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说《亮剑》:真实与虚幻之间的传奇

  老周

  摘要:在众多的抗战题材电视剧中,《亮剑》无疑是最知名度最高,也是广受好评的,十多年来依然历久不衰,老周就来说说《亮剑》,那些真实与虚幻之间的传奇故事。

  图1:《亮剑》是抗战题材影视剧中最著名

  亮剑的渊源

  老周知道《亮剑》,那要比电视剧还要早四、五年,那真是机缘巧合,一次乘出租车时车上的收音机正是小说连播,播的是李云龙伤愈归队在火车上与土匪交手的一段(电视剧里没有这段),作为一直与军旅题材打交道的人,立即识到这书还真不错。下了车就到处找这本小说,费了不小的劲终于买到了,一口气看完。但那时周围的朋友,即使是那些喜欢军事的军迷,都很少有人知道这么本书。

  当知道《亮剑》改编成电视剧后,就一直非常关注。电视剧杀青后,首先就是通过网络下载来了个先睹为快。电视台开播后,自然是一集不拉,此后精华版、完整版,都一一看来,成了不折不扣的亮剑迷。

  作为一个研究军史战史的爱好者,自然很多朋友来聊起《亮剑》时,都会问起解放军里真有李云龙这样的将军?真有电视机里那些惊心动魄的战斗?

  图2:电视剧《亮剑》海报

  人物原型

  《亮剑》播出后,李云龙这个粗鲁、霸道,狡黠甚至有些无赖的男一号,打起仗来有勇有谋,对战友真诚坦荡,对部下同甘共苦,完全突破以往类似题材中高大全的革命军人形象,使人耳目一新,中国巴顿的说法也风声水起。

  有人感觉新鲜,从没见过这样的革命军人。也有人嗤之以鼻,那是破坏革命军人的光辉形象。而老周与一些经过战争岁月的老战士谈起,他们却认为这个人物塑造地很是鲜活,战争年代几乎在很多部队里都有李云龙这样性格的,只不过有些电视剧里把这些人物的典型性格更典型了而已。

  综观解放军开国将领中,从经历来分析,谁都不是李云龙的原型,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完全套上李云龙的经历。但是却有很多人又有着与李云龙这样那样的相似经历,打坂田联队是杨成武的原型,打日军军官观摩团是王近山的原型,从中野到华野又是皮定钧的经历,而争战利品,尤其是“XX部缴获”的封条那则是钟伟的创举。所以可以说,在李云龙身上汇集了很多开国将领的故事,这是一个综合而又典型,来自现实又不同于现实的成功的“虚拟”角色。

  图3:李云龙身上汇聚了很多开国将帅的故事

  政委赵刚的原型从经历上看,李震比较接近,李震是燕京大学毕业,参加过一二九学生运动,后转到八路军搞政工工作,解放战争中任中原野战军6纵18旅政委(旅长肖永银,为中野头等主力),1955年授少将军衔,后任公安部长,文革中自杀——小说《亮剑》里赵刚也是自杀的。

  图4:赵刚的原型李震最接近

  孔捷的原型,最可能就是肖全夫,也是红四方面军出身,后来去东北,解放战争中任东北野战军9纵26师师长,1951年率部入朝作战,1954年南京军事学院战役系当学员,1955年授少将,后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

  丁伟从名字就可以知道找到了原型——钟伟,特别是李云龙和孔捷口里曾说其部队开酒厂,卖烟土,都是钟伟曾干过的。

  国民党军官楚云飞的形象也是让人眼睛一亮,不仅正面描写其英勇抗击日军,即使是在后来的内战中,也是一个标准的军人,而其与李云龙之间英雄相惜的那份超越政治与意识形态的友谊,更是给人印象深刻。不过像楚云飞那样黄埔、陆大毕业,先是晋绥军,后是中央嫡系的国军将领,似乎没有可以对号入座的。毕竟既能在杂牌里吃得开,又能受嫡系器重的,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是不可能的。

