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52在柬埔寨的“影子战争”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18年1月刊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上,原作者是《空军》杂志的特约编辑约翰?科雷尔(John T. Correll)。科雷尔曾担任过18年的《空军》杂志主编。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尼克松和基辛格觉得,B-52轰炸机在柬埔寨开展的持续轰炸行动是有可能会瞒过国会和新闻界的。”

  美国空军的B-52轰炸机正在越南上空投弹

  背景概述

  1969年时的柬埔寨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中立国家”。1964年针对中南半岛局势而召开的日内瓦会议宣布柬埔寨是一个不结盟的国家,而且这一官方声明是长期有效的。

  尽管如此,柬埔寨的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Prince Norodom Sihanouk)相信河内方面将赢得越南战争,并于1965年断绝了与美国的关系。他允许北越方面和越共使用位于柬埔寨境内的前进基地,以便在南越境内展开活动。

  柬埔寨与南越的边界线绵延长达706英里(约1136千米),从中部的高地一直延伸到湄公河三角洲。沿着这条边境线分布着至少15个可供越共藏身的基地,其中一处位于“鹦鹉嘴”(Parrot’s Beak,译者注:这是柬埔寨东南部的一个地区),此处“钩进”南越境内,距离西贡市只有33英里(约53千米)远。

  除此之外,补给品沿着从“西哈努克港”(Sihanoukville),即柬埔寨沿海的磅逊港(Kompong Som)伸展出来的道路畅通无阻地运到了北越各个基地的兵营里。

  美国空军的UH-1P直升机正沿着“西哈努克小道”(Sihanouk Trail)巡逻,越共的武装力量通过这条小道将补给物资从西哈努克港运往越南

  驻越美军司令部曾经有一段时间想要消灭位于柬埔寨境内的这些“庇护所”,但林登?约翰逊总统(Lyndon B. Johnson)不允许这样做——约翰逊总统既没有意愿打赢这场战争,也不想就这样罢手。不过,他的继任者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M. Nixon)的想法却与他不同。

  1969年3月15日,尼克松总统批准对柬埔寨境内的基地展开轰炸,并坚持这一切要秘密地进行。当然了,只要炸弹一落下,北越和柬埔寨方面马上就会知道,但尼克松总统和他的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希望国会和新闻界不会知道这件事。

  从1969年3月到1970年5月,B-52轰炸机针对柬埔寨境内的目标起飞执行了3875次任务。只有少数身在战场和身在华盛顿的美国人才知道这一点。

  按理说,北越方面是无权“抱怨”美国空军对柬埔寨的轰炸行动的,因为他们自己否认在柬埔寨境内有北越战斗人员驻扎。美军的轰炸行动是通过一套精心制定的方案而开展的,美国人委婉地称之为“特别安全和报告程序”,这一秘密活动也由此而瞒过了美国国内民众的视线。通常,空勤人员们会得到任务简报,并起飞向南越境内的目标发起空袭,但是B-52在飞行途中会改变航线并轰炸位于柬埔寨附近的其他目标。

  身处一片“炸弹之海”中的B-52轰炸机,这些炸弹都是准备扔到东南亚地区的目标上的

  美国空军实际的空袭记录已经被销毁了。在伪造的空袭报告中,相关条目中所列出的原始轰炸目标都是位于南越境内的。特定的军官们通过“后门渠道”与飞行员沟通而时刻了解着实际发生的情况。

  随着美国和南越地面部队在1970年对柬埔寨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入侵”(译者注:1970年3月,在西哈努克亲王出访苏联之际,柬埔寨国内的右翼势力朗诺集团在美国的策划和协助下发动了政变,废黜了西哈努克,将美国势力正式引入了柬埔寨国内,接着,在当年4月30日,10万美国和南越军队入侵柬埔寨),美军在柬埔寨的行动开始逐渐为世人所知,但代号为“菜单行动”(Operation Menu)的B-52秘密轰炸活动却依旧不为世人所知,直到1973年7月在参议院召开的一次戏剧性的听证会上才被公开。

  “越共庇护所”

