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绿孔雀打响的战斗,一人始,众人同行

  左起为主持人包一飞、颁奖嘉宾奚志农、张伯驹、幺哥(冯春)、顾伯健和颁奖嘉宾刘丛珊

  昨晚,“拯救绿孔雀行动”荣获第12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最佳公益环保精神”,奚志农和顾伯健还另获了Max户外红人的环保奖。趁着大家伙齐聚北京,他们也将于今晚为大家呈现一个“绿孔雀之夜”,说说绿孔雀保护的300个日夜(报名二维码在文末)

  在今晚到来之前,我们先听听顾伯健说说这场战斗是为何打响的?(见大师前,也得做做功课嘛~~)

  顾伯健:中国最后一片绿孔雀完整栖息地、绿孔雀危机的发现者,以保护生物多样性为使命的青年知识分子。他也被某些长辈称为“天真而任性的青年”,眼里全是热忱,陈老湿在听完他劲草嘉年华的讲座后就成了小迷妹,不脱粉那种。

  文章源自2017劲草生物多样性嘉年华北京站讲座实录

  主讲 | 顾伯健 编辑 | 陈雨茜 陈老湿 巧巧

  配图来自讲座PPT

  2013年我就去了现在炒得沸沸扬扬的绿孔雀栖息地,当时读硕士写论文,我老师说,绿汁江那边有片保存特别好的季雨林,你去做做调查。我问我导师,绿汁江在哪儿?他说是红河的一个支流吧。然后我在地图上找红河,结果发现很多中国地图上面有澜沧江有怒江金沙江,就是没有红河,还好我地理好一些,知道红河在哪儿。我就在谷歌地图上一条一条支流地找,又翻它的行走图,翻了几天才找到绿汁江这么一个位置。

  我是一个观鸟爱好者,到了那儿就问老百姓野生动物的情况,发现这边竟然还有绿孔雀,更诧异的是,这么好的森林竟然一直都没人知道?后来随着了解的深入,我渐渐发现了绿孔雀面临的危机,有了这后面的故事。

  今天我想讲一下我们中国的绿孔雀和它的栖息地现状如何?为什么水电站淹没的是它核心的栖息地?

  先说绿孔雀!

  世界上孔雀有两种,一是蓝孔雀,第二个就是绿孔雀,但只有绿孔雀才是我们中国本土的孔雀。

  两种孔雀,看起来有点像,你能分清吗?

  实际上我一直都说把它称之为绿孔雀其实叫得有点冤枉了,你们可以看到它这个颜色,这样看是有点带橄榄色的绿,但是阳光稍微变一个角度就不同了。我们知道鸟的羽毛的颜色是跟它的结构有关,随着阳光的折射它的羽色变化多端,能从绿色到金色到蓝绿色到粉红色,变化多端,非常美丽。

  其实在古代,包括在傣族,因为我在西双版纳工作,傣族人民把它叫做金孔雀,我觉得比绿孔雀更为贴切。

  蓝孔雀我们知道它的冠羽是扇形的,绿孔雀的冠是一簇。另外,脸颊也不一样,绿孔雀的是黄色的。

  最明显的区别是绿孔雀的脖子长满鱼鳞状的羽毛,所以它也被叫作龙鸟。而其体型比蓝孔雀要大很多。

  绿孔雀栖息地的退却

  绿孔雀历史上在中国的分布非常广泛,最北的记录可以到河南中原地区。河南省的淅川县出土了一个五千年前的孔雀的骨骼,就证明五千年前中原地区也有孔雀,这里是秦岭的终端,也就证明五千年前在秦岭也有绿孔雀分布。

  在中原以南大面积的地方,像湖北、湖南、四川、贵州、广西、广东,尤其是两广一带,史料记载中也一直有绿孔雀分布,比如我们熟悉的汉乐府里的《孔雀东南飞》就说的是绿孔雀。

