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厕所革命”有多难?上公厕给奖金,家里建厕所给补贴

  如厕,一直是印度的“老大难”问题。露天大小便不仅是一种古老的“习惯”,还关乎信仰和尊严。

  为此,印度总理莫迪专门开展了“清洁印度运动”,希望到2019年彻底解决印度人露天大小便的问题——政府为鼓励当地家庭自建厕所而补贴75%的建造成本,世界银行也为印度发放了15亿美元的专项贷款。

  然而,让所有印度人都能在2019年底前进入厕所解决问题,并非易事。

  【7.3亿人无基本保障】

  今年8月,一部凭借“厕所与爱情”为主题的宝莱坞电影上映,描述了印度农村家庭普遍没有厕所、妇女必须在露天如厕的现象,又一次引起人们对这一社会问题的思考和热议。

  电影《厕所:爱情故事》截屏

  印度的13亿多人口中,大多数都居住在农村,厕所普及率相当低。人们习惯于在铁路、农田、森林、高速公路和水体旁露天排便。

  国际慈善机构“水援助组织”今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印度70%以上的农村地区缺乏完备的卫生设施,超过56%的印度人(约7.32亿人口)无法保证基本的卫生设施,是全世界“无厕所可用人口”最多的国家。

  特别是对于农村妇女来说,她们不得不经常面对奚落,有时甚至遭受性侵犯。

  2015年,印度东部恰尔肯德邦的一名17岁少女自杀身亡,原因就是父母拒绝在家里修建厕所,而在野外解手使她感到困窘。

  “水援助组织”报告说:“在印度,令人吃惊的是,有3.55亿妇女仍在等待厕所。如果她们都站成一排,可以围绕地球四圈。”

  在城市中,虽然厕所在大部分的家庭已经相当普及,但是人口庞大的贫民窟再次将厕所普及率拉低至全球平均线以下,约有1.57亿的城市人口没有厕所可用,占印度城市总人口的37%。

  【不仅是习惯,还关乎信仰】

  报告显示,印度政府推出“清洁印度运动”后,从2014年10月至2017年11月,印度已经建造了5200万个家庭厕所。

  商贩在厕所旁摆摊(新华社记者张迺杰摄)

  但比起卫生设施的改善,如何改变人们的卫生习惯显得更加艰难。在印度人看来,厕所与排便方式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还关乎到信仰和尊严——许多印度人认为厕所代表着不洁,并因此不愿在家里建造厕所和排便。

  而随着打破种姓制度运动的蔓延,许多低种姓印度人不愿意再去从事清理厕所的差事。

  这样一来,本就数量不足的旱厕、坑厕变得更加污秽不堪,从而导致更多人对去厕所排便产生抗拒。

  【上公厕一次发1卢比】

  上个月,一座妇女专用厕所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落成,这间印度第一个“粉红厕所”在很多方面都表现出对女性的关怀。例如,厕所内安装了一台女性用品自动售货机,并设有婴儿喂养区和一个专门处理废弃垃圾的焚化炉。

  印度第一间“粉红厕所”(新华社记者张迺杰摄)

  而在本周,一个专门为儿童建造的厕所也在新德里南部的贫民窟投入使用。这间厕所参照成人样式,针对坑位进行了缩小设计,可以解决附近数百名儿童的卫生问题。

  第一个专门为儿童设计的厕所在新德里普拉姆地区建成,共有15个坑位。(新华社记者张迺杰摄)

  在艾哈迈达巴德市,政府还推出了“如厕奖金”,使用公厕一次可获得1卢比(约合人民币1角)的“奖励”,以此推动厕所的使用。

  正如电影《厕所:爱情故事》中展现的那样,厕所目前已经逐步成为每个印度家庭的必备设施,而越来越多的印度民众也开始改变对厕所文化的认知。

  -END-

  记者:赵旭 胡晓明 侯鸿博

  视频:王玉珏

  编辑:林晶 刘一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