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捕手”朱啸虎切入新零售,为啥10分钟就看上了“火星盒子”

  金沙江创投,落下了新零售的第一枚棋子———领投火星盒子。

  在投出饿了么、滴滴、ofo、小红书等多个经典案例,获称“独角兽捕手”之后,金沙江合伙人朱啸虎最近几个月的兴趣,转移到了新零售领域。今年9月在接受42章经专访时,朱啸虎说他最关心的问题是“新零售怎么切?”

  兜兜转转看了些项目,定位于“新零售存量赋能者“、助力传统零售升级新零售的火星盒子,只花了十分钟,就帮朱啸虎找到了新零售的答案,拿到了金沙江的TS。

  自从马云在去年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创投界人士如同钱塘潮涌,新零售的风口就变的相当拥挤,为啥朱啸虎最终投资了“火星盒子”?

  投资公告前一天,我专访了火星盒子创始人聂迪,尝试寻找答案。

  第一,新零售大赛道,线下存量是主场。

  为何说线下是主场?不妨先看两个数据。

  第一个数据来自商务部,2016年中国社会零售商品总额高达33万亿,而中国网上零售总额刚刚突破5万亿,占社零总额12.6%。

  第二个数据来自阿里巴巴,中国互联网相关GDP占比为6.9%,居于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

  无论是零售行业还是互联网整体占比数据,都说明大头还在线下。

  基于这一宏观背景,马云在2016年10月阿里云栖大会上,第一次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没有电子商务这一说,只有新零售。”

  试水新零售一年多,阿里成效显著,今年双11,马爸爸又说了,“我觉得新零售是’线上线下的结合’。电商就像空军,它必须要有地面配合。我觉得虚和实之间的结合,线上和线下的结合可能是未来。”

  新零售,成了解读阿里最近两三年“买买买”战略的关键密钥,投资拥有大润发的高鑫零售、和苏宁互相持股、入股三江、百联集团,探索新零售实验店盒马鲜生。

  新零售的一大特点,就是线上线下融合,在线上企业阿里、京东等走到线下之时,线下的传统零售企业,也在试探走到线上,比特世界和原子世界原本清晰的边界彻底消融了。

  今年以来,新零售的大风口,已经相当拥挤了,入场者主要有四大力量,第一大力量,以颠覆者角色入场的电商,转战线下,比如亚马逊、阿里等。第二大力量,传统商超的主动进化升级,比如沃尔玛、华联等。第三大力量则是赋能者,通过赋能传统商超,改造存量市场,比如火星盒子等。第四则是,独立的无人无人便利店,比如缤果盒子;办公室无人货架,比如果小美等等。

  而朱啸虎本人曾说过,投资的第一条原则就是选好赛道,风起云涌的新零售就是那条可以说被“钦点”的通天的赛道。

  第二,火星盒子的改良路线,成本低、风险小、落地快。

  新零售的四大主导力量中,完全颠覆性的亚马逊无人店,其模式至今还未走通。2016年12月5日,亚马逊推出无人店Amazon Go,目前仍处于“内测”阶段,只针对亚马逊员工开放。技术不成熟,造价高昂,可能都是Amazon Go仍然停留在概念店阶段,并未进行商业化推广的原因。

  相反,目前走得通的,阿里模式、永辉超市的超级物种等,都是对存量市场的升级、改良、合作。火星盒子的定位,就是针对存量市场的“新零售赋能者”,通过改造、升级、赋能传统商超、便利店等,带来增量价值。

  具体而言,火星兔子的前端界面是一个基于LBS的扫码下单工具,后端系统则对接了超市的结算系统、促销系统、会员体系等,打通火星兔子账户和超市会员体系,完成线上交易的闭环。

  从升级成本来看,火星盒子落地速度快,成本低廉。与动辄投资千万美金的Amazon Go相比,火星兔子的落地成本非常低廉。目前,火星兔子整套系统均免费提供零售商使用,打造一个门店成本100元以内。 改变后端技术解决方案,1000个门店,成本差不多几百元内。落地速度快。火星兔子完成一家中型的超市门店(5万-8万个sku)的数据对接,用时基本在3-7天。对硬件设施也不需要做过多改造,只需要商超给出一条专门的收银通道。

  改造成本低,但是带来的效果却相当可观。

  聂迪算了了一笔账。一个超市,一个收银柜台需要“两班倒”,每个收银员一个月工资三四千,用火星兔子替代收银员后,收银通道一年就能省下八九万的费用,大型超市门店,有二三十个通道,假如三分之一使用了无人收银,一年就能省下八九十万。而大型连锁超市,两三百家门店,就能省下上亿的人工支出。