  但是这几千年来随着一个是人类的捕杀:孔雀羽毛非常好,古人就喜欢把孔雀羽毛拿来装饰,比如曹操的儿子曹丕,史料记载他喜欢把孔雀羽毛围在车座上,装饰他的豪车。

  还有一个就是栖息地的破坏,因为随着两千年来人口的增长和战争,绿孔雀由北往南就一个一个从那些地方消失掉了。

  几百年前,大概明朝的时候广东广西还有绿孔雀,如果你查地方的一些地方志或者一些文献,明朝时两广一带给北京进贡土特产里就包括孔雀。很多去两广做官的官员也会记载孔雀的盛况,经常一群飞到树上,老百姓也喜欢养。但是大概也就是一百年,两广的孔雀也灭绝了。

  还有一个地方是西藏东南部,这个地方有点说不清,为什么?大家知道,9万平方公里实际上是印控区,就算有绿孔雀也说不清楚在哪边,所以现在确证有绿孔雀的地方就剩下云南省了。

  曾经绿孔雀在中国的分布区域

  我工作的点在西双版纳。我们都说,西双版纳是孔雀之乡,而西双版纳傣族(也包括整个东南亚)信仰的是南传佛教,绿孔雀不仅在汉族传统文化中有很大的影响力,在东南亚国家和西双版纳德宏等傣族中也有重要意义。我们也都知道,西双版纳的傣族会跳孔雀舞,有很多有关孔雀的形象,孔雀还是傣家人的神鸟。在西双版纳的勐海县的曼短佛寺,还保留明朝时候修建的木结构建筑,佛寺上有许多以绿孔雀为原型的装饰物。傣族有一个传统工艺叫傣陶,以前的陶景也都是以绿孔雀为形象进行创作的。

  但是,现在云南的景区里,如西双版纳原始森林公园,养的都是蓝孔雀,西双版纳新修的佛寺装修的也大多是蓝孔雀,去云南旅游的游客在登机口看到的也是蓝孔雀的形象。几百年来随着绿孔雀在中国的减少,原生栖息地的消失,绿孔雀的形象逐渐被蓝孔雀取代了。

  如今,飞机场的蓝孔雀,依然站在那里,误导着来云南的每一位游客。

  清朝郎世宁的画,主角已经变成了蓝孔雀。

  我们再看一下绿孔雀在世界的分布情况。

  绿孔雀在东南还有比较广泛的分布,比如缅甸、老挝、柬埔寨、越南,还有印度尼西亚的爪哇都有。但是绿孔雀在东南亚现在也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栖息地破碎问题。

  绿孔雀已在文化和研究中失落很久

  近几十年来,作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这么重要的一个物种,中国的绿孔雀却极少被学者所关注。

  我本来想统计这几十年来有关绿孔雀研究的论文,做一个图表,但是我发现文章太少了,所以我就把所有的文章全都列到这儿了,就这么多。

  60年代,匡老先生的《云南南部的孔雀》,最早在云南研究野生绿孔雀的,就这一篇。80年代,文焕然和何叶恒先生是非常著名的两位历史地理学家,对中国古代绿孔雀的分布变迁研究做了非常重要的贡献。90年代,研究稍微多了一些,做了一些基础的调查,研究地就主要集中在元江上游、石羊江河谷和红河保护区,也是这次绿孔雀事件涉及到的地方。

  近年来,中国本土绿孔雀的照片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奚志农老师17年前在大理巍山的青华孔雀保护区拍到了一群,之后就很少有摄师拍到过野生绿孔雀了。近几年通过红外相机才又有了新的收获。

  以下这张是2014年在云南普洱拍到的,可能是国内第一张红外相机收到的野生绿孔雀。去年恐龙河保护区也用红外相机拍到了,当时还上了央视新闻。

  恐龙河保护区拍到的绿孔雀。

  20年前,绿孔雀在云南最巅峰时可以到达红河州的最北面,当时云南中部、西部、南部还有比较多的种群。当时据比较全面的绿孔雀调查估计,整个云南可能还有800到1100只。

  那么这20年里,很多地方都在搞基础设施建设,又是修高速又是修水电又是开放,还有持续的偷猎。因为大部分的绿孔雀都在保护区外面,所以到现在,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地方的孔雀已经没有了。

  如今有确切证据(被红外相机拍到)的,就集中在云南正中间,就是红河的上游——嘎洒江,还有红河上游和干流支流的这些地方。此外,还有普洱,以及滇西的龙陵小黑山保护区。

  那么这几个打问号的呢?现在有没有孔雀都说不清楚,老百姓说听到过叫声,但具体有还是没有也没有学者去做进一步的研究。

  所以,现状是,即使在一些地方还有,绿孔雀也都被分隔成了相距很远的小家族,每个小家族只有三到五名成员,那么它们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呢?无法找到繁殖对象。有些地方雄性孔雀已经消失,仅留几只雌性苟延残喘,如果一直没有雄孔雀来到这个地方,再过几年,随着这几只雌性孔雀的死亡,该地的孔雀就会走向灭绝。

  如今威胁绿孔雀生存的是什么?

