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评:王者纳达尔不只在于冠军 更在于无人敢预测其极限

  第12次捧起火枪手杯的纳达尔

  当纳达尔第12次举起火枪手杯,你会发自内心的感慨:他依然是当之无愧的红土之神。而且,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直到他说再见的那一天。【专题】

  纳达尔到底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开启本次罗兰加洛斯之行的?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进入今年的红土赛季以来,这位公认的史上最佳红土选手,一直在与各种不顺做抗争。从蒙特卡洛到巴塞罗那到马德里,等待他的是一场又一场的失败,随之而来的是一浪接一浪的怀疑声。

  当德约科维奇带着大满贯21连胜的恐怖势头直指“双圈大满贯”,当蒂姆、西西帕斯等人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上位,当瑞士双星渴望再在红土重温昔日的辉煌时。纳达尔——本来应该是最被看好的那一个,却承受了最多的质疑。王者跌落神坛,王朝从极盛走向覆灭,这无疑是很多人喜欢看到的剧本。那些习惯于在赛前在预测的各路专家们,谁又不喜欢纳达尔霸权无存这个话题呢?

  对于纳达尔统治力的怀疑,甚至持续到了男单决赛开赛前那一刻,还有人不断试图寻找蒂姆可能掀翻纳达尔的依据。直到比赛的第三盘打完,所有人才幡然醒悟:在红土赛场上,纳达尔依然是那么的坚不可摧,从半决赛暴打费德勒到决赛最后两盘只让蒂姆拿到可怜的2局,纳达尔还是那个我们最熟悉的样子。

  我们都喜欢去预测一位选手的职业高度,但是我们往往忽略了,对于费德勒、纳达尔和小威这样的冠军选手,他们的伟大之处,并不在于他们到底赢得了多少胜利,更多在于他们的极限是常人无法预测的,因为在他们血液中流淌的,正是在于对未知的追寻,对常规思维的挑战——

  当年所有人都认为桑普拉斯14个大满贯冠军的纪录无法被打破,但是费德勒和纳达尔都早已经将其甩在身后。

  曾有多少人以为35岁的费德勒无法拿到自己第18个大满贯冠军,但是如今他已经将自己的大满贯冠军数量提升到20。

  当纳达尔在2016年法网第三轮伤退的时候,出现过太多关于他很可能无法再赢得任何大满贯冠军的声音,但事实却是,他如今又在法网完成了一波三连冠的壮举。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阿加西17个大师赛冠军的纪录,比如考特夫人24个大满贯冠军的神迹以及她澳网11冠的史前纪录,比如罗德拉沃尔的年度全满贯,这些在我们看来属于现代网球不可能去追赶的神话,如今要么已经被全面超越,要么已经在后来者不断的冲击下变得摇摇欲坠。

  纳达尔的第12个法网冠军,职业生涯第18个大满贯冠军,它的重要性并不比之前任何一个大满贯更重要,但是它还是有着其特殊的意义——那就是让我们进一步意识到,任何去预测那些伟大冠军极限在哪里的声音,都是无可救药的幼稚。

  看着纳达尔再一次将法网冠军奖杯举过头顶的样子,我们都会由衷的感叹,过去两个月围绕着他的所有猜疑,不过是要让他的冠军显得更加具有说服力。我想起刘慈欣在《流浪地球》中关于人类预测太阳末日的那段描述:我们这些渺小的,连灰尘都不如的碳基细菌,拥挤在围绕着你转的一颗小石头上,竟然敢预言你的末日,我们怎么能够愚蠢到这种程度……(李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