  西哈努克此时已经在怀疑他与北越和越共所做的这笔“交易”了——北越方面派出了30多万人的军队,占领了柬埔寨北部的几个省份,并把当地的大部分柬埔寨人都赶了出去。考虑到被越南统治这一历史上就存在过的威胁,西哈努克打算做两手准备了:在1968年,他几乎是“邀请”美国人发起了进攻。

  “我们不想在柬埔寨的土地上有任何越南人”,西哈努克对前来的一位美国使节这样说道。“如果你们能解决我们的问题,那么我们将会非常高兴。我们并不反对(美军)在无人居住的地区(对越共)穷追不舍。我想要你们迫使越共离开柬埔寨——在那些没有柬埔寨人口居住的‘无人区’,在这种情况下,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尼克松在入主白宫之后倾向于采取行动(译者注:尼克松在1969年1月20日正式就任美国总统)。据基辛格所说,早在举行就职典礼前,还在致力于竞选活动的尼克松就给他发来过一张便条,要求他提供一份关于柬埔寨的报告,而且尼克松还说:“我们正在采取什么行动——如果有的话——来摧毁(越共)在那里的建设活动呢?”

  B-52地毯式轰炸留下的弹坑

  1969年2月,美国军事援助越南司令部(Military Assistance Command)的克赖顿?艾布拉姆斯将军(Gen. Creighton W. Abrams)再次要求轰炸位于柬埔寨境内的“越共庇护所”。美国驻南越大使埃尔斯沃思?邦克(Ellsworth Bunker)支持这一提议,但国务卿威廉?罗杰斯(William P. Rogers)和国防部长梅尔文?莱尔德(Melvin R. Laird)则表示反对。

  尼克松在回忆录中说:“他们担心,如果我把战争扩大到柬埔寨,就会引发国会和媒体的愤怒。”实际上情况并非如此。莱尔德反对的是“保密”,而不是“轰炸”。莱尔德说:“我全心全意地希望能空袭位于柬埔寨境内的那些目标,但我希望将这一切公之于众。”

  正如基辛格后来所说的那样,保密应该是暂时的。“我们最初的打算是只要柬埔寨或北越方面有所回应就承认我们最初发起的空袭——我们确信柬埔寨或北越方面是会作出回应的”,基辛格这样说道。“可没想到河内方面并没有进行抗议,而西哈努克不但没有表示反对,反而把轰炸当成了一件与他无关的事,因为轰炸发生在完全被北越军队所占领的地区。”

  虽然北越和柬埔寨方面没有作出回应,但美国政府在接下来三年的时间里也始终保守着轰炸柬埔寨这一行动的秘密。

  秘密命令

  五角大楼派出一名在运用B-52轰炸机方面有丰富经验的联合参谋军官与基辛格就可能的选项进行了讨论,并最终提出了一个计划大纲。他们认为,定期由关岛起飞空袭南越境内目标的B-52轰炸机(这一任务代号为“弧光行动”)可以用来对轰炸柬埔寨的行动进行掩护:一旦这些B-52轰炸机升空,机组人员就会收到新的目标指示。对柬埔寨的空袭将由地面上的“定点轰炸”(Combat Skyspot)雷达系统控制——该系统将引导着B-52越过柬越边界前往投放炸弹的准确地点。

  在“弧光行动”的一次任务期间,一架B-52轰炸机正在投弹

  基辛格原本建议,参与行动的B-52机组人员不应被告知他们的真实目的地,但有人告诉基辛格说飞行员和领航员通过飞机上搭载的仪器设备能够知道他们已经飞到了柬埔寨上空。

  那些被认为“需要知道这件事”的人的名单是很短的。在尼克松的指示下,基辛格向国会中的一些领导者简要介绍了相关的情况。在五角大楼里,只有国防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和其他一些人才知晓此事。甚至连美国空军部长和空军副总参谋长都没有被告知此事。

  在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里,只有战略空军总司令和一位作战计划人员知道此事;在太平洋司令部以及驻扎在西贡的军事援助越南司令部和第7航空队中,也是只有最低数量的人员才知道此事。在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战略空军司令部空中分部的指挥官亲自向执行任务的B-52飞行员和领航员简要通报情况,但其他的机组人员则一个也不通知。所有的此类任务都将在晚上进行。

