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为留学“卖”自己的还款人:我是活股票 还不上钱会着急

“我那个时候23岁,不想放弃梦想。”从世界排名前十的艺术院校——美国纽约视觉艺术学院顺利毕业,即将还完欠款,邓林杰终于有勇气看了看2015年自己发的众筹50万元学费的微博,评论里有人鼓励他,也有人说他是骗子……

1月13日,《紧急呼叫》连线邓林杰,听他讲述众筹、留学、还款的那些故事。

紧急呼叫:现在已经还完债了么?

邓林杰:还没还完,还款截止时间是2018年1月1日,我发现还有54个好心人联系不到,有一些有联系方式,但现在无效了。之前已经还了57万多,加上利息之后还剩三万元欠款。

紧急呼叫:曾经给你过捐助的人,应该怎样联系到你?

邓林杰:可以在微博、微信搜索“邓林杰”,私信我。

紧急呼叫:你当初为什么会众筹留学的费用?

邓林杰:想过在国内申请奖学金但没成功,国际生又很难获得美国的奖学金。我那个时候才23岁,不想放弃自己的梦想。这是我的梦想学府,我不想眼睁睁看着offer变成废纸,我不想强迫父母砸锅卖铁给我交学费。我只有自己,所以我作为一个活股票,可以通过大家的投资,大家的帮助来实现梦想。

紧急呼叫:既然知道家庭无法支付高昂的学费,为什么还要去申请这样的学校?

邓林杰:我先埋头苦干,先去争取拿offer,再去考虑金钱的东西,但没想到最后我通过了。通过之后我选择众筹。如果说我真的借到钱,那说明我的梦想听到了回声,是大家看到我的价值。我如果最后还了钱,那说明这两年我锻炼了独立生存的本领。我出去也是一个穷学生,为什么不穷到国外,那个时候不有一句流行语叫“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看看”。

>>>视频 | 明明有很多办法 为什么要选众筹这个“捷径”?

紧急呼叫:你拿到offer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

邓林杰:我第一反应是我终于能够坐飞机,冲出宿舍,走向世界,那是我的第一反应。再后来一看这个学费好高,而且还是美金,就傻掉了。

紧急呼叫:你什么时候才开始真正萌生了要做众筹的想法?

邓林杰:我是在4月15日之后拿到offer。说实话,众筹我并没有想到自己可以筹到钱,我只是想我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我就去试一试。

紧急呼叫:当你决定做这个事情之后,你是马上在微博发了这样的消息吗?

邓林杰:我做完决定之后,就开始去准备那样的九张图片,第一是我举着,我去参加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会议,然后我就提前做好一个牌子,叫“谢谢大家”。

紧急呼叫:还记得你当时第一笔是来自于谁,多少钱?

邓林杰:当时第一笔是来自我的一个学长,我在艺考的时候他当时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我常向他请教。他通过支付宝给我转账一百元。他写了一句话,他说将来我不需要你还钱,也不需要你的利息,我只是希望在你将来办展览的时候,能够给我一张你的门票。

紧急呼叫:这50万元的学费是花了多长时间筹集到的?

邓林杰:我用了七天的时间。但有人质疑我是骗钱的,那个时候就觉得原来语言真的是有杀伤力的。我当时直接跑到好朋友家,我说能不能不干了,我删除掉了,我觉得太害怕了,他们骂得很厉害。

紧急呼叫:那个时候有说放弃这个想法,不众筹了,这书你也不读了?

邓林杰:有过,因为当时我是第三天去(朋友家)的,当时我已经筹到二十多万了。我朋友就说不行,邓林杰,你这个就是弹出的箭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你必须硬着头皮走。我实现我的梦想,我后来在网上跟大家澄清。我就觉得如果真的有价值,就把自己亮出来,我就向所有人借钱,而且我还你20%利息。“用行动证明我不是骗子,这个世界就会闭嘴”。

>>>视频 | 想过放弃吗?邓林杰哽咽流泪谈出国留学经历

紧急呼叫:你当时背着五十万的债务去纽约,怎么去赚钱还钱?

邓林杰:我从飞机一落地开始就开始想办法,就钻进钱眼里去赚钱。晚间上课,白天赚钱。当时来这边就带了两个箱子,一个箱子放着衣服,另一个箱子就是我卖艺的工具:书法,笔墨纸砚。我开始去纽约时代广场写一些美国人喜欢的中国书法,例如说写“龙”,他们特别喜欢中国的龙,还有佛,第一天卖了80美金。之后,又到在地铁卖艺。

我还会讲解我在这边学到的社会创新设计这个专业,当时有已经工作的人,设计师、大学教授也会来参加我的课程。第一期两百多个人,我赚到了不到三万块,后来也有写文章赚稿费等等,这些都是“知识付费”。

紧急呼叫:第一笔钱是什么时候还的?还钱的压力大么?

邓林杰:第一笔是2015年10月开始还的。有时候赚不到钱,自己就会特别着急。睁开眼睛就想着还钱,闭着眼睛,做梦经常梦到有人朝我背后开了一枪,我整个人一翻身,瞬间撞到墙上,然后醒来。天啊,还好是做梦,我赶紧赚钱,赶紧还钱。

每还完一笔钱,就觉得都可以大口吃饭,大口笑,走路迈开步子大步走一样,觉得终于轻松了。我在纽约主要的娱乐方式就是睡觉,因为睡觉不花钱,还可以保持精力。

>>>视频 | 邓林杰谈在美国的生活:白天赚钱 晚上上课

紧急呼叫:你是不是从小就是一个特别犟的人?

邓林杰:有一点,你看当时那么多人出来去质疑我,我根本就没有,我当时也不敢去回骂或回复,我当时想等我拿了钱,去了美国,我赚完钱,还完钱再看你们怎么说我。我要赢,我要赢,但不会告诉别人,也不会去说出来,可能只是会行动。

紧急呼叫:已经毕业在美国工作了吗?

邓林杰:对,我2017年5月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毕业,现在在纽约当地一家创意公司做公共艺术,类似于国内行为艺术这样的领域。

紧急呼叫:这两年有回来看看妈妈吗?

邓林杰:我最近钱都花完了,我连机票都买不起了,所以我今年春节可能不回去吧。然后等到明年可以,对,明年准备回去看一看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