  图5:楚云飞基本上没有可以对号入座的

  军事学院教官常乃超的原型就是国民党军五大主力的整编第11师师长王元直,淮海战役中被俘,后来是由刘伯承亲自点名调到军事学院当教员,课堂上的学生就有当年的对手,手下败将来上课,学员自然不买帐,结果闹出一场风波,还是刘伯承做了工作才平息。不过影片里常乃超被俘后通过跑步被查出来,那可不是王元直的故事,而是东北战场1948年冬季攻势中,全歼新编第5军之后就是用这个方法找出了军长陈林达,而想出这么个鬼点子的正是钟伟。

  炮打坂田有原型吗

  说完了人物,自然要说战例了。第一集中击毙坂田之战,原著小说里没有的,是电视剧新加的,熟悉八路军战史的人一看就知道此战就是从当年名震华北的黄土岭之战演义而来。但是从军事角度来看,击毙坂田似乎不大符合逻辑。电视中是突围战,作为攻击方的日军,将联队指挥部这样疏忽大意地设立在对方迫击炮射程500米之外,特别是在知道八路军拥有迫击炮的情况下,在现实中是不大可能的。

  真实的黄土岭之战是伏击战,黄土岭是太行山北部群山中的一座岬口,位于涞源县与易县交界处,是一条约2500米长的大山谷,是伏击的绝佳地形。所以晋察冀军区部队和第120师特务团在此设伏,当日军进入山谷后,八路军伏兵齐出,经过激战将日军逼入上庄子附近的山谷底部。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长阿部规秀将指挥部设在黄土岭与上庄子之间的教场村一座独立院落里时,其手下就提出,将指挥部设在这样的独立院落里目标太明显,但是阿部认为院落里还有老百姓,八路军是不会对有老百姓的院落进行炮击的。而他并不知道,因为八路军是事先设伏,所以早就通知了当地老百姓预先撤退,这家人是没有及时撤退才留下来的,八路军可不知道。所以一旦发现有多名腰挂战刀的日军在院落里进出,就意识到肯定是日军指挥部,晋察冀军区第1团团长陈正湘立即命令配属作战的分区炮兵营迫击炮连对准目标轰击!第一发打远,第二发打近,第三发炮弹就准确地落在院子里——标准的三发测距射击法,正坐在门口椅子上的阿部当场就被弹片击中,不久就伤重而死。而被日军关在西厢房里的主人家十多口,却是毫发无损,真让人觉得八路军的炮弹真是长眼睛啊!——注意,那是在伏击的情况下,日军几乎所有活动范围都是在八路军炮火射程内。如果换了日军是进攻的话,绝不会将指挥部如此明目张胆地设在迫击炮射程500米外。

  图6:陈列在军事博物馆里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

  围攻山崎是真的吗

  李云龙在执掌独立团后打出威风的就是歼灭山崎大队了。此战很明显就是从八路军著名的关家垴之战脱胎而来,关家垴之战是1940年百团大战后,日军随即组织了对南艾铺、羊角、芹泉、黄烟洞和辽(县)武(乡)榆(社)地区的“扫荡”,其中日军第36师团第4独立混成旅团冈崎大队500余人(附民夫400余人)瞎打乱撞逼近了八路军水腰子兵工厂,由于防守兵工厂惟一通道“翁圪廊”的1个连不战而退,陷兵工厂于危急之中。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获悉天险翁圪廊失守,日军进入黄烟洞的消息,不禁勃然大怒,要求严查擅自撤离者的责任,并即调386旅772团和16团赶到黄烟洞阻击日军。冈崎大队在八路军顽强抗击下,被迫撤到武乡县蟠龙镇关家垴附近,准备夺路退回沁县。面对孤军深入根据地的冈崎大队,彭德怀下定决心务必全歼!

