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学 | 中英两国园艺师的”较量“

  “英、中两国园艺师的遭遇,总是有点过招的意味。开始时,似乎不太服气对方的知识、技巧和做法。职业竞争为他们彼此遭遇定下了基调。无论他们对对方的技术有什么真实看法,也无论彼此从对方那里学到了多少东西,他们都不会轻易服输。”

  ——《知识帝国:清代在华的英国博物学家》

  来源:【美】范发迪著 《知识帝国:清代在华的英国博物学家》

  译者:袁剑

  商人兼博物学研究者常久居中国。他们中许多人在广州、澳门旅居了几十年,有些人甚至客死他乡,再未回国定居。约翰·利文斯通在中国住了36年,大概只回国探亲了两回,1829年死于回英途中;托马斯·比尔(ThomasBeale)出国时还是个少年,后来一直在商界打拼,他在澳门拥有一座漂亮的花园和鸟园。他在中国度过了半个世纪的光景,其间从未回过英国。就连小斯当东,虽然他很讨厌自己在中国的生活,也还是不得不忍受了18年的职业生涯,其间只回过英国两次,其中一次还是为他父亲奔丧。里夫斯在广州洋行工作了20多年,只回国休过两次假。这些人在广州和澳门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经历,有助于他们在当地建立采集标本与科学资料的网络。他们不但精明干练,且具有地利、人脉、门路和各种当地支援,这些都是博物学研究的最好条件。

  相比之下,那些个人和科学机构派遣的采集员则大多是匆匆过客。他们到中国的任务就是采集具有园艺价值的植物。和那些把博物学和园艺学当成一种嗜好的博物学研究者不同,他们是被挑选出来专门采集标本的园艺师。园艺是他们的本行,采集标本是他们在中国的专职工作。在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的时候,中国只是英国派遣植物采集员前往的世界许多地方之一。邱园和英国皇家园艺学会也派遣植物采集员到非洲、澳洲和美洲活动。

  ……

  英、中两国园艺师的遭遇,总是有点过招的意味。开始时,似乎不太服气对方的知识、技巧和做法。职业竞争为他们彼此遭遇定下了基调。无论他们对对方的技术有什么真实看法,也无论彼此从对方那里学到了多少东西,他们都不会轻易服输。广州分行有自己的菜园,菜园由中国园丁打理,距洋行有三英里远,位于洋人未经允许不得擅入的地区。菜园种了很多欧式蔬菜,如洋葱等,供洋行人员食用。当詹姆斯·梅因(JamesMain)为东印度公司的股东吉尔伯特·斯莱特到广州采集植物时,广州分行曾经请他为中国园丁讲授如何种植高品质的洋葱。于是,梅因在分行成员和中国地方官员的陪同下,大张旗鼓地来到了这块菜园, “六七个看起来颇体面”的中国园丁垂手恭敬地等在那里。梅因做了讲解示范,中国园丁却显出不相信的样子,甚至哄笑起来。他们显然认为欧洲那套方法在中国行不通。

  约翰·帕克斯曾经仔细观察过托马斯·比尔的中国园丁如何操作。比尔声称,他这个园丁是澳门最好的中国园艺师傅之一。更难得的是,这个园丁对自己的技术和做法,总是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比尔也告诉帕克斯“要想取悦一个中国园艺师,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随心所欲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尤其是涉及“他们颇引以为荣”的一些方法时。他们总是觉得“在栽培菊花方面没人能跟自己匹敌”。帕克斯在看过那位园艺师工作后,有自己的评价。他批评中国人在园艺方法上“悲哀地远远落在欧洲人后面”,“(中国园艺师)最脏兮兮了”。他嘲笑道:“要是在英国,他们根本就没资格当园艺师。”即使如此,他还是承认比尔的园艺师使用的那种插枝繁殖的方法,“效果令人称奇”。另一方面,比尔的园艺师也颇为自负,不轻易改变自己的方法。他拒不听从帕克斯和比尔的建议,更换山茶花的堆肥。结果这两个英国人联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才说服这名中国园丁。

  1

  END

  1

  一键购买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进入人大社官方微店

  一键购买

  致关心学术作品的你

  人大出版社学术守望者

  微信号 : xueshushouwangzhe

  新浪微博:@人大出版社学术守望者

  读点好书    很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