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因“壮阳”谬论被吃濒危的动物

  由于认为禾花雀(学名黄胸鹀)有滋补强壮的作用,因而在民间加以衍生,错误地宣传食用以禾花雀为主要原料堡制的汤可以补肾壮阳,极大地提高男性的性能力。上周12月5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官网宣布更新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将黄胸鹀的评级从“濒危”升为“极危”。从2000年的“无危”到“濒危”仅仅只有17年的时间。但您也许不知!其实,除了禾花雀还有很多因“补肾壮阳”谬论而濒危的动物。

  果子狸因非典逃过一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Ⅲ)

  果子狸肉一直被视为难得的山珍野味和滋补佳品,被人们推崇为山珍之首,素有“山中好吃果子狸,水里好吃白鳝鱼”的美称,南方很多地方更是把果子狸当成“壮阳野味首选”,而当年全国果子狸人工养殖规模巨大,只因2003年的“非典”,最终导致整个行业消失。2003年4月起,我国广东、香港、北京等地爆发了流行病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并在全球扩散,造成近800人死亡,而在国内“非典”成为SARS的代名词,SARS病毒从何而来,一直都充满了争议。当时,科学家鉴定出SARS病毒的罪魁祸首是一株冠状病毒,并在广东牲禽市场上所销售的果子狸中发现了基因类似的病毒,从此果子狸背上了无数的骂名。直到14年后,科研人员找到真凶——蝙蝠,才证明了它的“清白”,只是作为中间宿主传播SARS病毒。

  中华鲎(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是一种古老的生物,早在3亿多年前的泥盆纪就生活在地球上,至今仍保持其形态,堪称海洋里的远古遗民,它与三叶虫是同一个期纪的动物,因此有“生物活化石”之称。繁殖时,瘦小的雄鲎用它们钩住肥大的雌鲎腹甲的后侧缘,由雌鲎驮着,蹒跚而行,形影不离,故鲎又享有“海底鸳鸯”之美称。生长速度慢,雄的脱15次皮,而在第13年成成体;雌的脱16次皮,于第14年成成体,它的肉、壳、尾自古均可入药。

  虎纹蛙(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又叫水鸡,它的个头长得魁梧壮实,有“亚洲之蛙”之称。而这种田间捕虫“猛虎”,却因“营养丰富 稳精壮阳”的谬论,一直被大量捕杀,广东广西两省七十年代年收购量达到60吨左右,成了濒危动物,1989年就已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大鲵(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极危(CR

  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两栖动物,因叫声像婴儿的哭声,被人又称为“娃娃鱼”。 它一直是传统的名贵药用动物,具有滋阴补肾、补血行气的功效,加之生存环境丧失、栖息地破坏导致种群急剧下降,分布区成倍缩小,处于濒危状态。

  长江白鲟(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鲟类最早出现于距今2亿3千万年前的早三叠纪,它们与大熊猫一样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是研究鱼类和脊椎动物进化的活化石,长江白鲟是一种超级大的鱼,民间传说有“千斤腊子(中华鲟)万斤象(白鲟)”的说法,五吨的白鲟应该是有些夸张了,但是确实有过七米多长、一吨多重的个体被捕捞到。作为长江中濒临灭绝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鲟的肉自古就被视为上品,并和鲥、枪(白鲟)、鮠和甲并称四大名鱼。但是白鲟生长周期很长,常年的过度捕捞对白鲟资源破坏极大,许多白鲟还未成年就被捕捞。而且随着长江水质恶化、各种水利设施修建阻挠洄游水道等原因,长江白鲟已经极为罕见,甚至有学者认为它已经灭绝了。2003年,在宜宾捕捞到一只3米长的个体,水产专家在对其进行抢救之后将其放生,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见过野生长江白鲟。

  松江鲈鱼(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为沿海洄游性鱼类,能生长在咸淡水和纯淡水中。每年春天,幼鱼从长江口游到内河生长育肥;到秋季,性成熟后,再游到长江口海水与淡水交界处产卵,繁殖后代,周而复始。松江鲈鱼原来并不少见,在20世纪50年代 ,秋季汛期时,捕获量可达万斤。松江上点年纪的人可能都尝过四鳃鲈。后来因为不断地造闸建坝,破坏了鲈鱼的洄游线路,加上不断增加的水源污染,影响了鲈鱼的生存环境,还有人们的继续食用导致松江鲈鱼产量越来越少,到20世纪70年代基本上捕不到鲈鱼了。曾被被乾隆御赐为“江南第一名鱼”!李时珍《本草纲目》称:“松江鲈鱼,补五脏,益筋骨,和肠胃,益肝肾,治水气,安胎补中,多食宜人。”

  山瑞鳖(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濒危(EN

  外形和市场上的常见的“甲鱼”相似,曾经广泛分布在广西、广东、贵州、云南等省,其中以广西西部地区数量较多。但目前山瑞鳖野生数量呈逐年减少的趋势,是极危物种。过去除供应国内市场需求外,每年还大量出口香港,数量以吨计。中医传统理论认为山瑞鳖肉鲜美,营养价值高,滋阴壮阳,是冬令补品。

  象拔蚌

  又称海笋,属于软体动物门,是一种海产贝类,触须如粗壮的肉管子,当它寻觅食物时便伸展出来,形状宛如象拔一般,故得象拔蚌之美名。原产地在美国和加拿大北太平洋沿海,有“壮阳壮腰,补肾虚,提高免疫力”药性,但自从亚洲移民开始捕食北美的象拔蚌,使当地的象拔蚌变成濒临绝种。幸好上世纪90年代开始人工养殖,才减缓了原产地象拔蚌走向绝灭。

  “皮可穿、毛可用、肉可食、器官可入药”对待野生动物的理念,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和科技的日新月异,早已被绝大多数人抵制,一个物种接一个物种的的濒危,终将显露多米诺骨牌效应,而最终受害的还是我们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