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违章公寓清退,他们的异乡客途

  通州区马驹桥镇易和居公寓,一岁的妞妞和奶奶留守在空荡的公寓楼。妈妈外出寻找合适的房源,爸爸上班不能请假,目前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处。没有搬离的家庭大多有老人和孩子,他们不能随便找一个没有暖气的地方凑合,也没有更多的钱应付坐地起价的房费

  11月25日,北京通州南六环马驹桥违章公寓的腾退进入尾声,部分公寓已断水断电。居民四散,附近房租都在涨价,很多人还没有找到住所

  2017年11月25日,北京通州南六环马驹桥违章公寓的腾退进入尾声,部分公寓已经断水断电。居民四散,门口堆积着小山一样的垃圾,其中有电视、锅碗瓢盆、儿童车、被褥、旧衣服、甚至流体力学的教科书,黑色和红色的笔迹描画着未来的一分希望。

  清退人员的吆喝声在上午响起,或许是今天,或许是明天,他们必须彻底离开。

  通州区马驹桥镇易和居公寓,一岁的妞妞和奶奶在家中等待消息。妈妈外出寻找合适的房源,爸爸上班不能请假,目前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处

  一岁的妞妞站在公寓楼下

  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青年公寓楼前,遗弃的垃圾堆积如山

  周营青年公寓,遗留在楼梯口的婴儿车

  老病幼弱是最后搬走的人。在经海一路的易和居,公寓几乎已经搬空了。在最后一晚的异乡残夜,一家五口心事重重,儿子残疾,媳妇没工作,奶奶来北京带两个孩子。1岁的妹妹啃着手指头,6岁的哥哥骑着小童车,那是奶奶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孩子没有几件玩具,今天他格外高兴。还有一个疲惫的母亲,2岁的女儿发烧了,下午在医院打吊瓶,妈妈没时间陪伴,仓促回来搬东西,还剩下墙上孩子的照片,她用裁纸刀一点一点刮下来,生怕撕坏了。

  这是附近“最好的”公寓了。房租600到1100元,四面环回的走廊像鸽子笼,裸露的电线就架在棚顶上。

  周营青年公寓已经断电,租户陆续搬离公寓楼

  周营青年公寓,房客排队等待退还押金

  周营青年公寓,等待退还押金的房客向内张望。门上贴着“闹事者,不退房租”

  很多人还没有找到住所。马驹桥周营的青年公寓今天刚断电,一个年轻父亲抱着孩子坐在漆黑的楼梯上,孩子哭着找妈妈,妈妈去找旅店,她说在工地工作的丈夫太辛苦,坚决不让丈夫去找。一条一条微信发过来,四家一二百一晚的房间,说是太贵,再找找。冬天寒风刺骨,妈妈已经出门五个小时了。

  附近的房子都在涨价,500到800,1000到2000,半年付甚至年付。

  周营青年公寓,腾退后空荡荡的房间

  周营青年公寓已经断电,一名租户打着手电走在漆黑的楼道中

  图片 / 本刊记者 梁辰

  文字 / 本刊记者 韩墨林

  编辑 / 郑洁周建平陈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