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龙虎将军线补衮》、《绥中县历史研考两则》、《香远袭人的饸饹》

  明代龙虎将军线补衮

  □ 张恺新

  1977年5月,位于兴城首山东麓的周家村尖山子阳坡耕地内发现了一个墓葬群,经文物部门勘测,这是一处由32个明墓组成的庞大家族墓地。除了一些随葬品外,这些明墓中清理出六块保存完好的墓志。墓志揭示出这处墓葬群是明代戍守宁远卫的线氏武将家族墓葬。六块墓志铭中,年代最早的是镇国将军线纲,是明嘉靖元年(1522年)入葬;最晚的是线补衮,葬于嘉靖四十四年(1566年),由此可见,已经发现的线氏墓地入葬时间跨度达44年,并且跨越四代。值得一提的是,发现的六块墓志铭铭文合计达5700余字,记载了线氏家族五代世袭和明朝中晚期的辽东边事战情,其中,墓志铭文最长的是线补衮墓志,记述了这位忠勇保边的青年将领一生的生平事迹梗概,通过线补衮墓志铭并对照《明实录》、《明史》和明代档案《武职选簿》,线补衮的忠勇人生得以勾勒出来,呈现在今人面前。

  线补衮,字希仲,号五泉,明嘉靖十三年(1534年)10月14日出生在辽东宁远卫(今兴城市)的一个军户家庭。线补衮的高祖父线通原居辽阳,宁远卫建卫后调戍至此任千户;曾祖父线纲曾任宁远卫指挥使,是宁远卫最高军事长官,死后被朝廷追赠为镇国将军;祖父线镇曾随明武宗亲征,后担任辽东都指挥同知;父亲线世禄是一员儒将,曾任蓟门参将,母葛氏,诰封夫人。

  据线补衮墓志记载,线补衮自幼聪颖,少年老成,不好嬉戏,由于武将家庭的熏染,线补衮年十二能挽弓,稍长一些就能熟读兵书,准备报考武科举。

  时势造英雄。线补衮成长的年代,正值明朝由盛转衰的时期。蒙古部落经常袭扰义州、宁远等辽西重镇,商旅深受其害,百姓苦不堪言,关外明军缺乏统兵将领。少年线补衮经常在夜晚随父亲领兵防御孤城,抵御蒙古部落进犯,其戍边许国壮志为乡邻称道。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23岁的线补衮承袭父亲的世职,备御宁远,开始了他的武将生涯。

  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辽东地区大旱,宁远一带几个月未下雨,大量禾苗枯死,“郡人饿殍相食”,其状甚惨。线补衮有感于民众疾苦,一方面上奏朝廷申请赈济,一方面查处属下贪腐行为,对当时宁远卫几名军官“侵冒储备米八万石”的行为予以严惩,并将被贪官们贪占冒领囤积的这八万石米粮全部赈济给灾民。不久,朝廷拨来赈济粮40万斛,线补衮命宁远卫官员将这些赈济粮拉回各所、堡,公平分给灾民,并派员监督。他还派人张贴告示:官府对赈济粮一粒不留,违者严办。对于城郊和边堡等处因为饥荒而饿死的尸体,线补衮令属下各级军官予以妥善埋葬。

  嘉靖四十年(1561年),26岁的线补衮被擢升为宁远卫指挥同知,成为宁远卫驻军第二号将领,兼负责一些诉讼事务。线补衮了解到宁远卫监狱中有一个叫刘岳的犯人,因被人控告,说他盗窃一富户牲畜,所以被监禁。线补衮派指挥佥事吴进忠进行详细调查,发现刘岳确实是被怀疑且查无实据,后又经过调查,确认那家富户的牲畜是被他人所杀。随后,线补衮下令释放刘岳,并让富户赔偿刘岳一定损失。当时宁远卫还有一个人叫张让,为人老实厚道,却被一名百户指控其奸杀妇女,线补衮与另一名指挥同知祖武乔装调查,终于查实张让无罪,而罪犯业已逃往广宁(今辽宁省北镇市),线补衮下令派人捉拿归案。张让和家人对线、祖二位指挥同知十分感谢,特意给二位同知送来肥猪,线补衮和祖武二人不但没有收受,还送给张让十两白银,此举在宁远城远近传为佳话。

