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格尔《天堂》补位,惊艳全场

  上期刚写了腾格尔可能补位歌手,没想到年后重头戏就来了,腾格尔携《天堂》强势补位《歌手》。之所以还愿意单独品鉴这首歌,是因为《歌手》版本的《天堂》真的很精彩,忍不住拿出来和各位分享。

  《天堂》是由腾格尔作词作曲的原创歌曲,收录在1997年发行的专辑《出走》中,时至今日,已过20多个春秋,再听已年近六旬的腾格尔演绎这首《天堂》,又是怎样的一番滋味呢。

  马头琴徐徐响起,两把呼麦嗓带出了草原的雄浑苍茫,令人进入无边无际的草原世界。

  开口一句蓝蓝的天空就让现场观众掌上不已,就因为这太过独特的音色和原汁原味的草原味道。

  主歌部分,腾格尔强弱气息推动出来的音色,将蓝天、湖水、骏马、羊群、姑娘勾勒成一幅美丽的草原画卷,让人浮想联翩。

  副歌在零零点点钢琴声下,腾格尔磅礴有力的声线,对比强烈,把对家乡思念的情感表达的淋漓尽致,尤其在小提琴和马头琴合奏下,更是让人心生思念。

  后面进鼓的部分,气势更加激昂,腾格尔沧桑细腻的音腔,在铿锵的鼓点中,辗转回荡,一层层将现场推向高潮。

  而蒙古语的吟唱部分则是高潮的峰点,令人动容不已,除了旋律本身的唯美震撼,还有音程高低对比产生的拉锯感,时而假声唯美婉转,像雄鹰翱翔嘶鸣一般,时而真声雄浑有力,像粗狂热情的蒙古人民一样,都在坚定的表达着内心的思念,两种情绪反复拉扯,越对比,情绪越激烈,越听假声越斡旋绕缭,越听真声越粗犷有力,越能表现出内心剧烈的思乡之情。

  真假音反差如此强烈且恰当,在歌手现场,无人出其右。你单听汪峰的音色觉得已经够Rock,够厚实,但和腾格尔相比,爆发力、音色强度还是要弱些的,在蒙语桥段和声伴奏的时候,众多和声的音色都撑不住腾格尔,更关键的是很多认为表达粗狂有力的歌者很难表达出细腻的一部分,但腾格尔用强烈的气息控制和独特的音色让这种细腻情感融入了旋律的血液里,高低对歌,活像一把人声马头琴。

  这首歌传达了两种感情,让人动容动心。

  一种是对美丽草原向往的美好情感。每个人都乐山乐水,碧海蓝天,青草茫茫一定是洗涤心灵最自然的景象,腾格尔只通过几个简单的意象词,就将蒙古草原旷美苍茫的自然风景展示的一览无遗,让人心潮澎湃。

  另一种是浓烈的思乡情。都说大地是母亲,一寸土地养育一方人情,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家乡,思念的亲人,腾格尔用最直接的歌词表达出了人们对故乡、亲人的思念之情,这种情感的抒发尤其通过粗犷&细腻的反差对比,会更加炽烈、浓厚。

  作为一位艺术家,独特且开放,一直是腾格尔身上最大的特点,民族和流行,少数和大众,刚毅和柔情,可歌颂家国天下,也可搞笑逗乐。

  《歌手》现场,腾格尔身着一身欧式礼服,演绎着蒙古族的歌曲,这是民族的还是世界的,还是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总之,拥抱变化,57岁,腾格尔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