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河舒席 安徽民间工艺活化石

  文/马姝瑞

  踏进安徽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欣兴鑫舒席专业合作社,冬日的阳光下一垛垛竹篾在偌大的院落里整齐地竪立著,一间间作坊中,工人忙著开竹、匀丝、刮篾、编织、打磨……延续了上千年的舒席制作工序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著。

  舒席,古称「竹簟」,是驰名中外的传统工艺品。而潜山县王河镇又因盛产水竹,篾工巧匠辈出,自古便有「舒席之乡」的美誉。

  图说:开竹后进行剖、剔、竿、插、刮、煮、晒等工序,将竹子制成篾条和篾丝。 图/新华社

  「潜山历史上被称为『舒州』,舒席也因此而得名,又叫竹席、凉席,是潜山县特有的竹编工艺制品,有近二千年生产历史,可以说是安徽民间工艺的一个活化石了。」潜山县文化馆馆长郑菊琴说。

  她告诉记者,旧县志有记载称:「潜山南乡,盛行竹编,男女老幼,多精编技,明代舒席,名闻江淮,晚清远销南洋。」而近年的潜山汉墓考古也发现,汉代就已有舒席,且工艺已经十分精湛,有力地证明了潜山的舒席工艺传承久远。

  图说:舒席,古称「竹簟」,是驰名中外的传统工艺品。 图/新华社

  一窥古人生活细节

  「天街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千百年来,舒席一直是具实用价值的夏令佳品,有著细薄柔滑、坚韧耐磨,折卷不断、吸水性强、凉爽消汗、愈用愈凉、不生虫蛀等优点,深受人们欢迎。它不仅伴随著古人度过了一个个夏夜,也让现代人得以从这一张张小小的竹席上,一窥古人的生活细节和审美品味。

  李贺曾诗赞:「稍和竹簟寒」、「织可承香汗」;白居易亦有诗云:「日高犹掩水窗眠,枕簟清凉八月天」。由此可见,舒席在唐代就很有名气。

  舒席又称「龙舒贡席」,相传明英宗天顺年间,吏部尚书秦民悦将编有龙纹的舒席作为贡品带至京都,深得皇帝赞许,御批为「顶山奇竹,龙舒贡席」。舒席得此封号,身价陡增,一时朝野争购,各种编织舒席的作坊也应运而生。

  一九○六年(清光绪三十二年),舒席在巴拿马国际商品赛会上荣获一等篾业奖。翌年,在芝加哥国际商品赛会上又获一等奖,王河舒席参加南洋赛会,获得头等奖章。一九二六年和一九三四年,舒席先后参加上海、杭州两次全国展览会,分别获得「金牌」和「银盾」奖。抗战前,日本前田洋行还派专使来订购宽八尺、长十尺的舒席十条,为裕仁天皇婚礼所用。

  图说:工人针对竹子不同部位做工艺处理,就可以进行「开竹」。 图/新华社

  山水人物编织入席

  欣兴鑫舒席专业合作社是目前潜山县最大的舒席制作厂家,全县每年近五万张的舒席产销量中,近一半出自这里。合作社负责人唐满结告诉记者,舒席分为工艺、外贸、精睡、普睡四大类。有睡席、枕头、桌席、座席、沙发席、壁幛、条幅、屏风、蒲团、榻榻米等不同种类。千百年以来工艺不断提高,由原来的人字纹、回纹等简单的几何图案,逐渐发展为优美的竹编画,席面图案浓淡对比鲜明,空间层次清晰,极具优美典雅。巧手女工用原色竹篾和染色篾丝搭配交织,凡古今字画、山水人物、流云花卉、飞禽走兽、神话故事等,均能编织入席间。

  而要成就一张这样的「精品」,从「选竹子」开始就有一套严格的标准。「舒席的选料十分精严,只能使用水竹,其中尤以生长了三到四年的小叶水竹为最佳,茅竹、斑竹都绝不能用;产地嘛,除了王河本地的优质水竹外,湖北西部、江西路上也有上好的水竹产出。」唐满结详细地解释说,「水竹的采伐时间也有讲究,为了防虫蛀,采伐期必须是在当年十一月至次年二月间,民间称不用『菜花竹』。」

  在一根根精挑细选之后,选好的水竹正式进入了加工流程,工人会对竹子的不同部位做「去粗取精」各种工艺处理,剔除风头、罗尾、暴节、伤痕、发丫等部位后,就可以进行「开竹」,即将竹子对开成三至六根竹篾,再将竹篾依次进行剖、剔、竿、插、刮、煮、晒等十几道工序,将竹子制成篾条和篾丝,使竹篾能够色泽鲜艳、莹洁润滑、折卷不断。

  图说:「龙舒贡席」新品种――竹编画。图/新华社

  核心工序全赖手工

  不同的图案对篾条的薄厚宽窄有不同的要求,须保持篾丝湿润、柔软,自然弯曲程度好似人手的延伸,依据不同用途,舒席的编制方法多种多样,可分为四边编法、多边编法、弧形编法、网状编法等。

  经过这样一遍遍的打磨,水竹终於完成它的华丽转身,变成了质地柔滑、纹理细密的竹篾条,等待女工的巧手进行编织。

  在合作社里,记者见到了四十三岁的编织女工陈运琴,她盘腿而坐,用一条扁担作辅助工具,十指熟练地上下翻飞,一条条纤细的竹条在她的手下经纬密布、严丝合缝,一张舒席呼之欲出。

  「我从十四岁开始编席子,是我姐姐教我的,在我们这里差不多家家户户的男人都会开竹做篾条,女人都会编席子,我从小的印象中就是大家在一起编席子的情景。」陈运琴说。像她这样的熟练女工,大约两天就可以编出一条普通的席子,而精品席子大约需要三、四天。

  由於对品质的苛刻要求,以及手工艺品的特殊性,舒席的制作工艺从古至今都一样的繁杂、严格,且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核心工序大都无法用现代技术替代,而是依赖纯手工制作。以席面的上色为例,至今都依靠茶水浸煮染色,不使用任何化学染料。它质量精湛,凉爽如水,一张舒席可以用上几十年。

  图说:十四岁开始编席子的陈运琴正在编织舒席。图/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