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造酒店的最高境界叫“瑰丽”

  我一直打算用“女性缔造/统治的酒店帝国”主题献礼女士节。尽管COMO、新罗、Red Carnation、Firmdale都是切题的范例,但我最终决定,将本文聚焦在近期发展最为迅猛的瑰丽

  瑰丽的发展史分为两个篇章,第一篇章由一位西方千金书写,第二篇章则由一位东方千金接棒。前者为奢华酒店界开创了住宅化风潮,后者则将瑰丽调校为全球风头最劲的酒店奢牌。不过,故事还得从1980年说起。

  · 第一幕 ·

  1980

  东方 VS. 西方

  1980年,一座交织着花岗岩和玻璃幕的新酒店亮相香港九龙,他占据着当年正当红的新世界中心(林青霞当年长居于此)滨水第一排,三面环水,仿佛一艘刚刚靠港的豪华邮轮,悄然占据了维港的最佳观景角度。

  这注定是一间先锋的酒店,不仅在于其时髦的外壳和大块景观窗环绕的大堂。这座当年名为香港丽晶的酒店先锋演绎了综合体酒店都市度假村概念、提高了浴室之于客房的地位、兴起了酒店婚礼风潮。

  ▲ 丽晶的问世掀起了港人赴酒店婚宴的全新风潮,陈慧琳、李克勤等无不在这间水边酒店喜结良缘。

  丽晶还大手笔组建了由劳斯莱斯幻影6和戴姆勒阵容的礼宾车队,大举向马路对面以劳斯莱斯车队为傲的半岛宣战。

  丽晶的问世不仅扭转了港人对豪华酒店的固有认知,也加速了香港豪华酒店的发展进程。当然,也对内地豪华酒店的起步影响深渊。上海华亭宾馆横条窗配花岗岩的立面明显和她撞脸,静安希尔顿(现静安昆仑)借鉴了其白云石旋转楼梯。

  ▲ 《我的前半生》里被贺涵唤做“老地方”的原香港丽晶/现香港洲际是新世界集团的酒店代表作。

  尽管这间酒店在2001年由巴斯(洲际前身)接盘,但这间酒店始终是香港酒店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孕育她的是传奇大亨郑裕彤缔造的新世界集团。而就在这间酒店俘获全港后不久(1981年),郑家迎来了一位千金——郑志雯

  同样是在1980年,地球另一端的达拉斯也揭幕了一间让酒店界耳目一新的豪华酒店。

  这间酒店并不靠弹眼落睛的先锋建筑吸睛,而纯靠一场心思细腻的“旧物改造”(由德州棉业大鳄Sheppard King的豪宅改造的酒店,宅内安有全城第一部私人电梯,我突然联想到上海的吴同文公馆“绿屋”)打动人心。

  是的,当时的酒店业者只顾着把豪华酒店描绘成愈加恢弘、猎奇的“家外之家”,却忽略了私邸本身就能成就打动人心的酒店。好在,这个反其道而行的“商业秘诀”被石油大亨H.L. Hunt的千金CarolineRoseHuntget到了。

  ▲ 半岛的贝弗利山分号就深受瑰丽首店——Mansion on the Turtle Creek影响,两家出自同一建筑师Gary Koerner。

  这间叫Mansion on the Turtle Creek的酒店不仅成了后来贝弗利山半岛酒店的创作原型(回读《此刻,奥斯卡得主和小金人在这5间酒店共度良宵》),还让酒店界多了一个叫Rosewood的奢牌,并顺势掀起了住宅化酒店思潮。

  ▲ 瑰丽曾在东京设有分号,这间终极昂贵、房间极大、理念超前、极尽奢华之能事的酒店是彻头彻尾的泡沫经济产物,现已消失。

  此后的30年里,西方千金凭借收购纽约卡莱尔、LA的Bel-Air、伦敦Lanesborough等为酒店而生的豪宅项目巩固了瑰丽住宅化酒店的形象。

  ▲ 纽约有那么多顶级酒店,名人们却独爱私邸范儿的卡莱尔。克鲁尼始终爱她如初恋,无论婚否、发福与否。

  东方千金则亲历了家族接手LA传奇的Beverly Wilshire、展开与凯悦的深度合作(香港的3间凯悦都有新世界的份,包括全大中华区最赚钱的“嗨呀”——香港君悦)。她在晋级殿堂级酒店控(尤其控凯悦)的同时,也完成了在哈佛的学业。

  ▲ 新世界中心大获成功后,郑家又在维港对岸尽显其营造亲水综合体的强大功力,这座综合体涵盖了见证香港回归的会展中心、及后来亲历大小姐婚礼的大中华区最赚钱凯悦——香港君悦。

