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摇已经成为数千万网民的指定野迪舞蹈

  几个月前想写这篇文章,却迟迟拖延到现在,一直到近日又开始有不少读者讨论牌牌琦,我们终于动了笔。十分庆幸的是,在现有的所有电音公众号当中,似乎还没有人敢于迈出这一步,讨论一下土嗨文化目前最“高深莫测”的大众动作——社会摇。

  面对现在社会摇的泛滥,我们认为是有利有弊的。利,体现在大部分国人终于不再把“社会摇”当成一种音乐风格,现在终于把它当成一种舞蹈类型,但其实这些人依然不知道这些音乐的音乐风格是什么。弊,在于“蹦迪”这个词更加肮脏了,引发了很多人的误解,大众对电音的定义也被毁得一塌糊涂。

  在从来不听电音,不了解电音的吃瓜群众看来,电音不过只是一种简单的音乐风格,它哪有什么数百乃至数千种分支?不要跟我说什么Riddim Dubstep,什么Goa Trance,什么Deathstep,老夫只跳社会摇。在他们的观念中,牌牌琦绝对是新一任“电音之王”。

  为了探索“社会摇”这种神奇的舞种,以及了解“牌牌琦”这位传奇般的社会摇代表人物,我们擦着眼泪忍痛下载了富有“土嗨界第一App”之称的快手,并被迫同步登陆了账号。我们在第一时间搜索了社会摇代表人物牌牌琦,发现他的粉丝数已经从上个月的2600万暴增至2861.6万。

  亲民的牌牌琦在介绍中写到,“全网第二社会摇,第一是大家的”。也就是说,牌牌琦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毕竟都是社会上的人,分分钟拿砍刀,不玩微信/QQ等恶俗的社交App。对于牌牌琦等社会摇舞者来说,快手才是他们的家,毕竟这里有几亿土嗨等着牌牌琦每晚直播。

  来看看牌牌琦社会摇大军团的“机械舞”,如此与音乐完美结合的舞姿,每一个视频拥有数千万播放量。而评论区更是完全颠覆了电音爱好者们的三观。也许在电音爱好者看来,这是恶俗到极致,完全侮辱电子音乐的行为,但我们惊讶地发现,评论区绝大部分都是支持者。

  当时我们在朋友圈吐槽社会摇,与牌牌琦大军在快手上的评价是完全不同的。风向就不一样。在牌牌琦的快手上,不仅只有少量Haters,而且如果你说社会摇很蠢,侮辱了电子音乐,或是直言这不过是一群土嗨的最新出口,那么或许你会被“牌家”大量粉丝集体围攻。

  那么,为什么我们说社会摇针对是一群土嗨?这是在骂人吗?还是这群人真的符合土嗨这个定义呢?当然是后者。意料之中,牌牌琦与其他快手用户一样,都把电音称之为DJ,他们完全不知道DJ是一种职业而不是音乐风格。客观来说,他们自觉地论证着土嗨的定义。

  虽然从零几年便开始科普土嗨是什么,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土嗨的意思,因此复述。土嗨这个词在零几年诞生,特指一种当时十分常见的人群,他们不知道DJ的正确意思,误以为DJ是一种音乐风格。牌牌琦也是如此。但现在很多人对土嗨的理解已经与土嗨的本意大相径庭。

  社会摇不仅是一种舞蹈,而且在牌牌琦等人的眼中,喜爱这种舞蹈的/跳这种舞蹈的,都叫社会摇。社会摇更像是他们的文化体现,他们用来作为背景音乐的单曲,几乎都是盗曲的东西,例如被7妹/虞姬等人盗歌改名的Melbourne Bounce就是社会摇众人口中的最适合社会摇的“DJ舞曲”或“动感DJ”。

  社会摇对电子音乐的定义和欣赏,与我们对电子音乐的定义和欣赏截然不同。任何一种音乐风格,即使是Psy-trance或者Trap,如果被盗歌者改名成“社会摇必备社会人最爱牌牌琦御用劲爆车载工体EA7非主流DJ”,依然会被社会摇舞者们所采用。他们对盗歌的传播做了很大的“贡献”。

  这也正是为什么人们总是会把抄袭/盗歌/冒充,与土嗨产生一些非字面上的关联的原因。就好比王绎龙/大张伟,即使他们现在不会把电音叫成DJ,并且深刻地理解DJ的正确意思,人们依然认为他们是土嗨。那些盗歌者,以及冒充的夜店亦是同理。正是因为文化上,它们确实相挂钩。

  牌牌琦不仅是最红的社会摇人物,有着“原创社会摇”的美誉,更加夸张的是,以前段时间的快手分析数据来说,牌牌琦是今年涨粉速度最快的快手用户。相比之下,即使是以喊麦和土嗨而远近闻名的MC天佑,粉丝月增长速度也远远不如牌牌琦。

  即使在快手上几乎所有知名用户都存在把电音错误称之为DJ的习惯,也很少人站出来纠正DJ到底是什么意思。即使有人站出来科普DJ的正确意思,也会被这群土嗨怼得一塌糊涂。并没有什么正确的三观可言。

  这么说起来,那些在快手上直播打碟,把自己播放的音乐称之为“80后都知道的DJ”的“网络DJ”们,也就并不是什么特例了。如果说快手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平台,用户质量就是这样的,那他们之所以能火,也正是因为他们刚好是这群用户的一盘菜。粉丝和偶像本身建立了观点相同的基础。

  写这篇文章,其实我们也做好了可能被喷的准备。虽然95%以上的人会支持我们,但即便是揭露一些丑恶的嘴脸,也会有人给我们扣上“喷子”的帽子。况且如果牌牌琦大军发动攻击,恐怕就我们这9万多电音爱好者粉丝数,还真扛不住牌牌琦那2800多万的社会摇爱好者。

  不过该写的东西,我们还是必须把它写出来。一直以来,我们揭露了很多抄袭/盗歌/冒充/土嗨的行为,到现在我们也从来不认为有任何不妥。社会摇为什么会被99%的电音爱好者所反感?难道只是因为“看起来Low”?恐怕不止。至少我们都不希望电子音乐背负这样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