  10月29日,彭德怀赶到蟠龙镇召集129师师、旅干部会议,下达八路军总部命令:由刘伯承、邓小平指挥129师386旅、新10旅各一部,陈赓指挥129师385旅一部和决死第1纵队第25、第38团各一部,在总部山炮连的支援下,于30日晨4时对冈崎大队发起攻击。就在八路军各部进行合围部署时,冈崎大队发现局势不妙,迅速占领了有利地形关家垴。关家垴是群山环抱的一个山冈,冈顶是一块方圆几百米的平地。山冈北面是断崖陡壁,东西两侧坡度陡峭,只有南坡比较平缓,有一条一人宽的小道通向冈顶,这条小道也是整个山冈惟一的道路。关家垴西南是柳树垴,与关家垴互为犄角,从柳树垴上可以用火力控制通往向关家垴冈顶的小道。日军占领关家垴后,连夜构筑工事,部署火力网,并派出一个中队抢先一步占领了柳树垴。

  虽然日军抢得了先机,但八路军的总攻还是如期打响。经过激战后,终于在天亮时攻占了柳树垴。天亮后,日军飞机飞临关家垴,对进攻的八路军进行狂轰滥炸,使八路军遭到很大伤亡,进攻不得不暂停。129师师长刘伯承见部队损失很大,觉得与日军死打硬拼不是八路军所长,便给彭德怀打电话,建议暂时撤围,另寻战机。彭德怀态度相当坚决:“拿不下关家垴,就撤消番号,杀头不论大小!”此时日军从辽县、黎城出动几千名援兵正兼程驰援关家垴,因此如不能迅速歼灭冈崎大队将使八路军陷入被动。

  但是此后的战斗却陷入胶着,困守的日军居然还能以反击夺回了柳树垴,而攻击关家垴的部队由于地形十分不利,战斗非常残酷,战到中午,八路军发起的冲锋已达18次之多,很多部队都已伤亡过半,伤亡最大的772团1营仅剩下6人,但仍没有丝毫进展!

  只有从西北方向攻击的769团利用地形隐蔽接近,借助攀登工具和陡崖上的野藤树枝爬到壕坎处,但却被日军发觉,随即就用猛烈火力封锁住了斜坡。亲临前沿指挥的刘伯承发现壕坎上面的斜坡是黄土,随即命令采取土工作业挖暗道通上冈顶。769团随即开始挖掘,坑道完成后集中火力从斜坡佯攻吸引日军注意,突击队突然从坑道里冲上冈顶,日军顿时阵脚大乱,斜坡上的佯攻部队也乘势攻了上来,双方随即在冈顶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日军被歼大半,残部退守半山腰的窑洞。失去了关家垴的支援,柳树垴的日军也很快被肃清。但据守窑洞的日军拼死抵抗,由于地形狭小,八路军无法展开,又缺少重武器,攻击始终难以奏效,战斗一直持续到31日拂晓。此时,日军1500多人的援军在飞机掩护下已逼近关家垴。为保持主动避免与优势日军决战,彭德怀只得含恨命令撤出战斗。

  图7:这张彭德怀著名的照片就是在关家垴战斗时

  关家垴之战,激战两昼夜,冈崎大队大部被歼,指挥官冈崎浅受中佐以下400余人被打死,最后仅60人在援军接应下得脱。八路军伤亡也是非常惨重,历来说法不一,但最保守的估计也在1000人以上。关于此战历来争议很大,反对者认为在八路军在地形、火力、战斗态势都极为不利的情况下与日军打正规战阵地战,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损失了大批战斗骨干,是很不值得的。但是彭德怀之所以坚持要打,主要还是考虑到军威士气,如果听任日军大队规模的小部队在根据地内横行,今后的作战就更为被动。

  和电视上对比,可以发现两者有太多的相同处,如都是从日军袭击兵工厂开始,都是1个大队的日军孤军深入连大队长的名字都是那么相近,都是屡攻不克最后靠土工作业取胜。不同之处是电视上的土工作业是为了缩短攻击距离而不是直接挖到山顶,最后是全歼日军而实际上是八路军因援敌逼近而撤出战斗,使60余名残部得脱。