  上述“任务链”中的一个关键节点是位于南越边和(Biên Hòa,该市是越南南部同奈省的省会,位于西贡市以东30千米处)空军基地的“定点轰炸”雷达站,该雷达站由战略空军司令部的人员操纵,但处在第7航空队的作战控制之下。1969年时边和空军基地雷达站的主管是哈尔?奈特少校(Maj. Hal Knight)。

  在执行这类任务的前一个下午,一位特殊的信使会把所要轰炸的新目标装在一个扁平的马尼拉纸信封里并带给奈特少校。奈特少校手下的雷达操纵人员会准备好计算机和输入数据的磁带,并在当天夜间晚些时候将目标坐标传送给B-52轰炸机。在空袭完成后,奈特少校会收集并烧毁每一张写有实际空袭地点的纸片。在之后撰写的空袭报告中,奈特少校会在“原始轰炸目标”一项中填上位于南越境内的地理坐标(译者在这里忍不住想评论一句:可见即便是那些所谓的“原始资料”有时候也是不可信的)。

  正如越南战争时期美军第2野战部队(Field Force Ⅱ)的指挥官小布鲁斯?帕尔默陆军上将(Gen. Bruce Palmer Jr.)在他的《二十五年战争》(The 25-Year War)一书中所说的那样,这套体系“把军方置于一个不可能的位置上,即针对一场完全合法的战时行动而彻底对公众撒谎”。这种做法对“让敌人无法知道这一行动”没有任何作用,因为我们必须让敌人知道这一切;这一决定在“提高参战机组人员发动空袭时的安全”方面也没有丝毫的作用。

  “菜单行动”

  第一次空袭发生在1969年3月18日,这一天有48架B-52轰炸机在中途转飞柬埔寨的“鱼钩”(Fish Hook,译者注:所谓“鱼钩地区”是指柬埔寨磅湛省东部与南越西宁、平隆等省接壤的一块地区,包括从斯努—棉末—克列的第七号公路以东的部分,其形状似鱼钩)地区,该地区在西宁省(T?y Ninh)北部伸入越南境内。所要轰炸的目标的代号是“早餐”,据一位内部人士的说法,之所以这样叫是因为当年2月份在五角大楼举行的一次重要的早餐会上制定了空袭计划的基本原则。

  整个轰炸行动被称为“菜单行动”,具体的轰炸目标是六处越共“藏身庇护所”的所在地,分别被赋予了“早餐”“小吃”“午餐”“晚餐”“夜宵”和“甜点”的代号。帕尔默陆军上将表示,这些代号是“索然无味的”。

  “菜单行动”的轰炸目标示意图。从1969年3月到1970年5月,美国空军的B-52轰炸机共针对柬埔寨境内的“菜单行动”轰炸目标起飞了3875个架次。这些空袭活动直接针对的是六处被赋予了代号的北越和越共基地区域。这六处基地区域分别是:350—“甜点”;351—“小吃”;352—“晚餐”;353—“早餐”;609—“午餐”;740—“夜宵”

  正如美国国防部后来解释的那样,每一次任务都是这样的,即参加“菜单行动”的飞机在其飞行的最后一段航程中将飞越那些位于南越境内的目标,并向“菜单行动”目标区域庇护所中的敌人投放炸弹。

  表1.“菜单行动”中美军针对各个目标的起飞架次及投弹吨数表(数据来自美国国防部)

  基辛格在他的回忆录中描述道,诸如“五角大楼设计的‘两本账目’”一类的做法是必要的,此举是为了保持追踪关于飞行小时数和飞行任务的后勤数据,因为这些数据确定了所需的油料和弹药的数量,以及能让地勤人员预判所需的零部件的数量。

  对“菜单行动”的保密并不是天衣无缝的。当年5月9日,威廉?比彻(William M. Beecher)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一篇概述性质的文章中报道说,“根据来源于尼克松政府的消息,最近几周美国的B-52轰炸机首次空袭了几处位于柬埔寨境内的越共和北越的物资供应点及基地兵营,但是柬埔寨方面并没有提出任何抗议。”