  线补衮身为一员武将,保护地方颇有功绩。宁远卫兴水县堡一带,常有人结伙抢掠财物,伤害行人。线补衮派兵搜索,将盗匪抓获并斩首于市。线补衮治军严明,其在任期间,蒙古部落畏惧其英名,不得不在侵扰辽西走廊方面有所收敛。线补衮墓志记载:“大虏乘虚犯宁远,公督率内,防甚力,虏薄城下,惮其有备而去”,可见,蒙古兵担心线补衮有严密防守,竟至宁远城下不敢进攻。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线补衮升任都指挥,备御前屯卫(今绥中县前卫镇)。在前屯卫任职期间,线补衮“简阅军马,严边防明哨探,饬器械,招抚流移,捐资募死士,誓与破虏”。当年冬,蒙古朵颜部骑兵进犯平川营堡(今绥中县范家乡平川营村)和松岭堡(今绥中县前所镇小松岭村)一带,线补衮率兵将其击退。随即,当线补衮得知宁远卫境内有蒙古骑兵入侵的消息,又急率部下增援,将其击退。当时,宁远卫有一个大户人家,与线家有亲戚关系,他们倚仗权势巧取豪夺,还随意役使军卒,民愤很大。线补衮得知这些行为后,依法处置,不徇私情。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线补衮因为作战有功擢升广宁中路游击将军。他上任后革除军队中的腐败风气,注重安抚边境民众,如积极开放和保护广宁马市,与蒙古族群众进行商品交易,并宣布朝廷政策,树立朝廷威严,使边境稳定。时任辽东总兵官杨照对线补衮十分器重。当年八月,杨照率线补衮、朗得功等将领带兵由广宁的镇夷堡出塞,分道袭击广宁以北的蒙古部落,战斗中,杨照在中流矢阵亡,线补衮闻讯后疾驰增援,拼死力战,斩首蒙古骑兵二十余人,抢回杨照尸体。然而,朝廷追究战败之责,认为线补衮援救延迟,属失职行为,令他停职,等候查明处理。就在线补衮等待处分期间,蒙古部落于是年冬十二月进犯辽河以东,军情紧急之下,都御史、辽东巡抚王之诰知线补衮英勇善战,令其率家丁随辽东总兵官佟登出征,击败入侵抚顺的女真部落,斩杀二十余人。王之诰据实上奏,请求朝廷以线补衮战功赎回其在广宁镇夷堡所谓贻误之罪。

  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线补衮升任宁前左参将,授昭勇将军散阶。是年三月,蒙古土蛮部落进犯宁远小团山堡(今兴城市红崖子镇团山子村),抢掠人畜。线补衮闻讯后率军奋勇出击,土蛮部骑兵退却,线补衮又穷追不舍,至黄土台、吴简山一带不慎中敌埋伏,线补衮所率军队被围数重。线补衮与镇武堡游击将军杨维藩拼死力战,毫不畏惧,从早晨一直战至日落,亲自斩杀蒙古部落一名头目。苦战中,杨维藩脱险(一个多月后在镇武堡战死),线补衮面部中敌二箭,其中一箭穿出脑后,部下拼死将其救出。在治疗期间,嘉靖皇帝曾钦赐银两和药品,但终因伤势过重,线补衮于嘉靖四十四年4月24日在宁远城中身故,时年仅32岁。线补衮妻子是辽东都指挥佥事、开原右参将刘云之女,有一女早年夭折,其世职由堂弟线补缀承袭,后传予线补缀之子线维贞,再传至下一代线应奇归清。

  线补衮年轻有为、英勇能战,在同时期辽东驻军中深负众望,为将不到十年,先后斩杀来犯之敌三百余人,最终守边殉职。嘉靖皇帝感念其事迹,下旨钦赠线补衮为“龙虎将军、上护国”(正二品),下令予以厚葬,并在宁远卫修建“线公祠”,春秋祭祀,明亡后该祠遭毁弃。线补衮墓位于宁远城东首山东麓,在清代随着线家后人外迁而渐渐荒凉,后地表建筑尽毁。

  虽然有关线补衮的纪念设施随着历史的变迁不复存在,但线补衮的忠烈事迹却通过史志资料、诗文和墓志保存下来。线补衮殉职后社会影响很大,嘉靖皇帝谕旨:“尔忠,累有战功,于以报尔都督之封,立祠高山,润色氤氲灵光,下烛游魂,上征诏千百祀(此处原文残损一字)密之伦”,后此段话语被镌刻在线补衮墓志中。线补衮的忠烈事迹在当时的明朝长城沿线九边传颂,他的墓志由时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大同巡抚兼管理军务齐宗道亲自撰文。明代陕西籍官员高汴在公务出关至宁远时,参拜了线公祠后有感而作诗:“三十将军死,芳名万古扬。人生总百岁,谁短与谁长?”《明史》和《明实录》等史籍中都有线补衮征战的记述。线补衮作为明代宁远“线家将”的代表人物,英名存留史册,至今在兴城文庙乡贤祠中仍供奉着线补衮的牌位并陈列其事迹。