  电视里出现的八路军高级将领,都是只有职务,如副总指挥、副参谋长、师长、旅长而无具体姓名,不过就演员的身材相貌就能使人知道那就是彭德怀、左权、刘伯承和陈赓,笔者估计是因为电视虚构成分太多,如使用真名恐有不妥,所以才很奇怪地只用职务来称呼。

  伏击战地观摩团

  李云龙邀请楚云飞观战伏击的一出,很明显是取自于韩略村伏击战。1943年10月,太岳军区第二分区司令员王近山率所部第16团开赴延安,途经日统区心脏地区山西临汾韩略村时,见此处地形险要且日军戒备极其松懈,遂不顾旅长陈赓不求战不恋战的指示,果断决定进行伏击。10月23日晨,一支日军车队进入16团的伏击圈,顿时枪声四起,16团先卡住首尾,然后全线出击,仅1小时激战便全歼这百余日军。很多史料称王近山伏击的是日军的军官战地参观团,都是中队长以上的军官,此战击毙1个少将、6个大佐、180个中佐少佐。但是这种说法意淫成分居多,因为日军在这一时间地点并无少将军官阵亡记录(有些史料称击毙的是第21旅团长服部直臣,而此人一直到1945年8月投降时都好好活着),也没有如此大量中级军官阵亡的记录。何况这样一支军官队,无论怎么都会有相当数量的警卫,哪怕每人带1个跟班总数就至少要翻一倍!断然不会这样光有军官而无士兵,再者说,16团还缴获了大量机枪、步枪,要全是军官的话,也不可能中佐少佐人手一支步枪的。因此根据老周的考证,实际遭到伏击的只是日军的教导部队或者说是军校生,其中军衔最高的也不过是中佐。

  图8:伏击战地观摩团就是在历史上也一直都是个谜

  不过此战之所以有名,主要是王近山打的是没命令的仗,打胜了也没功劳,打败了更是要受处分的,敢打这种有罪无功的仗,也只有绰号“王疯子”的王近山。据说,事后毛泽东还专门提到,太岳有个敢打没命令仗的王疯子,一时间王疯子名声大噪。有关韩略村伏击战请看本号历史文章:韩略村伏击战:《亮剑》中李云龙原型的成名之战

  王近山的这种脾气,而且也是红四方面军出身,放到李云龙身上倒是很对路的。

  骑兵连进攻!

  问到《亮剑》中最感人的一幕是什么?很多人都会说:“骑兵连!进攻!”确实,骑兵连冲锋这场戏真是荡气回肠气壮山河!小说里并没有骑兵连也没有出身旧军队的连长孙德胜,这一人物和情节全是电视剧新增加的。而在八路军中,骑兵部队倒有一些,也有过不少战例,但是像电视里那样,对日军的骑兵进行类似中世纪的骑兵对决,好象还没有过确切的记录。

  而在抗战时期,骑兵主要是发挥其机动优势,进行长途奔袭或是冲击步兵阵地,在现代战争中极少这样的骑兵对骑兵的白刃战。抗战中中国军队最著名的骑兵部队当属来自青海马家军的暂编骑兵第1师(后改编为骑兵第8师),该师长期驻扎在豫东地区,曾与日军多次交手,屡建战功,日军敬畏地称其为“马回回军”。

  不过从骑兵连训练,到徒步参加李家坡攻击山崎大队,最后到决死冲锋,骑兵连的这一连串故事,却是非常生动鲜活,短短几出戏就使观众牢牢记住了孙德胜,一个质朴勇敢铁骨铮铮的军人;记住了骑兵连,一支彪悍勇武铁马金戈的连队。

  “骑兵连!进攻!”,浑身带血断臂犹战,最后全连牺牲的悲壮一幕,不仅点出了面对强敌也要敢于亮剑的主题,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亮剑精神,更使这部男人的电视,平添了一股厚实与凝重。