  一是偷猎,这么漂亮的大型雉类,人们会去打,还有去捡绿孔雀蛋的,包括捡雏鸟。我去过的绿孔雀栖息地,基本都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另一个就是栖息地的丧失,绿孔雀赖以生存的栖息地被大面积砍伐。五六十年代大规模砍了之后,种橡胶、种芒果,后来还有种澳洲坚果、香蕉这些经济作物,现在就是修电站,开矿导致的栖息地丧失。

  还有一个就是毒杀,这个也是非常严峻的一个事实。本来绿孔雀在它的家园活得好好的,你把人家家毁了,它没有地方跑,只能跑到农民的田里面,我们都知道农民在春天播种的时候要把种子拌上农药,结果孔雀不知道,吃了带农药的种子,结果一死就是一大片,这个也是非常要命的一个现象。

  所以,大面积的季雨林在消失,农田有毒,如今可见的孔雀都退缩到难以开耕的沟谷地带,但又面临修电站、开矿的堵截……我们还能不能为绿孔雀保留住一点自然栖息地呢?

  美丽的绿孔雀

  绿孔雀的主要栖息地长啥样?

  绿孔雀的栖息地主要是热带季雨林、半湿润长绿阔叶林。

  半湿润常绿阔叶林

  热带季雨林可以说是绿孔雀最为重要的栖息地,其次是半湿润长绿阔叶林和暖性针叶林。半湿润长绿阔叶林被破坏以后,只能长一些云南松林、思茅松林,就成了暖性针叶林。它也可以维持绿孔雀的生存,但这是低海拔植被破坏以后,绿孔雀没办法,退而求其次的一种生境。

  暖性针叶林

  提到热带季雨林这一概念,它其实跟热带雨林完全不一样,它其实是介于热带雨林和热带稀树草原之间的一个过渡植被。那么热带季雨林分布在哪儿呢?就分布在云南海拔一千米以下的一些河谷还有盆地,比如说澜沧江、怒江还有红河下游支流这样的一些地方。

  热带季雨林

  绿孔雀栖息地季雨林的旱季实际上就是这样,3月、5月,北方都是一片草长莺飞,你要是来到这儿,就会看到很多树木都落叶了。这个时候非常热,气温可以高达40多度并且非常干旱。但到了7月、8月的雨季,你就可以看到它长得非常茂盛,所以它季节变化非常非常明显。

  国外的研究也支持了这样的说法:绿孔雀最喜好热带季雨林,大面积连续的季雨林能够维持比较大的绿孔雀种群。绿孔雀要生存也离不开水塘。

  绿孔雀为什么喜欢在季雨林呢?

  摄影师在泰国拍摄的绿孔雀,它一定是要在这个开阔河谷的林缘,这里也是泰国保存非常好的河谷季雨林。

  一是季雨林非常空旷,孔雀体型比蓝孔雀还大,它要活动、开屏、求偶,林下植被不能太茂密。

  绿孔雀在东南亚的生境:典型季雨林,靠近水源,坡度平缓。

  二是旱季落叶,季节性的落叶跟孔雀的繁殖息息相关。

  这是印尼爪哇的绿孔雀,它所栖息的生境旱季树叶基本上都落光了,而且草本植物非常发达。

  三是季雨林草本层非常发达,绿孔雀就可以在这里获得比较充足的食物。

  四是季雨林干燥舒适,那么还有一个就是干燥舒适,我觉得跟人也很像,包括我也是,很湿很热的地方我呆得就很难受,包括无论是大象、老虎还是孔雀,热带雨林或者季雨林让它选,它肯定会选择干燥的季雨林。你想,干燥舒适它身上就不会长什么寄生虫。