  绥中县历史研考两则

  □ 李文喜

  绥中县的女子啥时开始上学

  女子上学之始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清廷废除延续了1300多年的科举制度后,绥中乡绅贾春芳(字瑞芝,岁贡生)即于家宅内创立女校1个班级,以后求学女子增多,扩充至3个班级,不久被绥中县接收,正式名为绥中县立女子两等小学堂,内设简易师范班,从此绥中县境内的女子开始入学启蒙。

  女子小学校

  清末变法之初,前所乡绅王湛恩亦创修校舍,劝导乡民送女童入学。民国元年(1912年)原县立女子两等小学堂改为初级、高级女子两等学校,并附设女子师范简易科1级。民国二年(1913年),前卫乡绅张维翰首先在家塾中试招女生,令家中女童悉数入学,后增修校舍,成为初级和高级三级。民国三年(1914年),前所成立女子师范简易科1级。民国六年(1916年),老军屯绅士靳炳文在商人毛韻桐和卢溥源慷慨相助小洋2000元的情况下,创办女子小学校。民国九年(1920年),前卫成立女子师范简易科1级。民国十年(1921年)绥中教育所长侯锡爵与县长程世恩请准公款,在绥中城内北街路东双龙庙后新建女子学校一所,建有正房南北19间,东厢房7间,洋式房4门面1座,气象焕然一新。

  女子初级中学

  民国二十年(1931年),在绥中县立女子两等小学校附设女子初级中学。1946年国民党绥中县政府接收伪满女子国民高等学校一所,改名为绥中县女子初级中学。

  绥中解放后,绥中女子初级中学于1949年3月并入辽西省立绥中中学。

  女子国民高等学校

  1938年1月,经伪满绥中县长刘长贵请准伪省府成立绥中县女子实业学校,校址在县城里观音堂胡同。1940年初更名为锦州省立绥中女子国民高等学校,为四班型,每个年级一个班,校长为中国人,副校长由日本人担任。修业年限为四年,国民优级卒业者或者年满十三岁以上之同等实力者,可报考女子国民高等学校。该学校努力涵养国民道德,特别注重妇德,修炼国民精神,锻炼身体,授与女子所必需之知识技能,培养劳作习惯,养成堪为贤妻良母者为目的。

  女子职业教育

  绥中沦陷为日伪统治后,伪满绥中县政府于1933年6月成立民众学校,以收容不得入正规学校之失学者,根据王道建国精神,陶冶训练,并授之以日常生活必须之简易知识技能为宗旨。并按照民众学校的学级以男女分班编成,招收女班1级。

  解放后,绥中县政府非常重视女子职业教育,除开办各种职工业余文化教育学校和文化补习班外,还鼓励成立私立职业教育学校,例如女子缝纫学校等。

  绥中以前都叫过啥名

  秦汉·阳乐县

  东汉时期(公元25—220年),绥中地区隶属于幽州辽西郡,辽西郡的郡治为阳乐县。东汉应劭所著《地理风俗记》称“阳乐故燕地,辽西郡治,秦始皇二十二(公元前225年)置”。据辽宁省博物馆馆长、考古学家王绵厚等人考证,辽西郡郡治阳乐县故城就是今天绥中县城北腰古城寨村的汉代古城。由此确定绥中地区的建置之始为秦始皇二十二年(公元前225年)建置的阳乐县(今高台镇腰古城寨村),也是绥中地区的建城之始,距今已经2243年。

  东晋·集宁县

  东晋前燕时期为鲜卑族慕容氏所建,先属平州成周郡,后属平州昌黎郡“集宁县”(今前所镇)。后燕和北燕时期属平州乐浪郡。

  唐代·来远县

  唐贞观十年(636年)以乌突汗达干部落置为“威州”(今前卫镇),咸亨(670—674年)中改为“瑞州”,州治“来远县”(今前卫镇)。万岁通天二年(697年)契丹攻陷营州(今朝阳市),瑞州(今前卫镇)等州县内迁至幽州。

