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唯一能留下的,只有照片……

  1944年,为配合抗战物资在沾益机场的转运,国民政府在缺少钢轨材料的情况下,将昆明至某地铺好的钢轨拆下运往曲靖,当年铺设至沾益并投入营运,从此沾益便有旱码头之称,从此至七十年代,沾益县成为滇东北的交通中心,航空、铁路、公路网逐渐形成,1964年米轨改准轨,1970年贵昆线贯通投入营运,曾经承担曲靖近90%的货物和旅客运输量,曲靖火车站建立后,特别是撤销、合并沾益县期间,沾益火车站的重要地位也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说到沾益老火车站,对于很多50、60、70、80后的沾益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这里不仅是一个时代的象征,更是那时交通工具变革的产物,它不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也对沾益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其实像大丫姐这样的80后,对沾益老火车站的感触是最深的。当时大丫姐曾在沾益一中读高中,因为交通工具只能是乘坐火车,而在这里有且仅有一趟小客车(曲靖——喜鹊乐),每当放星期回家或来上学都要搭乘这趟小客车,然后从沾益老火车站这个地方进入或出去。

  沾益老火车站售票厅

  沾益老火车站候车厅

  沾益老火车站内一角

  沾益老火车站出站口

  这趟小客车沿途停靠站点较多,每站停留几分钟,所以从起始站到终点站行驶时间长。据初步计算,曾经大丫姐乘坐这趟车从沾益老火车站上车,抵达红土沟站点大概需要两个小时左右。若遇到节假日或赶集日(星期天)用时更长一些,因为这个节点上沿途村民都会挑着农副产品前来沾益售卖,此时的小客车可谓是拥挤不堪。尽管车厢内无法落脚,但大家的心情却是高兴和激动的,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说只要能挤上车,且有一席落脚之地那是很幸运的事,更何况有时候还会遇到同学和熟人了,那就更别提有多高兴了。

  沾益老火车站前的烧饵块

  现在沾益老火车站前的早点铺子

  沾益老火车站,那时的是多么的热闹繁华。时隔数十年后,大丫姐真的挺怀念那时的曲靖——喜鹊乐的小客车,那时从红土沟上车到沾益只要2.5元/张,到曲靖3.5元/张,从松林到沾益只要1.5元/张,有时候放假从沾益回家还可以逃票现在看到那时热闹非凡的沾益火车站现在仅剩下破败、荒废之景!

  (来源:曲靖M 摄影/景如画,今日沾益、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你还有与沾益老火车站的回忆故事

  欢迎在下方留言与我们一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