  中国有没有这样的地方?其实也是有的,50年前滇西、滇南也是这样,就像西双版纳和德宏,但是五六十年代,这样的坡度平缓,又有小河的盆地的生境不但适合孔雀的生存也有利于人类,于是五六十年代就被大面积开垦掉了,现在取而代之的是橡胶、芒果这些热带经济作物。

  这是我在2017年4月的南汀河拍的,南汀河是怒江的一个支流,在滇西的临沧。

  这个地方还在毁林开荒,你看一边还是保存比较好的季雨林,另一边是刚刚砍掉烧完的。南汀河本来也是绿孔雀一个很重要的栖息地,五六十年代,老先生做调查的时候孔雀到处都是,现在我们再去找一只都没有了。

  这个是曾经的澜沧江糯扎渡,我为什么说是曾经呢?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了,为什么没有了?被水电站给淹没了,澜沧江上建了一个糯扎渡电站,发电量仅次于三峡,排名第二,上游大面积的季雨林,这个电站蓄水之后就给淹没了。

  这是澜沧江水电开发时的情景,上下都是很好的林子,中间为什么会留出一段呢?这个就是水库的淹没线。

  下游的大坝修起来之后,淹没线以下的地方要被淹掉,淹没线以下的植物在蓄水之前就要进行一个所谓的“清库”——全部砍掉,不管是保护多么好的森林,也不管森林里有多么珍稀濒危的植物,要全部砍掉。如果不砍掉,蓄水后产生的甲烷、沼气之类的,会成为水库的安全隐患。

  清库完之后水淹上来,下面大面积的原始河谷就这样没了。而再往上,陡峭的山坡还有林子,但绿孔雀这么大的体型,难以适应陡峭的坡度,它们的栖息地是比较平缓的河谷底部,但这种地方都被淹没了……

  绿孔雀最后的栖息地在哪里?

  现在澜沧江的梯级电站蓄水以后,红河中上游的嘎洒江、石羊江还有礼社江,这些地方在云南的正中间,离昆明非常近。成了绿孔雀在云南最后一片比较完好的栖息地。这个地方也分布着目前来说云南现存面积比较大的河谷季雨林,在楚雄的双柏县和玉溪的新平县。

  我在谷歌地图上大致圈了一下海拔一千米到九百米以下的绿孔雀栖息地。这就是红河的上游,提到红河可能大家都比较陌生,实际上它跟怒江和澜沧江一样,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条流向越南的国际河流,也是生物多样性非常重要的河流。

  这个就是红河,也叫元江,这条河的名字比较多,它流到越南叫红河,但是在这一段叫石羊江,江两面保存着大面积的河谷,就是原始的河谷季雨林,绿孔雀就在这片沙滩上面生活。

  我前段时间刚刚去了红河的一个支流,叫小江河,也是这次奚志农老师拍到绿孔雀的地方,绿孔雀就生活在这里。

  绿孔雀对于夜宿地的选择也是非常重要的,你想它那么大的体型,晚上还要上树睡觉,如果是一棵很小的树,大家可以想一想,那个树枝就很容易被踩断对吧,所以它必须要胸径很大的树。光树大还不行,大树底下还得很空旷,这是为什么呢?

  如果一旦遇到惊吓,它可以很快从树上逃下去。这种大树它生长在哪里?它只能生长在河谷的沿线,越往上,它的水土就越不好,越往上树越小。那么如果电站蓄水的话首先淹到的就是这些大树。

  这就是现在最后一片完整的栖息地面临的危机——嘎洒江一级水电站的建设。

  小江河

  小江河的绿孔雀,摄影:奚志农

  嘎洒江一级水电站的建设

  实际上,红河上游水量非常非常小了,但就这么小的水量,它要修一个170公里的坝,这个坝要修到山里,涉及到两条支流,一条绿汁江一条石羊江,这两条江加起来淹没区有80多公里长,100多亩。

  绿孔雀赖以为生的河岸将被淹没。

  这是山水(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做的一张图,显示了淹没区和绿孔雀栖息地的关系,毫不夸张地说,这里是绿孔雀最后的栖息地。

  模拟图,两个绿孔雀最后的栖息地,都将被淹没

  绿色和平做了一个模拟图,模拟小江河这片流域的淹没状况。从图中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一旦水电站蓄水,两个绿孔雀的栖息地,大面积的森林都要被淹没。

  最后的栖息地能保住吗?

