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的成就感

  作者:潘晖

  林如海的遗体在苏州城入土,贾琏带着扶柩迎丧的林黛玉从千里之外风尘仆仆赶回家中。“平儿与众丫嬛参见毕,献茶。贾琏遂问别后家中的诸事,又谢凤姐的操持劳碌”。凤姐道:

  我那里照管得这些事!见识又浅,口角又?,心肠又直率,人家给个棒槌,我就认作针。脸又软,搁不住人给两句好话,心里就慈悲了。况且又没经过大事,胆子又小,太太略有些不自在,就唬的连觉也睡不着了。我苦辞了几回,太太又不允,到反说我图受用了,不肯习学了。殊不知我是捻着一把汗儿呢。一句也不敢多说,一步也不敢多走。你是知道的,咱们家所有的这些管家奶奶们,那一位是好缠的。错一点儿,他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儿,他们就指桑说槐的报怨。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都是全挂子武艺。况且我年轻,头等不压众,怨不得不放我在眼里。更可笑那府里忽然蓉儿媳妇没了,珍大哥又再三再四的在太太跟前跪着讨情,只要求我帮他几日。我是再四推辞,太太断不依,只得从命。依旧被我闹了个马仰人翻,更不成个体统。至今珍大哥哥还报怨后悔呢!你这一来了,明儿你见了他,好歹描补描补,就说我年纪小,原没见过世面,谁叫大爷错委了他呢。

  有人说,这段话“拉拉杂杂,如花如火,弄贾琏于股掌之上”;也有人说,此等文字,写“阿凤之待琏兄,如弄小儿,可思之至”。这些看法基于王熙凤在夫妻关系中常居强势的事实,因此论者认为王氏可以摆布贾琏,捉弄调侃,谈笑风生,略无愧色。然而,何以王熙凤口出此言,针对贾琏,读者心里不免有疑。若从语境来品评,这些洋洋洒洒的议论,是王熙凤对自己协理宁国府的经历的一次概要总结,她在回眸和说明之中夹带抒情,婉转地表现了不无骄矜的得意之情。

  当秦可卿的丧事办得渐有头绪、步入轨道之时,“尤氏又反了旧疾,不能料理事务”,贾珍“惟恐各诰命来往,亏了礼数怕人笑话”,正为此事忧虑。在宝玉的举荐下,贾珍亲自出面委请凤姐管理内事。“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虽然当家妥当,也因未办过婚丧大事,恐人还不服,爬不得遇见这事。今日见贾珍如此一来”,她“心中早已欢喜”。

  对王熙凤而言,打理秦可卿的后事,既是表现自我的机遇,也是证明自我的挑战。她掌舵入海,片帆远航,必然要在黑风白浪的检验中一显身手,才能功成名就。所以任事之初,她凭借往日的观察,静心罗举宁国府中由来已久的痼疾,列为五项:

  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废,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黔束,无脸者不能上进。

  面对诸般弊病,困难重重,王熙凤挑起重担,有的放矢,迅速制定了相应的补救之法,化为行动,立见成效。治理的措施与分工的安排头一日宣布,“无头绪、荒乱、推托、偷闲、窃取等弊,次日一概都蠲了”,“凤姐儿见自己威重令行,心中十分得意”。

  到了五七正五日,王熙凤又借着一名点卯迟到的家人大做文章,痛快淋漓地展示了她的“杀伐决断”与严厉少恩,有力地证实了总管来升此前所说“那是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硬,一时恼了,不认得人”的话并非危言耸听。领教之余,众人“这才知道凤姐的利害”,于是“不敢偷安,自此兢兢业业,执事保全”。王熙凤不失时机小题大做,以四两拨动千斤,宁府上下因而肃然,风气为之一变。

  迨秦可卿出殡之日将近,大小事务纷至沓来,王熙凤更是忙得“茶饭也无工夫吃得,坐卧不能清净”:

  刚到了宁府,荣府的人又跟到宁府,既回到荣府,宁府的人又找到荣府。凤姐见如此,心中到十分欢喜,并不偷安推托,恐落人褒贬,因此日夜不暇,筹画得十分的整肃,于是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者。

  宁府中人对王熙凤由不喜欢而生畏惧,再由生畏惧而“无不称叹”,这种刮目相看的心理转变,究其原因,既出于凤姐盛气凌人的威势,也出于她拔乎其萃的才干,不禁使人诚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王熙凤的魄力和才干到了管家的职位上如鱼得水,当行出色。短短的时日里她让东府重回正轨,井井有条,一场备极铺张的豪华丧礼在她手里办得利落风光,有口皆碑,没有出现一丝差错,成功地证明了她非凡的能力,而这一切都足以使凤姐面有骄色,倍感自豪,斯亦人情之所常有。

  然而,身处特别的位置,王熙凤的成就感又是一种很难与人分享的骄傲,她需要理性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如果在下人面前她表露出沾沾自喜的意态,未免显得轻佻,有损少主的身份;如果在长辈跟前她展现了洋洋得意的情貌,又会显得自负,有失晚辈的体统。可是,王熙凤在管理家务的一次次考验中皆能指挥若定,马到成功,她内心的欣喜之情难以掩藏,有时而露。当她的这份成就感按耐不住而自鸣得意的时候,最直接的抒发对象就是她最亲近的那个人。

