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能源危机,福岛复苏之路任重道远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福岛核事故发生的时候,渡边先生23岁,当时他在东京参加毕业典礼。但现在想起,那天似乎纪念的不是毕业,反而是纪念强烈的地震海啸以及随之而来的核辐射。他还清晰记得2011年3月11日,当时东京震感十分强烈,渡边先生甚至怀疑震源在东京,等他回过神来知道震源在距离东京以北200英里(约322公里)的地方时,他立刻想起了自己远在福岛的家人以及父亲在福岛经营的旅店。

  旅店幸免于地震和海啸,但是由于福岛核电站发生泄露,大家害怕核泄露带来的污染,不敢再去福岛。渡边先生家的旅店重要客源是泡温泉的人,然而在事故发生之后预定房间的客人越来越少,这七年来旅店的营业额一直没有恢复到核泄漏事故发生之前的水平。

  当时的海啸造成近1.6万人死亡,事故发生后日本当局开始重新考虑该国的能源政策。这七年来,核泄漏事故的影响仍在,福岛随处可见被遗弃的房屋,房屋被树枝和篱笆遮蔽,所有的自动售卖机也都没人管。

  即便如此,仍然能从断壁残垣中看到希望。苦难将大家聚集在了一起,渡边先生和其他温泉经营者一起成立了重建组织。该组织的目的在于汇集各方力量,共促地区发展。温泉经营者们对一家旅店200米附近的地热发电厂十分感兴趣。发电厂占地约一个篮球场那么大,里面交织着许多管道。管道里温泉水蒸气加上化学物混合在一起,用来发电。现在多出来的能源大都卖给国家电力公司。渡边先生希望日本政府能撤销管制规定,如此这些能源便可用于社区发电。

  自“3·11”大地震以来,日本电费一直很贵。这是因为日本国内石油和气源极少。1973年阿拉伯国家对西方国家实行石油禁运后国际油价飙升,日本转而大力发展核能。至2010年,日本对核能的依赖度已经达到30%,并且计划到2020年将这一数字提高到50%。然而大地震后,日本政府被迫关闭核反应堆,重新进口大量油气,对核能的使用大幅下降。

  “福岛可再生能源研究所”2014年4月在郡山市成立,目的是开展和推进可再生能源研究。所长中岩胜认为多山地形及遍布日本的温泉为这类小型能源项目提供了绝佳条件。他说:“如果我们想在小镇和多山地区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那这是一个不会有太高成本的极好方式。”“因为日本能源稀缺,所以发展可再生能源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虽然他觉得可再生能源的前景十分乐观,但他认为要达到理想效果仍需要时间。

  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的报告称,预计到2030年日本对核能的依赖度仍会达到20%,煤、石油、天然气将占比50%,而可再生能源比率将从2015的3.2%升至23%。中岩胜称,到2030年日本仍会用一些碳氢化合物,但与此同时也会逐步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他认为日本应减少对核能和碳氢化合物的依赖,到2050年或2060年,日本才可能80%的能源都来自可再生能源。(实习翻译:周凯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