  从传统零售行业,转换到新零售赋能者,零售业七年的“老司机”聂迪相信,“通过新零售赋能,传统零售的坪效提升、成本下降、体验升级,空间还很大”。

  最近,罗森在南京开了家线下门店,开业当天销售额达到惊人的120000元,而业内同样市场、同等类别的便利店,平均销售规模也就8000-10000平,“这个空间提升空间是很大的”,聂迪说,而提升路径就是新零售的赋能。

  正是基于以上原因,火星盒子的落地速度很快,火星兔子已签约商超门店高达3万余家, 签约门店零售总额达到830亿元。

  在这些合作伙伴中,有浙江最大的零售企业世纪联华。世纪联华方面认为,“火星盒子提供的解决方案,降低了人工成本,提高用户的体验,而且改成成本低廉,系统使用稳定,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就将在我们杭州城区落地80多家门店。”

  更典型的案例是罗森集团。作为全球第二大便利店集团,在日本本土,罗森和松下联手,试点无人商店,RFID标签在这套系统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是,罗森在国内的新零售并没有沿用日本试点模式,反而牵手了火星盒子。

  罗森方面认为,“火星盒子和我们的合作,相较我们在日本罗森总部RFID解决方案,更加符合中国便利店的人群使用偏好和国情的解决方案,也是我们中国本土化战略的体现。”在新零售体系里飞驰电掣的火星盒子,未来主要的营收途径,可能是大数据。基于火星盒子C端用户跨平台的消费数据,个性化推荐的路子已经初步跑通:旗下火星惠大数据营销平台上线初期,优惠券核销率超过80%。

  第三,七年零售业老兵,回归零售本质。

  与很多从互联网行业切入新零售的创业者不同,聂迪是零售业的老兵,“前前后后有七年。”

  前段时间,聂迪见了一位投资人,对方头一句话就说,“你还在零售业啊?”

  企业初创时期,聂迪上午开会,处理公司事务,下午就跑到门店里蹲点,一蹲蹲到晚上八九点,持续了半年,“你要真搞清楚用户在干嘛,这个方法比较笨,但有效。”

  而之前在传统零售行业的经历,让聂迪能够看清传统零售业本质,洞察零售业痛点。

  比如,为传统零售业赋能,就不能和他们抢用户和数据。从这个维度来说,火星兔子打造了目前国内唯一一个跨超市、跨平台的准B2B2C模式的线上商超生态。在后端,火星兔子为每个超市、便利店设置独立财务账户,平台定期结算。

  “我们不会和便利店、商超去抢用户,这是我们的底线,从我第一天创业,就想清楚了,没变过。”聂迪说。有了这样的定位,线下零售对火星盒子没有任何戒心,其合作业态非常多元,包括海航集团旗下家得利、南京苏果集团、杭州世纪联华、日本罗森、罗森(中国)、北京京客隆、武汉中百集团、中石油旗下昆仑好客等等。

  与之对应的比如物美旗下的“多点”,其一直希望链接更多的商超,但是由于多点和物美的紧密关系,其他商超集团对多点戒心满满,很难超越物美平台。

  此外,互联网行业高举高打不一样,动辄谈“颠覆”、革命,动作凶悍,气焰嚣张,但聂迪相当接地气。纵观整个零售业态,毛利率不高,而且模式很重的业务模式非常多,经不起天翻地覆的瞎折腾,小步快跑的温和改良模式,更容易落地。

  前两年,曾有家大型商超希望自我颠覆,找到IBM等重塑内部ERP系统,花了两个亿,到现在整个模式还没跑通。

  而火星盒子的落地成本很低,“多酷炫的模式其实都能搞,但到底是不是有价值。”聂迪说。

  类似的话,朱啸虎也说过,“我觉得无人零售的账很难算清楚,所以迟迟没有出手。零售最终要回到商业本质上,便利店和零售超市有几个核心指标,日销多少?平效多少?核心指标是,你能不能比全家和7-11做得更强。如果做不到,你是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反正就是没有让我看到赚钱的可能性。”

  有了朱啸虎加持点赞领投,火星盒子在投资界的人气水涨船高,一大批投资人主动找了过来,下一轮投资指日可待。但融资是工具不是目的,所以聂迪没有一点放松。在新零售这个大风口上,尽管开局时入场者汹汹,但终局生还者必然寥寥,零售业的“老司机”聂迪要想跑得快,跑得远,智慧、勇气和执行缺一不可。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