  辽金·来宾县

  辽圣宗太平元年(1021年)以女直五部饥荒来归附,在瑞州故地置“来州”以居,州治“来宾县”(今前卫镇)。

  金代·宗安县

  金代天德三年(1151年)改来州为“宗州”。明昌六年(1195年)改来宾县为“宗安县”。

  金代·瑞安县

  金代泰和六年(1205年)宗州更为瑞州,宗安县改为“瑞安县”(今前卫镇)。

  元代·瑞州

  元代初属辽阳行省北京路“瑞州”(今前卫镇),后改属大宁路瑞州。

  明代·前屯卫

  明代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置辽东都司广宁前屯卫(今前卫镇),下辖前、后、左、右、中五个所。宣德三年(1428年),在前屯卫急水河堡增置中前千户所(今前所镇),在前屯卫杏林堡增置中后千户所(今绥中镇)。

  清光绪·绥中县

  清代康熙三年(1664年)设锦州府宁远州(今兴城市),在中后所设巡检分司。乾隆十七年(1752年)改巡检为州判,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复改巡检。清代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分宁远州六股河以西界设绥中县,治于中后所(今绥中镇)。“绥”为安抚绥靖之意,“中”即指治地原名“中后所”,“绥中”取意为永远安宁的中后所。

  香远袭人的饸饹

  □ 王玉彪

  悠悠五千年,从乡野到闹市,中国的饮食文化一向都是非常诱人的。

  少小的时候,生活在建昌县贫寒的农家,吃只是为了糊口度命,从未考虑过美不美。参加工作以后,混迹职场,处境好了,虽不曾暴殄天物,但也吃过一些山珍海味。不管品味享受过的东西多么珍稀奇特,经常让我念念不忘的还是在乡下生活时吃过的那些小吃。敝帚自珍的众多乡间小吃中,最令人难忘的,当数饸饹。

  饸饹,也称合饹或河漏。它是用饸饹床子轧制而成的类似于面条的一种面食。在我们辽西一带,一般都是在清明节的时候吃这种东西。

  吃饸饹,最重要的东西是面。加工饸饹所用的面,大多都是高粱米面儿。说高粱米面儿,绝不是简单地将高粱米加工成面粉即可。一般都是先将高粱米用新打来的井水淘洗干净,去掉里边的糠分、沙石等杂物,然后再将其放到能够淋去水分的器物上慢慢地淋去水份。淋水的时候,不需要淋得太干,等到能用拇指和食指将米粒捻成细面儿的程度,就该进入下一个环节了。

  由米加工成面,也是很有讲究的,虽然后来有了碾米机一类的现代化工具,但做饸饹的面必须要用碾子碾压而成,才能保证饸饹的纯正地道。碾压的时候,并不是一次就能完工的。碾压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要用麻箩筛一筛,将加工好的面滤出来。这样反复碾压、筛选到一定程度,剩下的残渣就只能做饲料了。用这种方法加工成的面,不仅光滑细腻,手感和视觉效果都好,而且还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馨香。

  高粱米面儿加水和成面团儿之后虽有一定的韧性,但它的延展性并不是很大,仅靠它单枪匹马很难加工成较长的饸饹条,这就需要有类似面筋的东西做帮架。在我们辽西一带,这面筋通常都是用榆皮来充当。榆皮,也就是榆树皮。说是榆树皮,其实是榆树外边那层老皮和它的木质部之间那层白膜儿。剔除那层老皮,将它从树干上扒下之后卷成卷儿,在阳光下晒干后,掰成小块儿,用碾子压成面儿,就可随时取用了。当然,无论是高粱米面儿,还是榆皮面儿,都是用新鲜的原料,随用随加工的好。加工后放置时间长了,做成的饸饹香味儿就不够浓了。

  想吃饸饹,光有面还不行,还需要特制的工具——饸饹床子。饸饹床子的主体,一般都是由一段整块的楔形原木制成的。它的长度通常都在一米左右,大体上相当于一个锅口多一点儿。制作饸饹床子的时候,将选取好的原木加工成型后,还需在它的中间位置挖一个通透的直径七八厘米的圆孔,圆孔的底部还要固定一块布满小圆孔的铁皮。除此以外,还要选取一根较细的原木做手柄,与主体较大的那头连结在一起。在手柄上与主体中部相对应的位置,还要固定一小段比主体上那圆孔稍细小一点儿的原木。这样,饸饹床子也就大致做成了。记忆中,一直都有不盖房子,不做饸饹床子的说法。到底为什么有这样的说道,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个谜。我想,也许是盖房子的时候有原料、有工匠,做起来方便吧!正因为如此,这饸饹床子也就不是每个家庭都配备的,在我们那个近千口人的大村子,也就有几架饸饹床子。用锛、凿、斧、锯制做饸饹床子,人们一般都不用做或造那样规范的词儿,而都说“投”个饸饹床子。