  ▲ Beverly Wilshire能在《风月俏佳人》中闪亮出镜,郑家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那场收购和翻修功不可没。

  · 第二幕 ·

  接棒

  一夜倾倒伦敦·北京·巴黎

  30年后,自立一套酒店营造和管理体系的东方千金力图收购西方千金缔造的瑰丽帝国,以重振郑家的酒店产业,亦扩张瑰丽的全球版图。2011年6月,88岁高龄的西方千金将一手培育的瑰丽交接给了80后的东方千金。

  ▲ 我刷的第二间瑰丽正是当年刚托付给瑰丽的

  尽管她俩并无血缘关系、年岁相隔半个多世纪、还分处地球两端,但瑰丽在她俩间传承后,华丽了整个世界,瑰丽如同被唤醒的睡美人,每月都有新项目宣布、每隔数月就有新分号揭幕——菲拉格慕家族将自家酒庄酒店交由瑰丽打理、高傲的花都奉上了传奇头牌克里雍饭店......

  ▲ 郑志雯接手瑰丽后不久,立马用伦敦瑰丽证明她绝非在玩票。原本不温不火的万丽酒店在她的调校下瞬间让人神清气爽,单凭员工制服就感受到了她重塑瑰丽的决心。

  当然,令世人坚信郑大小姐不是在玩票的是伦敦和北京瑰丽的落地。而秘诀在于——旧物改造、住宅变酒店。伦敦瑰丽改造自先前不温不火的Chancery万丽、北京瑰丽则变身自帝都前第一高楼“京广中心”。

  郑志雯的旧物改造绝非全凭喜好,她深知当下酒店的通病和宾客的痛点。连锁品牌稳妥却无趣、精品酒店个性足却雷多难成体系。于是,经她调校的瑰丽成了奢华连号和设计酒店的美妙合体,豪华连号和精品联盟的壁垒被就此打破。

  ▲ 北京瑰丽的起居区能让你愉快滴面对一切,无论是会友、小憩、用餐还是工作,无论何模式场景都那么契合。

  为了让瑰丽强势重归亚洲,郑志雯在北京瑰丽上演了一系列革新——她把皇城的气魄、四合院的温情、新旧艺术术语一同装进不按常理装扮的大堂;让逐渐消逝或难入厅堂的街头美食和各地风味在食府中齐聚;花费多倍心思和精力挑选房内的书刊和器具;把Spa护理室改革为可过夜的治愈系套房;在宴会厅里植入私宅场景;把泳池藏进植物温室;员工制服分日晚装;消除对四条腿客人的禁令......

  ▲ 乡味小厨始终让散落各地的民间和地方美味齐聚、再创造,比如这款震到我的老北京果脯蛋糕。当然还很能齐聚名人,我在这里和鲁豫邻桌过。

  ▲ 谁家都会在客房里摆Spa Menu,但瑰丽在Spa Menu上压一块卵石,韵味瞬间激活了,仿佛自己桌上有了一座枯山水园林。

  当然,郑志雯的奢华词典里还包括慷慨畅派的VOSS水(尽管现已收敛,且此举有致敬柏悦之嫌),但到底在宾客间收获了“一进瑰丽就口渴”的评语。

  ···

  · 第三幕 ·

  瑰丽 · 成品

  1 · 纽约_The Carlyle

  这是纽约最独特的存在,没人在乎这里不同等级的客房景观有何区别,更没人纠结这里上次装修究竟什么时候。因为酒店那扇金色转门上头条的频次说明了一切。当然,我还惦记着何时能去听一回伍迪·艾伦的演出。

  2 · 北京_瑰丽

  国内我最爱的两座室内泳池——一座在上海半岛,另一座在北京瑰丽。

  北京瑰丽的客房教科书般地演绎了“好看又好住”。我爱死那些温情又美貌得无死角的客房、嫌入住时间短来不及翻的好书、以及餐厅里带可爱徽标的餐盘。

  强烈要求你家在菜单背后列上餐具,我要买你家的盘子。

  3 · 伦敦_瑰丽

  伦敦无疑是全球竞争最激烈的都市,瑰丽在伦敦的位置并不占优,也不像Claridge's那样有老本吃,纯属实力圈粉(圈了霉霉、KK及大半个伦敦)。

  季裕棠为瑰丽打造的时髦伦敦公馆相当俏皮——斑马纹地面、珠宝盒浴室、游猎折叠凳、中式立柜组成的居家盛筵深受女宾爱戴。

  4 ·巴黎_Hotel de Crillon

  郑志雯是幸运的,接手瑰丽没多久就集齐了扭腰、伦敦和巴黎三大都会。巴黎还是能直接抗衡丽兹的克里雍。

  大家都清楚,丽兹和瑰丽克里雍几年前相继闭门翻修不是为了“宫殿”牌匾,而纯粹为了对抗彼此。丽兹修旧如旧,瑰丽大胆革新。“丽兹还瑰丽?”已成为当下巴黎住宿的至高问题。

