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西行,从“偷渡客”开始

  想当年,

  玄奘离开长安时,

  还只是个仓皇流离的偷渡客。

  【爷要取西经】

  贞观元年,

  刚刚易主的长安城万物如新,

  到处都是佛学沙龙。

  玄奘刚刚结束七年游学,

  因为勤学精进,对佛法见解独到,

  佛门同修送他外号“千里之驹”

  不过当时中土的梵文原经并不完整,

  翻译水平参差不齐,

  特别是对经文中的重要名词,

  缺乏统一的明确标准。

  于是对佛法解读多有纷争。

  想尽办法但解码无能的玄奘,

  在困惑之际结识了天竺僧人波颇

  得知在佛陀的故乡有座“那烂陀寺”

  堪称当时佛教界MIT(麻省理工)。

  最重要的是,

  那里有一部《瑜伽师地论》

  对名词的解释清晰规范,

  并且建立了明确的修学次第。

  这部逻辑清晰总赅三乘学说的经典论著

  正是电视里唐僧念念不忘的--

  此去印度遥遥万里,

  之前虽曾有法显、惠生等人出国留学,

  但不是没有记载就是客死异乡,

  一路艰险异常。

  但生死之类的小事,

  又怎能阻挡求取真经的狂热?

  当时留学不用考雅思GRE,

  学霸玄奘却还是找了蕃人外教恶补口语。

  同时找人组团给政府递出国申请。

  BUT此时的李世民大大,

  刚演完“玄武门之变”坐上大唐帝位,

  精神紧张疲惫,

  加之边境突厥人常来撩骚,

  所以听到涉外破事,

  心情格外不爽。

  申请被驳回之余大家作鸟兽散,

  玄奘却绝不甘心,

  百般无奈下心肝一横咬牙拍腿:

  偷!渡!

  时年八月,霜灾突发。

  二十八岁的玄奘趁机背上经箧,

  混在出城的难民中,

  离开了长安城。

  【ONLY YOU 能伴我取西经】

  《西游记》中,

  神通广大的猴子保护弱鸡唐僧取西经,

  几百年来孙悟空渐成故事主角,

  师父唐僧却早已面目全非。

  离开长安一路躲避追捕的玄奘,

  辗转来到了丝绸之路的起点。

  王之涣诗云“春风不度玉门关”,

  此境已是异域的入口。

  苦于没有向导,

  玄奘前往城东塔尔寺祈祷,

  礼佛时发现有一胡人一直尾随在后。

  这人正是《西游记》孙悟空的原型

  --石磐陀

  胡商

  石磐陀觉得,

  成为居士能得佛菩萨庇佑,

  所以恳求玄奘为他授三皈五戒,

  同时表示愿意陪玄奘西行取经。

  可他毕竟不是义胆忠肝的齐天大圣,

  才走了几天,石磐陀就后悔了。

  协助偷渡过境是全家抄斩的死罪,

  他怕玄奘万一被抓会供他出来,

  恐惧之中竟滋生了杀师叛逃的恶念。

  玄奘知他内心挣扎,并未责怪,

  而是将骏马相赠让他折返瓜州,

  自己独身继续旅程。

  【ONLY YOU 能伴我取西经】2.0

  戏文小说中威胁唐僧的是妖魔鬼怪,

  而真实历史中,

  玄奘要面临的最大挑战,

  是极端自然环境。

  “哈顺戈壁”

  古称沙河,又作莫贺延碛

  小说里唐僧在此收服沙悟净,

  让他给自己做了挑夫。

  现实却比小说尴尬得多。

  在不慎打翻最后一壶水后,

  玄奘已四天五夜滴水未进。

  莫贺延碛昼夜温差可达50°C,

  着急赶路却毫无经验的他,

  因为严重脱水而逐渐陷入幻觉。

  据他的通关攻略《大唐西域记》记载,

  当时身边盘旋飞窜起幽蓝萤火,

  奇装异服的妖怪们,

  牵扯他的衣袂要求一起尬舞。

  “Gate gate Pāragate Pārasa?gate Bodhi svāhā”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森揭谛、菩提娑婆诃)

  玄奘不断念诵梵文《心经》来保持清醒,

  信仰带来的力量不可思议,

  驮着玄奘的枣红老马,

  像是听到了观音菩萨的指示,

  兀自改变方向奔跑起来,

  并找到了一处水源,

  硬是把他从鬼门关拖拽了回来。

  相比小说里除了英俊一无是处的小白龙,

  这匹赤红老马才真是玄奘的抱拳老铁。

  【大王,请你表酱紫】

  好不容易走出沙漠,

  剩半条命的玄奘在伊吾国的寺院,

  接受了几位汉僧的盛情款待。

  随后沿丝绸之路的北道西行,

  借路高昌

  高昌处于吐鲁番盆地火焰山下,

  住的不是铁扇公主牛魔王,

  而是公元六世纪左右,

  由中原迁居而来的麴姓家族

  麴氏建立高昌国,

  以佛教为国教,

  仅都城附近就有三百多座寺院,

  僧众超过三千人。

  皇室主持修造了柏孜克里石窟

  是后来西域影响最大的佛教圣地之一。

  大唐高僧驾临高昌,

  朝野上下瞬间沸腾。

  高昌王麴文泰率众迎接,

  伏身以额头碰触玄奘的足背,

  用最尊贵的礼节表达虔诚。

  原来早在玄奘途经凉州讲经时,

  他就已声名远播。

  高昌王恳请玄奘留下成为高昌国师,

  让他供养终身。

  面对这样赤裸裸的“求包养”,

  玄奘的反应有些冷漠。

  高昌王如此殷切想留下玄奘,

  其实并非偶然。

  麴文泰是个十足的“汉粉”