  图9:骑兵连进攻是《亮剑》里最感人的一幕

  特种部队是主线

  在小说里特种部队其实是一条贯穿始终的主线,从日军特种兵分队开始,到后来李云龙在苏联顾问帮助下组建特种兵大队,参加金门炮战,甚至于在最后的文革动乱中显露身手。由于电视剧只是到1955年授衔结束,所以特种部队的这条主线也就随着日军特种部队的消亡戛然而止,显得比较突兀。

  而且电视里对特种部队的描写也有失偏颇,姑且不说日军特种部队使用的居然是美军1944年才研制成功的M3A1式冲锋枪,实在有点匪夷所思的味道,就电视里的内容,更容易让人觉得,戴上顶不反光的钢盔,再加副风镜(在沙漠里才有用的风镜,此处纯粹是显酷吧),套件防弹背心,一水自动武器,再会几手一招制敌的狠招,就是特种部队了。其实这样的印象完全错了!真正的特种部队,一般绝不会以山本部队这样的六七十人的规模出动,通常都是4人小组或5人小组活动,而且特种部队的“特”,不在装备与服饰,而是在训练,在机动方式,在战术,在使用目的上与普通部队迥异。而现在特种部队所必不可少的狙击手,电视里也没有表现。因此,就山本部队来看,充其量只是一支装备比普通部队更精良,训练更严格些的精锐部队而已,离真正的特种部队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图10:山本特战队其实还算不上是特种部队

  除了特种部队是比较明显的软肋外,服装道具也有不少问题,最使人难以接受的就是李云龙八年抗战始终是一身脏不拉几的棉军装,许是拍摄时间是在冬季,几乎所有的外景、服装都是冬季,实在不够敬业。而最后1955年授衔时的那套将军服,颜色、质地都与真实的将军服相差甚远,要知道那套将军服,可是真正的好东西啊,连袖口领口的丝线都是纯金的!可能是资金不足的缘故,电视里的将军服简直就像是地摊货。

  当然,瑕不掩瑜,《亮剑》能赢得如此之多的观众,不仅是汇集了解放军历史众多经典战例于一身的情节,而且人物刻画真实生动,笔者以为是一个“真”字打动了观众,除了有血有肉的李云龙,一些细节,如抢夺战利品等,都是第一次直接描写,使人耳目一新。特别是真实描写抗战中国民党军与共产党军队不仅有摩擦,更有合作抗敌,还多次借李云龙和赵刚之口肯定了部分国民党军在抗战中的英勇表现。

  军事题材是热门

  似乎一段时间来,军事题材的电视剧颇受欢迎,从《激情燃烧的岁月》、《历史的天空》到《亮剑》,都取得了很高的收视率。老周在这三部中还是最中意《亮剑》,因为《激情燃烧的岁月》实际只是军旅背景下的家庭爱情伦理剧,不过只是把男主人换成了军人。《历史的天空》则注重于人物的塑造,不可否认,这部剧中几个人物无论是姜大牙、张普景、陈墨涵,还是窦玉泉、朱一刀、万古碑,都非常鲜活丰满,极具代表性,不过穿插了太多感情纠葛多角恋爱,战斗情节比较单薄。而《亮剑》是把解放军历史上几次相当著名的战例都演义在剧中,使我们这些战史爱好者一看就联想到这些经典战例,不由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仅这些主要情节,连一些剧中人对话中所谈及的故事,都是来源于真实的故事,如李云龙向赵刚介绍独立团过河时被国民党军阻拦的故事,历史上杨成武的115师独立团就真遇到过,当时国民党军就不认独立团的编制,杨成武率部只好跟在686团的后面,并成一支部队才过了河。再如,李云龙向妻子介绍丁伟时,就提到丁伟的部队曾架起机枪与友邻抢道的事,这是钟伟的杰作……正是这些来自于真实而又极富传奇色彩故事,以前的正史少有报道,如今这样表现出来,自然令人比较新奇,更增添了可看性,这也正是《亮剑》将这些真实的素材有机结合巧妙布置所带来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