  每年清明的时候,天气都比较阴冷,气温都比较低。在我们辽西地区,这天中午最好的吃食,就是那热气腾腾、馨香四溢的饸饹。轧饸饹之前,先要在加工好的高粱米面儿中,加入适量的榆皮面儿拌匀,再用温水和成软硬适中的面团儿备用。做饸饹的时候,先要用较硬的柴禾烧一锅沸水,水烧开了的时候,先将饸饹床子架到锅口上,然后再将那和好的面团儿,取大小适中的一块放入饸饹床子中间那个孔中,将那手柄对准那孔在面团上用力一轧,那长长的饸饹条便落入滚沸的水中。随着饸饹条落入沸水中,饸饹那种特有的馨香味,也就伴随着浓浓的水雾四下里弥漫开来。这样周而复始,将备用的面团全部轧成饸饹条,再适度地煮上一会后,这饸饹也就做成了。

  做饸饹的时候,加榆皮面是一个功夫活儿。加多了,饸饹条太硬,吃起来口感差;加少了,不但香味儿不浓,由于面团的延展性差,加工出来的饸饹条也比较短,感观效果也不够好。但到底加多少合适,并没有统一的尺度,只能凭个人的经验了。

  人们常讲,好马配好鞍。饸饹做好了,还要有好的卤与之相匹配,否则它的味道和口感都将大打折扣。吃饸饹最好的卤儿,就是将芥菜腌制的咸菜疙瘩剁成小碎块,与肉丁儿、粉头儿、豆腐丁、调味料等放在一起,按规定程序加工制作的那种。捞上一碗热乎乎的饸饹条儿,浇上几勺香喷喷的咸菜卤儿,那简直是美味儿天成、香远袭人。不用说是亲口品尝,就是打旁边走过,嗅一嗅那馨香的气息,也是不可多得的享受。

  想吃饸饹,清明节那特殊的环境氛围,高粱米、榆皮、咸菜卤和那特制的加工器械,都是不可或缺的,这些东西少了任何一样,都吃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饸饹。正因为这样,饸饹这种吃食才比较金贵,绝不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想吃就能吃到的。

  我之所以对饸饹情有独钟、触景生情,不时地要将它挂在嘴边儿,主要是由于我所生活的那个村子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而且还不止一次地享受过那美味儿,它已深深地刻进我的记忆。

  在吃饸饹的各种要素中,榆皮是最难满足的。没有榆树不行,有榆树不赶上砍伐也不行。小时候,我老家那趟川,大的有百岁高龄的,小的有刚刚破土而出的,四下里满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榆树。榆树,不仅是家乡绝美的风景,也是难得的地理标识。物以稀为贵。任何东西多了,人们就不知道珍爱,不知都派上了什么用场,几乎每年春天,队里都要砍伐一些榆树。每当有榆树被砍倒的时候,人们都要争抢着去扒榆皮。当时,人们只知道榆皮有用、饸饹好吃,并没有谁想过任何东西不加以保护,不知道合理地开发利用,都有用绝、用尽的时候。当时,家乡的榆树那么多,可到了生产队解体的时候,却基本上都砍伐光了,现在几乎很难再找见它的影子了。

  说到榆皮,不妨也说说加工榆皮面儿后的副产品——榆皮渣子。这东西粘性较大,用水浸透后,可按需要捏制加工成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的各种小器物。这些小器物加工成型,在太阳底下晒干后,再用绘有各种图案的彩纸裱糊一下,那就是精美的艺术品。那东西不仅精巧美观,而且轻便耐用。

  由于对饸饹情有独钟,近年来我多方打探,一直想再重温一下那道美味儿。当听说某地还能做那东西时,便急不可耐地约上几个朋友去享受了一次。可真的端上餐桌时,却很让我失望。由于用料不够讲究,工艺不够精细,时令也不够吻合,无论是感观效果上,还是口感味道上,都离真正意义上的饸饹相去甚远。

  真的很怀念那香远袭人的饸饹,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吃上一顿记忆中别具风味的那种美食!

  来源:葫芦岛日报·周末(1月28日)

  触手可及 “微”观天下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

  葫芦岛新闻网微信平台

  微信号:hld_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