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皇帝也要穿新衣,这是礼的完美体现

  千百年来,过年的活动丰富多彩,不论是现代人还是古代人,过年都要有新面貌、新气象。 农历腊月三十日,时针移过半夜十二点,年便来到了。在这「一年连双岁」的时刻,皇帝与百姓一样,藉穿衣、吃饭及丰富多彩的活动来表达过年的欢娱心情。

  清人绘 弘历冬朝服像 故宫博物院藏

  过年穿新衣—「礼」的完美体现

  大年三十是辞旧迎新的时刻,生活在紫禁城里的皇帝一家,在经过腊八、赐福、掸尘(打扫宫廷卫生)、祭灶、安灯、封宝、封笔、挂门神、门联、门屏、进春帖子等一系列年前准备后,三十晚上「全家」男女老幼都要沐浴更衣,迎接新时、新刻、新年。皇帝自然是这个大家庭的主要人物,过新年、穿新衣,还要有一套礼仪制度。

  清 黄缎彩绸金龙袷袍 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皇帝服饰有朝服、吉服、常服、行服等。时令节日及寿诞、筵宴等为喜庆吉祥场合,皇帝要穿吉服—龙袍。龙袍的颜色以黄色为主,以明黄最贵。皇帝龙袍是上下连属的通身袍,右衽、圆颈、马蹄袖,四开裾。明黄色缎绣龙袍,通身以金线、彩线绣出九条金龙腾跃在五彩海水、朵云中,并有象征皇帝责任的「十二章」纹样穿插其间。

  清 十二章金龙炮前式纸样 故宫博物院藏

  龙袍的下摆处绣珊瑚枝、方胜、犀角、古钱、火珠、如意、书、画、蕉叶、灵芝、元宝、磬等杂宝纹饰,不仅色彩斑斓、喜庆热烈,更有寓意国家昌盛、「万世升平」及皇家子孙万代绵延不断的吉祥含意。其实,清代皇帝的龙袍是一幅集苍龙星座、阴阳五行和日、月、星辰等于一体的形象化和符号化的完美图案,凸显了天、地、人的责任、权力和等级,是中华民族重视「礼」的体现。

  清代皇帝的龙袍面料多为缎,随一年四季的变化也有采用绢、纱、罗等质地,尤以缂丝质地的龙袍最为名贵。缂丝工艺费工费时,清乾隆时期一件缂丝龙袍要耗时三百九十个工日,花费万金。

  清 熏貂皮红缨 皇帝冬季服冠 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对龙袍的穿戴有严格规定,龙袍之外需套衮服,头戴吉服冠,胸前挂朝珠,腰系吉服带,脚蹬皂靴。皇帝穿衣都由尚衣监管理,四执库负责保管。每天穿什么都要提前准备,还要如实记录在《穿戴档》中。乾隆二十一年(一七五六年)正月初一子时行开笔仪,乾隆皇帝头戴黑狐皮吉服冠,穿「黄绸绣靠三色黑狐膁龙袍,外套貂皮端罩」,腰系松石圆朝带,左边拴带穗小荷包一个,右边拴东珠云龙大荷包。

  清嘉庆 明黄绸黑狐皮端罩 故宫博物院藏

  白布棉袜,鱼白春绸厚棉套裤,蓝缎羊皮黑皂靴。寅初三刻,乾隆皇帝到弘德殿进「汤煮饽饽」(即饺子)时,「换下貂皮端罩」。辰初三刻,乾隆皇帝到慈宁宫皇太后宫请安,又换上「大毛熏貂缎白苍龙教子珠顶吉服冠,黄地缂丝满地风云黑狐膁龙袍,芝麻花面端罩。金累丝松石吉服带(上拴)带穗小荷包一个(内装八宝两件),大荷包两个。脚穿青缎羊皮皂靴」。

  清人绘 万国来朝图轴(局部) 画中皇帝即穿着端罩

  清代有江宁(南京)、苏州、杭州三处织造为宫廷织造服饰衣料、缝制衣服。江宁织造专责御用彩织锦缎,苏州织造供应绫、纱、罗、缂丝、刺绣,杭州织造负责织造御用袍服、丝绫、杭绸等。清代皇帝的衣料由内务府广储司拟定式样颜色,内务府画师设计画样,应用数目等都需「奏准」,对缎匹长阔尺寸、色泽进行明确的规定后发往三处织造,并要求三处官局所织缎匹「务要经纬均匀,阔长合适,花样精巧,色泽鲜明」,不计成本,务求最好。

  清乾隆 香色缂丝彩云金龙纹皮龙袍 故宫博物院藏

  但是也有皇帝临时更改衣服的时候,如乾隆十九年(一七五四年)除夕当夜,乾隆皇帝沐浴更衣,到宫中神祖供前行辞旧礼。当四执库(位于紫禁城东六宫和玄穹宝殿之后的乾东五所,专门存放皇帝的的各类服饰等物)太监照例捧上明黄色缂丝龙袍时,乾隆皇帝却要穿一件「香色缂丝黑狐膁龙袍」,并表示这件龙袍「寻常日少伺候,留至每年十二月三十日沐浴后再伺候,以后每年是为例」。

  「香色」本是皇子、嫔妃吉服的专用色,但在皇帝服饰独享专色、专用纹饰的年代,皇帝在过年时选择自己喜欢的龙袍颜色穿着,也算合情合理。

  原文作者:苑洪琪(作者曾任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

  原文来源:《紫禁城》2017年1月刊《漫谈清代宫廷过年》

  (因篇幅限制,原文有删减)

  《紫禁城》官方授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想了解更多艺术推介与艺术收藏,欢迎关注【文藏】官方微信公众号&微博&头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