  5 · 三亚_瑰丽

  瑰丽在三亚一反令人疲惫的度假村营造法则,入口小心掩藏、大堂请上高空、前厅变身都会顶层公寓场景、餐厅更像一处集市......空中无边泳池如同展开的臂膀,将海景拥入怀中。

  · 第四幕 ·

  瑰丽 · 工地

  6 · 香港_Victoria Dockside_2018

  若非当年成功收购瑰丽,若非瑰丽成长超乎预期,进驻Victoria Dockside的酒店品牌恐怕会是柏悦。这也是尼依格罗系的The Murray揭幕后,全港最受期待的酒店项目。

  Victoria Dockside刚好是原新世界中心所在,缺掉的那个角是当年的丽晶、当下的洲际。志雯的哥哥志刚将包干项目的商业零售空间,志雯将利用塔楼内的62个楼层呈现瑰丽的旅居哲思。

  ▲ 高低不对称的床边柜、一座一悬的床头灯、一东一西的桌椅配、仅在单侧出现的老相片......香港瑰丽的居室内满是老季的符号。

  中部的43层将设置413间瑰丽客房、顶端19层将是186套瑰丽住宅单元。

  7 · 广州_CTF_2019

  为了瑰丽,坚称“一座城只操刀一间酒店”的季裕棠在广州食言了。他在创作了广州文华东方后又同大小姐联手,只为将瑰丽的旅居美学送进530米高的广州CTF顶部16层。

  8 · 伦敦_Grosvenor Square

  瑰丽和文华东方几乎同时宣布了在伦敦下双黄的消息,而且都选址在高贵的Mayfair,明摆着在较劲儿。

  ▲ 插播下,伦敦的第二间MO长这样

  ▲ 伦敦的第二间瑰丽依然是旧物改造,而且这次底气足了,位置更好不说,依托的建筑是美国大使馆。

  ▲ 相比伦敦瑰丽1号有些沉重的装饰,伦敦瑰丽2号则选用更轻盈明快的风格应和更年轻的建筑主体。

  9 · 琅勃拉邦

  曼谷、维也纳、爱丁堡、成都、惠安、巴厘岛等地的瑰丽都很让我期待,但琅勃拉邦莫过于我最期待的目的地,而且该分号本月22日就将问世,还营造出了同地安缦和AZERAI全然不同的旅居美学——用野奢帐舍亲近纯美的自然场景,内部用殖民风格追忆往昔。势必将成为这个美妙目的地的绝妙选择。

  10 · 上海_尚贤坊

  这么长的文章,文末不放彩蛋对不住忠心耿耿的读者们。世间没有比《玫瑰玫瑰我爱你》曾广为传唱的上海更适合引进瑰丽。这个愿望似乎要实现了,为了确保我发布的每条消息都是有责任心的,我昨天实地探访了上海最有戏开瑰丽的地带——K11隔壁的尚贤坊。

  ▲ 瑰丽可能进驻的塔楼与K11并排而立,形成双塔格局。

  整个区域裹得严严实实,内部工地热火朝天,幕布上赫然出现了新楼的效果图,还点名有豪华酒店进驻。该案幕后是新世界,尽管瑰丽官方未发声,但十有八九会进驻上海瑰丽,狂喜!

  ▲ 和尚贤坊可有感情了,以前在对面上班时还时常进弄堂吃午餐。很快,四排复原的老楼身后将立起Ricardo Bofill操刀的47层塔楼。

  ▲塔楼底部将致敬纽约花旗大厦,半悬空的塔身如雨棚般护起老楼。

  翻完这些设计稿,内心除了兴奋唯有等待,静候瑰丽进军上海。

  这个世界不缺富X代,但贵在将优渥无虑的生活场景化作探知美、创作美的灵感缘的富X代。至于卡罗林和郑志雯这组往年之交,生活上从来与名媛画风绝缘,志在透过瑰丽完成一场传承,足够去演百达翡丽系列广告,只是PP表换成了瑰丽而已。

  祝所有女士节日快乐

  向所有为酒店效力的女性致敬!

  Good Night, Mrs. Ho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