。2015年11月,Theranos的市值达到90亿美元,如今这家验血公司已不复存在,而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和前总裁拉梅什·巴尔瓦尼(Ramesh Balwani)正因欺诈指控等待审判,并可能被判入狱。

以下是独角兽的几个重要转变趋势:

——最大的公司几乎没有改变:正如上文提到的,作为规模最大的独角兽,Uber、Snap和Pinterest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几乎没给投资者带来太多好处。小米在2015年的榜单上排名第二,价值460亿美元,但自从去年在香港上市以来,其市值已经蒸发很多;

——企业IPO令人兴奋:Twilio于2016年上市,目前市值为168亿美元,远高于2015年的10亿美元。Okta市值从12亿美元增至124亿美元,Zscaler从10亿美元增至91亿美元,Coupa从10亿美元增至68亿美元。SLACK尚未上市,但二级投资者对其估值高达170亿美元,高于2015年的28亿美元。在即将上市的消费品公司中,Lyft为2015年的投资者提供了最佳回报,其估值从25亿美元增至169亿美元;其次是Spotify,估值从85亿美元跃升至216亿美元。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支付公司Adyen在欧洲的股票市值为210亿美元,远高于2015年的23亿美元。

——并购:MuleSoft在去年被Salesforce斥资65亿美元收购之前上市,市值远高于2015年的15亿美元。当时,GitHub的价值为20亿美元,2018年被微软以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去年晚些时候,价值10亿美元的Qualtrics在被SAP以80亿美元收购之前正准备上市。2016年,沃尔玛斥资33亿美元收购了在线零售商Jet.com,是其14亿美元估值的两倍多。

——部分私人公司估值激增:有些公司的估值仍然可能过高,但我们还不知道,因为它们仍处于私人所有状态,并在继续吸引资本。滴滴出行的估值从160亿美元跃升至550亿美元,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旗下火箭公司SpaceX估值已经从120亿美元攀升至315亿美元,WeWork目前的估值为440亿美元,远高于2015年的100亿美元。

——没落与失望:Theranos估值从90亿美元跌到了零,但这并不是唯一的泡沫破裂。数字媒体公司Mode Media在实现10亿美元估值后于2016年关闭;Shazam的估值为10亿美元,但去年以4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苹果;BlueApron的价值为20亿美元,但已经损失了超过90%的价值,目前仅为1.445亿美元。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