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相:母亲是佛

  邹相,祖籍河南光山,毕业于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河南诗词学会会员、郑州市作协理事、《文学月刊》签约作家、党的生活书画院副院长。自1999年以来,先后在海内外诸多报刊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八百余篇,新闻作品数十篇,出版过《风雨花》、《邹相作品专辑》、《禅心乡韵》、《拈花微笑》等,并两次获郑州市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书法作品被部分寺院、茶馆、会所、企业等收藏。现居郑州,担任少林寺官网主编,少林寺《禅露》杂志执行主编。

  母亲是佛

  ◎邹相

  我开始近深入地了解母亲,始于八年前。那一年四月份,我大学即将毕业,母亲重病住院。直到母亲被推进手术室的前一个小时,父亲才忍不住给我打电话。电话那端,父亲泣不成声,说母亲已经辗转了三个医院,他们都不愿意接收,说是治不好母亲的病。或许是佛菩萨保佑,亦或是母亲一直乐于做善事的缘故,该市一家重点医院接收了母亲。在医生们高超的手术之后,母亲转危为安。不过,母亲的子宫和一个卵巢被摘除。母亲患的病是重度子宫肌瘤和卵巢囊肿,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时期。妹妹看到医生从母亲体内摘除的肌瘤时,当场昏了过去……

  十几年前,父亲和母亲在浙江

  母亲的手术刚一做完,就让父亲拨通了我的电话。电话这头,我哭得像个泪水,觉得自己太不孝顺,母亲出了这么大的事,我都不在她身边守护着,没能尽一个当儿子的职责;电话那头,母亲的哭声让我揪心不已,她说非常害怕就那么死掉,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她最疼爱的儿子——我。因为出生在豫南革命老区的一个贫困山村,在我刚上小学时,父母便到南方一座城市打工挣钱,以维持家计。直到我上初一时,他们担心爷爷奶奶处理不好我上学的事情,害怕耽误了我的学业,才从南方回来。等我考上大学后,昂贵的学费逼得父母再次南下打工,供我读书,直到我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之后,他们才回老家。

  岁月的沧桑,让母亲慢慢变老

  实际上,母亲在动手术之前,已经在医院里输了一个星期的血。父亲想给我打电话说一下,却被母亲阻止了。她担心会影响我的学业,那时我正在做毕业设计。因为学的是理工科专业,需要跟导师做项目,才能完成毕业论文。没想到,身患重病的母亲,还为我考虑那么多。我刚一完成论文答辩,便坐上南下的火车,去看望母亲。见到我,母亲再次歇斯底里,泪如雨下。我们母子俩抱在一起,感觉这苍天与大地之间,只有我们两个人……

  作家邹相书法作品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严厉而慈爱的。小时候,因为顽皮,经常被母亲教训。还记得上小学一年级时,因为期末考试考了个倒数第三,被母亲揍了一顿。但随后,她就去房里给我拿了些好吃的。上初中时,母亲经常去学校看我。那时我们吃饭时都用粮票,母亲每次过去,都会背着十几斤大米,换成粮票,交到我手中。她还经常给我做一些可口的菜,犒劳我那张爱吃的嘴巴。母亲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从小到大,她一直教我当好人、说好话、做好事,要讲文明、讲道德,做一个顶天立地、有益于社会的人。而我,也一直谨记母亲的教导,与人为善,“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现在,我从事佛教文化方面的工作,也正是母亲对我的训导使然,这份工作,也让父母欢欣不已,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白费。在母亲眼里,为佛菩萨做事,是需要殊胜的因缘的。

  作家邹相在济源乡村

  很多人应该看过“杨黼活佛”的故事,说的是明朝时有个叫杨黼的人,一心想要修行,希望得到解脱。他辞别了母亲到四川去拜访当时很有名望的无际大师。半路上,他遇到一位老和尚,问他要到哪里去?他说要去拜访无际大师。老和尚笑说:“你要去拜访无际?不如去见活佛啊!”杨黼问:“活佛?在哪里呢?”“你往回家的方向走,当你看见一个披着棉被、倒穿拖鞋的人,就是活佛了。”听了老和尚的话,杨黼半信半疑地离开了。半夜时,他走到了家门口,便一边敲门一边喊:“开门啊,我回来啦!”他的母亲在屋里听到儿子的声音,高兴地不得了,来不及穿衣着袜,就随手抓起一床棉被披在身上、穿着拖鞋就去开门了。匆忙中,她连鞋子穿反了都不知道。杨黼一看,大吃一惊,这不正是老和尚口中的“披着棉被、倒穿拖鞋的人”吗?竟然是自己的母亲!原来,自己的母亲就是活佛啊!从此以后,他竭力侍奉母亲,还注释了一部几万字的《孝经》。

  母亲是在世佛菩萨

  佛在《父母恩重难报经》里讲到,父母对我们有十种恩情:怀胎守护恩、临产受苦恩、生子忘忧恩、咽苦吐甘恩、回干就湿恩、哺乳养育恩、洗濯不净恩、远行忆念恩、深加体恤恩、究竟怜愍恩。“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清·蒋士铨《岁暮到家》)母亲就像佛一样,伟大而杰出!其实,我们的母亲,就是佛。佛让我们慈悲,自利利他、自觉觉人,母亲也教导我们要做一个善良的、愿意助人为乐的好人;佛让我们发大心,行大愿,普利众生,时刻不忘精进、用功办道,母亲也告诫我们要树立远大的目标,不骄不躁,当一个有用的人,一个勇于奉献的人;佛让我们以戒为师,学会隐忍,懂得谦让,母亲也教育我们要礼让三先,不怕吃亏,且要明白“吃亏是福”……想一想,母亲是不是佛呢?

  母亲是佛!

  (邹相,2012-1-12于郑州,刊载于《五台山》2013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