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四人帮”时,唯一反对杀江青的,是徐向前元帅,不是陈云!

  (陈冠任原创,发表于百家号,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洗稿和抓取)

  1981年春,经过几个月对“四人帮”的审判,1月23日,最高法院最高法庭进行宣判。作为“四人帮”的主犯,江青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个判决,使得社会上一度流传的“杀江青”得以否决——二年期满后就改为了无期徒刑。

  对于党中央反对杀江青的人,网络上一直流传一个说法,是党的元老级人物陈云力排众议。

  但是,本人经过考证,力排众议的,并不是陈云。

  查《陈云传》,对陈云“力排众议”没有记载。

  陈云过问过审判“四人帮”的工作。《陈云传》记载,陈云于审判“四人帮”乃至判决一直十分关注。《陈云传》专门记载了他于审判和判决“四人帮”和林彪集团两案的过问和态度。摘录《陈云传》有关的文字如下:

  1980年11月17日,陈云听取王鹤寿关于第五次全国“两案”审理工作座谈会情况的汇报,同意“两案”审理领导小组提出的除对少数罪行重、民愤大的坏分子追究法律责任、进行党纪处分外,对有牵连的人采取宽大处理、区别对待的政策。经过一天考虑,19日,陈云就“两案”审理工作写下重要批语。他指出: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内乱。但这是一场政治斗争。这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的政治斗争。这场政治斗争被若干个阴谋野心家所利用了。在这场斗争中,有许多干部、党员、非党人士受到了伤害。但‘文化大革命’从全局来说,终究是一场政治斗争。因此,除了对于若干阴谋野心家必须另行处理以外,对于其他有牵连的人,必须以政治斗争的办法来处理。对于这场政治斗争,不能从局部角度、暂时的观点来处理,必须从全局观点、以党的最高利益、长远利益为出发点来处理:这种处理办法,既必须看到这场斗争的特定历史条件,更必须看到处理这场政治斗争应该让我们党今后若干代的所有共产党人,在党内斗争中取得教训,从而对于党内斗争采取正确的办法。这是处理这场政治斗争的前提。”(见《陈云文选》第三卷,第304页)

  这是《陈云传》对于陈云过问审判“四人帮”的记载。

  这一段记载表明了几点:一,《陈云传》中没有写他不同意对江青判处死刑;二,他有“除了对于若干阴谋野心家必须另行处理以外,对于其他有牵连的人,必须以政治斗争的办法来处理”的批示,从中可以看出他支持“对于若干阴谋野心家必须另行处理”——即对主犯在“政治斗争的办法”外另行处理,而党内“政治斗争的办法”一般是“不杀”和“以教育为主”的,说明陈云对“四人帮”是主张重判的。

  再查,所谓“陈云力排众议反对杀江青”的说法,最早是出自于一非党史研究的作家性的作者之手。此文最早见某地方的历史刊物。据本人所知,当时地方刊物发表的文稿,不少是没经过严格审批的。因此,这篇“力排众议”的文章的权威性乃至可信度,也有待于考证。

  那么,在众口一辞的“杀江青,平民愤”中,为何没有杀江青呢?事实上,确是因为有人反对杀江青。

  这个人不是陈云。那么,此人是谁呢?

  他就是德高望重的徐向前元帅。

  徐向前反对杀江青是在中央会议上记录在案的,且在党中央高层为很多人周知。对此,徐向前元帅的秘书李尔炳少将在纪念洪学智上将的一篇文章《不朽的丰碑——纪念洪学智同志诞辰100周年》中专门谈了这件事:

  “在审判‘四人帮’期间,有一天,洪老来看徐帅。一进门就说,老帅呀,唯一的一票啊,好啊,老帅的意见还是有作用的。什么唯一的一票?老帅事后才向我们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中央在讨论对江青的量刑时,多数同志主张杀江青,只有徐帅提出,从国际国内的大局考虑,建议不杀江青。中央采纳了徐帅的意见。”

  从李尔炳将军的记载中,可以看出如下几点:一,洪学智(即文中的“洪老”)也知道这件事,即徐向前的反对,在党内已不是什么秘密,不是仅仅少数人知道的事;二,洪学智说的“唯一的一票啊”,说明当时除了徐向前之外,没有其他人反对。由此,也可推断“陈云力排众议”为不实;三,徐向前本人亲口讲述这件事,李尔炳等人工作人员亲耳听见。徐向前一贯很少讲述自己的,所以讲出,可见此事他是做了的。

  因此,审判“四人帮”时,唯一反对杀江青的,是徐向前元帅,而不是陈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