  毕生致力推行汉化,

  连都城都是仿造长安而建。

  玄奘这样的汉人高僧正是他急需之材。

  根据《三藏法师传》记叙

  二人的对话从尴尬变得充满火药味。

  见高昌王如痴如狂之状,

  玄奘唯有祭出大招--绝食。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第五天…

  最后麴文泰在冷战中败下阵来。

  即便帕米尔高山倾塌,

  玄奘求法的心都不会动摇,

  何况是威逼利诱呢?

  麴文泰被玄奘的坚定深深震撼,

  伏跪在他脚背上痛哭忏悔。

  经过这场冷战,

  鞠文泰发愿倾尽国力护持玄奘取经。

  玄奘也许诺从印度求法归来,

  会在高昌讲经三年。

  两人冰释前嫌并在佛前结义。

  麴文泰为玄奘打点了一套最炫土豪风行装。

  玄奘更想不到的是,

  麴文泰竟以“奴”自称,

  亲自给西域扛把子--西突厥可汗写信请求,

  让玄奘所到之国都能赐马护送。

  公元627年冬,

  高昌王手持香炉率众,

  将玄奘送出交河城外。

  漫天黄沙中,

  玄奘回头瞥见鞠文泰仍旧伫立的身影,

  不禁泪落沾襟。

  此时二人都尚未看穿无常的诡谲,

  待玄奘学成归来时麴文泰早已去世,

  高昌国也成了大唐的西州城。

  电视里痴缠的是女儿国主,

  但历史中玄奘扼腕痛失的,

  是这位肝胆相照的金兰兄弟。

  【真经真经我来了】

  跋涉四年后,

  玄奘终于抵达那烂陀寺

  这是古印度最大的寺院,

  由五个国王共同出资建造,

  供奉丰厚衣食不愁,

  因此被唐人称作

  玄奘抵达时,

  住持戒贤长老已经160岁。

  他在梦中得到文殊菩萨开示,

  一直在等待玄奘的到来为他开讲

  除了通览佛教经典,

  玄奘还醉心古印度的逻辑学语言学

  对佛教的通用语--梵文,

  他更是痴迷其中字斟句酌。

  在那烂陀学院,

  设有十个“法通三藏”尊称,

  是寺中最高荣誉,

  只有学通经藏才有资格获得。

  此前已有九人获此殊荣,

  最后一个,

  授予了玄奘。

  学习五年后,

  玄奘听从戒贤的建议,

  用三年游学全印度。

  在他后来的巨著《大唐西域记》中,

  留下大量地理学式的描述。

  虽然渴望返回大唐,

  但是应戒贤长老的请求,

  玄奘留在了那烂陀开设讲坛,

  为瑜伽派的荣誉而展开辩论。

  随着辩论的深入,

  其他讲坛的学者最后都归集到玄奘门下,

  瑜伽学派的地位得以重新确立,

  玄奘从此声名鹊起。

  这个快速蹿红的大唐僧人,

  引起了东印度王戒日王的注意,

  求贤若渴的两国一番兵戎后,,

  戒日王赢得了玄奘法师1v1见面会入场券。

  戒日王是古印度史上的名君,

  与孔雀王朝的阿育王齐名。

  与玄奘交谈后,

  他决定亲自主持一场宗教版“奇葩说”。

  玄奘担纲男主发表观点,

  现场的学者必须针对他观点提出讨论,

  这正是文章最开头的那一幕,

  史称“曲女城辩经”

  【长安 · 长安】

  贞观十九年正月二十四日,

  玄奘终于再次踏足阔别十九年的长安。

  他无暇停留伤感,

  遂即转行洛阳面见皇帝,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向唐太宗进献了各国带来的奇珍异宝,

  当中有几座释尊垂腿正坐的旃檀佛像

  在大唐风靡一时,

  如今龙门石窟中的垂腿坐像都是依此而塑。

  献宝之余,

  他希望唐太宗能做他天使投资人,

  支持自己的创业计划“翻译佛经”

  此时的李世民已经稳坐江山,

  翻译经文有益大唐跟国际的交流。

  李世民毫不犹豫拨款,

  成立国字号翻译机构。

  在CEO玄奘的带领下,

  开始了中国佛教史上规模空前的译经业务。

  他的国字号译经团队用十九年时间,

  共译佛经七十三部一千三百三十卷

  高超的双语能力和新颖翻译风格,

  加上认真严谨的学术态度,

  令玄奘成为汉传佛教四大译经师之一。

  篇篇N千万+的阅读量,

  更是中土一切译师之最。

  那句街知巷闻的“色即是空”

  正是出自玄奘版的《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