  王熙凤身兼两任,不辞劳苦,风风火火办完了秦可卿的后事,不久贾琏也从苏州返回。二人暌别多日,凤姐虽值“多事之时,无片刻闲暇之工”,“见贾琏远路归来”,仍“少不得拨冗接待”,趁着“房内无外人”,便笑道:“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小的听见昨日的头报马来说,今日大驾归府,略备了一杯水酒掸尘,不知肯赐光谬领否?”这番戏谑写出了夫妻之间亲昵而又轻松的闺房乐趣。对王熙凤而言,她在宁国府中绽放的耀眼光芒还未黯淡,至今历历在目。在此之前贾琏携黛玉远赴江南,府中之事他无法参与,无由得知,因此留下见闻的空白,有待知情人填补。王熙凤要把握这绝佳的场合趁热打铁,向贾琏一吐久抑在心而不易流露的成就感和兴奋劲。

  无独有偶,《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开头的一段描写:

  话说贾琏听凤姐有话商量,因止步问:“什么话?”凤姐道:“二十一是薛妹妹的生日,你到底怎么样?”贾琏道:“我知道怎么样?你连多少大生日都料理过了,这会子到没了主意。”凤姐道:“大生日料理,不过是有一定的则例在那里。如今他这生日,大又不是,小又不是,所以和你商量。”贾琏听了,低头想了半日,道:“你今儿糊涂了,现有比例在那里,那林妹妹就是比样。往年怎么给林妹妹过的,如今也照样给薛妹妹作就是了。”凤姐听了冷笑道:“我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我原也这么想定了,但昨日听见老太太说,问起大家的年纪生日来,听见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虽不是整生日,也算得将笄的年分期了。老太太说要替他作生日,想来若果真替他作,自然比往年与林妹妹不同了。”贾琏道:“既如此,就比林妹妹的多增些。”凤姐道:“我也这么想着,所以讨你的口气。我私自添了,你又怪我不回明白了你了。”贾琏笑道:“罢罢,这个空头情我不领。你不盘察我就彀了,我还怪你!"说着,一径去了,不在话下。

  这段文字紧承“平儿软语救贾琏”的情节而来,转入下文薛宝钗过生日的叙事之中,结构上属于过渡。品读其中内容,夫妻之间一场寻常对话,却使读者暗忖:王熙凤做事向来果敢独断,何以这回,为了做个“小小”的生日,却拉住贾琏耐心讨论,短话长说?贾琏自己也很纳闷:“我知道怎么样?你连多少大生日都料理过了,这会子到没了主意。”凤姐道出了这次生日不比以往的难处:今年正巧碰上薛宝钗“将笄”,故而生日办得太大,不合礼数,办得太小,又不合情义,两边的分寸不好拿捏,如何方能得体,需要从长计议。然而贾琏不任内事,绝少究心,是个不太中用的人,论头脑、论能力、论经验,他又有哪一项比得上王熙凤,凤姐又何须郑重其事地咨询贾琏呢?通读这一段话,不难发现,对于宝钗生日的规格,王熙凤其实早已成竹在胸,贾琏的识见也不过是凤姐步步循诱而渐次得到的结论,如此这般,凤姐又何必多此一举、绕着弯子要来试探贾琏的态度呢?她说,这是讨口气,“我私自添了,你又怪我不回明白了你了”。然而贾琏究竟看得分明:“这个空头情我不领,你不盘察我就彀了,我还怪你!"

  透过这些似诙似谐、有意无意的对话,我们隐隐也能窥见王熙凤得心应手的骄态。面对宝钗“将笄”,凤姐主持操办生日,虑及一般里小小的特殊,整齐中微微的变化,她对于构想的筹划相当满意,也感到处事之际自己有足够的精明与周密,她需要跟人一同分享这份秘密的喜悦。成就感最怕“寂寞无人见”,如果不能及时表达,为人所知,就会变成一种盘桓在心里的痛苦,挥之不去。

  以上两个小故事生动传神,王熙凤毕竟非同等闲,即便她想要表现自己、夸示成就,心理活动转成口头话语,舌锋犀利,“正言若反”,也是一派自视甚高却又惺惺作态的模样,足以反映她性格中虚伪的一面。

  中国艺术研究院微信订阅号群落推荐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微信公众号,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办,旨在提供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的资讯传播、政策宣传、知识普及、资源展示、学术交流等服务,为业界、学界和公众搭建交流、互动、分享平台。

  文艺研究

  《文艺研究》杂志创办于1979年5月,由文化部主管、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是大型综合性文艺理论月刊。《文艺研究》以“引领学术潮流,把握学术走向,加强学术交流,扩大学术影响”为办刊总方针,强调现实性与学术性、前沿性与基础性、学理与批评的有机统一,提倡中国视野、中国问题、中国气派,广泛容纳文学、艺术各领域不同观点、不同方法的优秀研究成果。

  媒介之变

  从移动互联网世界的剧烈媒介迭变,观察未来世界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