  在基辛格的要求下,联邦调查局对白宫和五角大楼的17名官员进行了窃听,但并未抓住任何泄密者。

  入侵行动

  1970年5月1日,随着1.5万名美军和一些南越地面部队“入侵”了柬埔寨(旨在摧毁北越和越共的基地),美国人的行动开始变得公开化了。以朗诺为首的柬埔寨新政权推翻了西哈努克,并对这次入侵表示欢迎。朗诺让北越人离开柬埔寨这个国家,并关闭了原本服务于北越人的西哈努克港。西哈努克流亡到了中国,并巩固了他与北越方面的关系。

  尼克松总统在电视上宣布这次入侵行动时说:“过去五年来,美国和南越都没有采取行动去摧毁这些敌方的‘庇护所’,因为我们不想侵犯一个中立国家的领土。”

  1970年,在一次宣布入侵柬埔寨的电视讲话上,理查德?尼克松总统正在指出沿着柬越边境分布的北越“庇护所”

  “行动菜单”与美越联军的入侵行动有数周的重叠,但不久之后就让位于由美军轰炸机和战斗轰炸机开展的非秘密空袭行动了,即便是入侵行动在当年6月份结束后,空袭依旧在继续进行着。

  政界人士、新闻界和学生随后对美军的这次入侵发起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1970年12月,针对国防拨款法案而提出的《库珀-丘奇修正案》(Cooper-Church Amendment)禁止在老挝或柬埔寨动用任何的美国地面部队。

  在那些因为事态发展而受到影响的人中,原边和空军基地“定点轰炸”雷达站的指挥官哈尔?奈特少校已经再也无法在空军中服役了——他对伪造报告的顾虑导致其被给予了两个糟糕的处分:他被从晋升的名单中除名,尔后又被军队“解雇”。

  1972年12月,奈特写信给美国著名的五角大楼批评人士、参议员威廉?普罗克斯米尔(William Proxmire,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人),透露了这一秘密轰炸事件。接着,普罗克斯米尔将这封信转交给了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成员哈罗德?休斯参议员(Harold Hughes,衣阿华州民主党人),休斯也是这场战争的主要反对者之一。休斯在“充分利用”这些材料上花费了不少时间。

  参议员威廉?普罗克斯米尔,他也是美国空军E-3预警机项目的早期批评者之一。此人曾因曝光政府中的浪费和欺诈行为而获得了很高的名望

  在越南战争于1973年1月停火后,针对柬埔寨的空中行动仍然在继续进行着。美国政府认为,轰炸是有必要的,旨在迫使河内方面同意在柬埔寨按照相关协议的要求同时停火。

  1973年3月,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要求国防部提供关于在柬埔寨开展的空中行动的记录。在国防部随后提交的报告中却没有提到1970年5月之前任何有关B-52空袭柬埔寨的情况。

  国会的调查

  1973年夏,参议院对美军在柬埔寨的空袭行动的质询达到了“沸点”。尼克松当时深受日益扩大的“水门事件”这一丑闻的影响,同时又面临着国会“切断资金”的威胁。1973年6月30日,尼克松被迫同意,除非他得到国会的批准,否则必须在8月15日之前结束对柬埔寨的轰炸。

  1973年7月12日,曾在1969年担任美国空军第7航空队司令的乔治?布朗将军(Gen. George S. Brown)被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正式确认为新一任美国空军参谋长。休斯参议员问布朗将军是否在1970年5月之前对柬埔寨发起过空袭,布朗立即请求委员会召开秘密会议,他在会上说确实进行过轰炸活动。

  乔治?布朗将军,美国空军第8任参谋长。就是他把秘密轰炸柬埔寨的事告知了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

  奈特少校被要求出面作证。7月16日,国防部长詹姆斯?施莱辛格(James R. Schlesinger)承认,B-52在1969年和1970年确实秘密轰炸了柬埔寨。五角大楼方面则说:“奈特先生概述的‘销毁文件和其他材料’一事已经得到了上级的批准”。

