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袭人:玲珑解语花,不解美玉心

  作者:陈灵梓

  袭人在《红楼梦》里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她虽为丫鬟,却深得太太、老太太的信任与喜欢,月钱也提到与姨娘一样;她成熟稳重,大有宝钗之范,是在丫鬟中少有的可以当面规劝宝玉的人;宝玉待她也的确与常人不同。

  正如曹公所说的那样,袭人是一朵“解语花”。温柔和顺、似桂如兰的她无疑有着一颗玲珑剔透心。“情切切良宵花解语”一回中,宝玉因酥酪生气,袭人委婉地撒了一个小谎,让他去剥栗子,几句话便如同安抚了一只发怒的猫,让宝玉不再计较;又用自己要家去的话试探宝玉,成功让宝玉答应自己那些平时被斥为“经济仕途”的劝进之语;金钏儿一事后,袭人一席“男女大防”“无事常思有事”的劝谏,正中王夫人心病,让王夫人大为慨叹信任。

  袭人之所以能成为“解语花”,是因为她对宝玉足够的熟悉。袭人从小服侍宝玉长大,对宝玉可谓没有谁能够比她更了解的了。宝玉到黛玉房里梳洗,毫不避嫌,便赌气不理他,想用柔情警之,弄得宝玉生了一天闷气,说“你那里知道我心里急”。又用宝玉在女儿身上尤为用心的一点,利用打小儿服侍长大的情谊,放出自己回家的杀手锏,宝玉马上变得焦躁不安,只希望用一切办法留下袭人。

  袭人摸得准宝玉的脾性与习惯,知道宝玉的软肋。正所谓打蛇打七寸,宝玉在袭人面前如同被打中七寸的蛇,又如同戴上金箍的孙行者,每当紧箍咒念起,他终究不能抵抗。

  袭人于宝玉来说,与其说是一个情人,毋宁说更像一个姐姐,甚至是一个慈母。她能够体谅宝玉,但是她对宝玉的期望与宝玉自身的愿望有着众多抵牾之处。与黛玉争吵剪穗砸玉闹别扭时,她说:“往日小厮们和他们的姐妹拌嘴,或是两口子吵架,你听见了,你还骂小厮们蠢,不能体贴女孩儿们的心。今儿你也这么着了……依我劝,你正经下个气,陪个不是。”没有过多地指责宝玉在这次争吵中的种种不是,而是提醒宝玉他平时的做法,不要斤斤计较;劝宝玉读书时,她对宝玉说:“你真喜读书也罢,假喜也罢,只是在老爷面前或别人跟前……只作出一个喜读书的样子,也叫老爷少生些气。”不是一味地指责宝玉不喜读书,反而能够体贴宝玉的苦楚,但是也是劝说着宝玉回归“正道”。

  袭人了解宝玉,也能够体谅宝玉,但是她不懂宝玉。不懂他每每说的“只求你们同看着我,守着我,等我有一日化成了飞灰,飞灰还不好,灰还有形有迹,还有知识,等我化成一股轻烟,风一吹就散了”的痴情,和如黛玉葬花一般“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愿望,也无法理解宝玉厌恶仕途之意、与黛玉的相知之情。

  袭人是一个普通而平凡的人,她终究无法理解宝玉的世界。她认为的好,仍然是仕途顺畅,荣华富贵;名与利,是俗人绕不开的情结。她希望宝玉好,落实到现实中,就是希望他跟着代代走来的仕途大道,走“正道”,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书中自有颜如玉屋,接下代代读书的传统。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将袭人的“花解语”与黛玉的“玉生香”放在一起,有意无意间形成了一种对比。袭人是玲珑剔透的“解语花”,熟悉他的习惯,她懂得怎样去劝说宝玉,明白他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的意味;黛玉却是那晶莹的羊脂玉,深藏在他内心,懂得他为自己建造的世界是怎样的。

  玲珑解语花,终不解美玉心。“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优伶有福是偶然,但是公子无缘却并不似这般意外,就像宝钗嫁入贾家的苦楚,怕也是命定吧!

  中国艺术研究院微信订阅号群落推荐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微信公众号,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办,旨在提供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的资讯传播、政策宣传、知识普及、资源展示、学术交流等服务,为业界、学界和公众搭建交流、互动、分享平台。

  文艺研究

  《文艺研究》杂志创办于1979年5月,由文化部主管、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是大型综合性文艺理论月刊。《文艺研究》以“引领学术潮流,把握学术走向,加强学术交流,扩大学术影响”为办刊总方针,强调现实性与学术性、前沿性与基础性、学理与批评的有机统一,提倡中国视野、中国问题、中国气派,广泛容纳文学、艺术各领域不同观点、不同方法的优秀研究成果。

  媒介之变

  从移动互联网世界的剧烈媒介迭变,观察未来世界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