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青铜器(上)

  广播宝鸡为您呈现宝鸡之“宝”

  西周青铜器(上)

  播讲:林梅

  宝鸡是西周王朝的王畿之地,也是西周青铜器出土范围最广、数量最大、精品最多的地方。周原遗址作为周代王朝都邑的恢宏气势和厚重的文化积淀,周公庙、杨家村、赵家台等遗址反映的周代贵族世家所居采邑性质聚落的基本面貌和特点,古鱼国、夨国等重要墓地所显示的周代畿内封国文化发展的特征,都从不同层次、多方面地提供了研究西周历史、文化、政治以及社会结构的珍贵资料,也为西周青铜器研究树立起了断代标尺。

  一、后土吉金 典美凝重——周原青铜器

  “周原”这个名称的历史比周朝的历史更悠久。西周初年,周太王古公亶父曾经带领姬姓部族从“豳”(陕西旬邑、彬县一带)迁移到“周原”,从此他们就以所居的地方名“周”为国号。

  西周盛世的形成,与八百里秦川西缘的这片黄土地有着紧密的联系。在不到100年的时间里,周人的发展速度让人震惊。历史证明,他们在周原的很多思想和活动,成为以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统治的试验和模本,进而影响了后来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进程。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身上都留着他们的深深烙印。

  人们都习惯称周原为周人的“圣都”,这是后来丰镐和洛邑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丰镐和洛邑是行政都城,岐周则不然,它是周人的宗庙所在地,是灭商的根据地。行政中心可以根据时局需要随时更换迁徙,而宗教中心永远不变只有一个,就是西周的灭亡也是以犬戎攻占了周人的宗庙所在地周原为标志的,即“毁其宗庙,迁其重器”。

  从20世纪60年代至今,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西北大学、陕西省文管会和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等对周原遗址进行了多次大规模考古发掘,取得了丰硕成果。不仅发现了多处西周大型建筑基址、手工作坊遗址,还清理发掘了400余座西周墓葬和20多个西周青铜器窖藏,出土了大量弥足珍贵的甲骨、陶器、玉石器、青铜器等国宝重器。大的发现主要有以下几批:

  1960年10月,陕西省文管会在扶风县齐家村钻探发掘的一座西周铜器窖藏,出土西周中期至晚期的中义父诸器39件。在这批铜器中,包括有铭铜器24件。

  (它盉 水器)

  1960年,庄白大队召陈村村民陈志坚在割草时发现青铜器19件,至1971年6月陈氏将这些青铜器全部交给国家,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这是散器出土最多的一次,为研究散国的历史增添了新的资料。

  1963年1月,扶风县齐家村出土方彝、尊、觥、匜、盉、盘等青铜器各1件。方彝、尊、觥有“日己”铭,盘与盉有“它”铭。

  (方彝)

  1966年l2月,岐山县贺家村发现一座西周墓葬,出土铜器17件。l967年,贺家村出土一件牛形尊,牛形尊新中国成立前曾出土过,但已流散到国外,这件尊通尾长38厘米,通盖高24厘米,是罕见的西周艺术精品。

  (牛形尊)

  岐山县贺家村西,北到董家材,是一片商周时期墓地,曾多次出土青铜器。1973年冬,陕西省博物馆、省文物管理委员会配合农田基本建设,在贺家村西壕发掘10座商周时期墓葬。其中出土的盨腹内壁铸有铭文2行12字:“伯车父作旅盨,其万年永宝用。”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1974年12月5日,扶风强家出土窖藏铜器7件。这批铜器的特点是形制大、铭文长,是新中国成立后发现的西周青铜器中的精品。

  (窖藏铜器)

  (卫鼎)

  (卫盉)

  1975年3月15日,扶风县法门镇庄白村村民在村西南约250米处犁地时发现一批西周青铜器。根据鼎、簋等铜器上铭文,断定此墓墓主为“伯冬(从戈,音同冬)”。鼎、簋铭文记述了穆王时期征伐之事。

  (青铜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