  詹姆斯?施莱辛格,美国第12任国防部长

  当时已经不再任职的前国防部长莱尔德表示,他曾批准过“一个单独的报告程序”,但他“没有授权对任何记录进行伪造”,也不知道有关烧毁文件或报告的情况。基辛格则告诉《纽约时报》说,白宫方面“既没有下令也没有意识到有任何伪造记录的行为”,而且他认为伪造记录的行为是“极其恶劣的”。

  在“菜单轰炸”行动期间担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厄尔?惠勒将军(Gen. Earle G. Wheeler)说,尼克松总统曾亲自要求对这次行动采取最严格的保密措施。惠勒说,军方已经设计了“双重报告体系”的机制,但并不是“有意进行欺骗”,因为无论根据哪条军法的规定,“有意进行欺骗”都将成为当事人遭受“伪造指控”的依据。指挥系统中的关键人士是知道所发生的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的。

  厄尔?惠勒,美国陆军上将,美国第6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五角大楼在当年8月份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列出了轰炸行动的事实和数据,并称:“上报体系中的每个人都收到并报告了他所需要知道的信息。那些没有必要了解‘菜单行动’的人是无法察觉到‘菜单行动’和其他任何飞行架次之间的区别的。”

  最后的帷幕

  B-52轰炸机和其他美国飞机在柬埔寨上空的飞行任务在8月15日这一“截止日期”到来后就终止了。美国空军在空袭方面的努力通常被认为是巩固了朗诺政权的地位,并为朗诺政权多争取到了一点时间。

  1974年7月,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拒绝在其提出的针对尼克松的弹劾条款中加入“伪造记录”这一条,尽管有人大肆鼓噪着要这样做。

  美国第37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尼克松出身贫寒,靠自学成才考上了当时还不算太出名的杜克大学。在1960年与肯尼迪竞选总统的交锋中,肯尼迪家族通过精心策划的公关和金钱攻势以及对媒体的操纵而让尼克松败选(这一幕与2016年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大选何曾相似,只不过特朗普最终赢得了大选)。例如,在大选中肯尼迪坚称美国的弹道导弹数量远远少于苏联,并以此指责共和党政府失职,尼克松身为时任副总统了解实情(美国约有1000枚弹道导弹,苏联则不足30枚),但为了保守国家机密却无法说破。此外还有很多证据表明,肯尼迪通过约几万张舞弊选票左右了大选的结局,共和党阵营(包括艾森豪威尔总统在内)纷纷劝说尼克松要查清楚,但尼克松没有这样做,因为他认为这将破坏总统职位和美国的声誉。总之,虽然表面上尼克松是美国历史上口碑最差的总统之一,然而与美国媒体营造的肯尼迪神话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很多严肃历史学家的眼中,尼克松与肯尼迪的政治遗产的价值却恰恰与民众的口碑相反。(以上内容可参见英国保守主义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的《现代——从1919年到2000年的世界》和《美国人的历史》等著作)

  几乎是在1975年北越攻入并推翻了南越政权的同时,柬埔寨左派势力“红色高棉”的武装力量攻下了金边,推翻了朗诺政权,并将这个国家的名字改为“民主柬埔寨”(译者注:之前柬埔寨的国名叫“柬埔寨王国”)。在随后的恐怖统治时期,约有200万至300万柬埔寨人死亡。

  西哈努克和红色高棉武装一起回到了柬埔寨,红色高棉让西哈努克担任了民主柬埔寨的国家元首,后来因双方不和又将西哈努克软禁了起来。1979年越南人击败了红色高棉时,西哈努克终于获救,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联合国的发言中为红色高棉辩护,并称柬埔寨这个国家真正的敌人是越南。

  1993年,西哈努克被重新推选为国王,这也是他在1955年退位时的头衔——他在1955年时的退位可视为一种“政治策略”,旨在以首相的身份获得更大的政治优势。西哈努克在他余下的岁月中一直保留着名义上的“柬埔寨国家元首”的头衔,但不再行使任何实权。而自1997年以来,柬埔寨一直处于由红色高棉演变而来的柬埔寨人民党的牢固控制之下。(译者注:原文对柬埔寨国内政治的描述有若干有疑问之处,在此只是按照原文译出,并不代表赞同或反对原文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