  后面的事大家可能都了解了,野性中国先发了一篇文章,后面山水、野性中国还有自然之友联合致函环保部,我在果壳网上还写了这么一篇文章,现在阅读量好像是900多万。整个社会都开始关注绿孔雀。

  有个留言说“我刚分清楚绿孔雀与蓝孔雀,绿孔雀就要灭绝了”。虽然有点耸人听闻,但是我觉得反映了很多公众对绿孔雀的这么一个认识。

  国家林业局特别有意思,国家林业局的官方微博以前从来没有绿孔雀的东西,结果5月6号那一天就发了3篇绿孔雀有关的,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自然之友也组织了很多志愿者,画了很多跟绿孔雀有关的艺术品。

  官方也有回应,3月份这个事情一曝光,国家林业局就派云南专员参加了实地调研,新平县的政府也采取了行动。绿色和平把红河保护区曝光以后国家林业局也给它回复了。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公益诉讼的环节,目前已经正式立案。然后环球时报英文版,这么大版面的报告绿孔雀。

  关于这个事件的总结,我认为首先是公众成了推动绿孔雀保护与研究的主角。无论是爱好者还是环保组织,还有新媒体,都产生了非常重要的推动力,并且反过来影响了政府的决策。

  摄影:奚志农

  不管这个电站最后修不修,绿孔雀终于在这个事件中得到了一个明星物种应有的关注,终于从蓝孔雀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我比较欣慰的还有一点,就是通过绿孔雀事件,让大家注意到红河中上游这个地方,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并不亚于云南什么滇西北、西双版纳、高黎贡山。

  最后我想提点设想,很多机构都谈公众怎么参与保护,我觉得绿孔雀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点。我今年(2017年)4月份参加野性中国绿孔雀快速调查,找到了一些绿孔雀。其实云南一些地方可能还有孔雀,但是具体有没有,有多少只,靠单一的个人、一个科研单位或者是一个组织很难完成,如果让普通的公众能参与进来做绿孔雀的本体调查,我觉得非常好。因为如果你去做调查的时候你问老乡,你们这儿有没有什么黄喉噪鹛他肯定不知道,但是提到孔雀大象老虎,没上过学的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还有一个就是社区,社区也非常重要。我今年(2017年)2月份跟着云山保护的杨老师一起去了大理巍山青华绿孔雀保护区,这个地方是中国现在唯一针对绿孔雀建立的保护区,现在孔雀已经难觅踪迹。

  这个老乡拿着一张十多年前摄影师拍摄的绿孔雀照片,眼神特别深情,他对孔雀还是很有感情的,以前孔雀经常跑到他们地里来觅食,政府也做了一些工作,说孔雀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你们不要打,吃了粮食给你们一点补助。但是可能这家得到了补偿,其它村里可能没有落实,结果现在孔雀已经没有了,所以他说到孔雀还是很失落的样子。

  所以说如果要让绿孔雀能够长久的可持续的得到保护,社区方面的工作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最后我想说,因为我们说老虎是百兽之王,那么孔雀可能就是百鸟之王,但愿这么美丽的百鸟之王不要在我们这一代消失。

  最后给大家看一个我们最新拍到孔雀的一个情况,在一个秘密的地点,它还在顽强的生存,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到绿孔雀保护的活动中来,谢谢大家。

  图片来自顾伯健

  保护的战斗还在继续,下一步做啥?

  今晚(1月26日晚7:00-9:00),所有一线参与了绿孔雀保护的人们将齐聚绿孔雀之夜,顾伯健、奚志农、张伯驹等等大咖还有明星主持张劲硕,将现场和大家分享绿孔雀保护的最新进展,欢迎来现场感受公众保护的力量。

  陈老湿会去现场做直播,关注猫盟微博就能第一时间同场共鸣。

  详情点击

  分享会 | 你关心的绿孔雀保护,已经前进了300个日夜

  了解

  多说无益风雨无阻必须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