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犹太女人不一般 根本不懂法竟然跑去给日本制定宪法

  今天,我们来讲一个犹太女人在日本的故事。这个犹太女人的名字叫Beate Sirota Gordon。这个女人来自一个四处流浪的犹太人家庭。因为爆发了十月革命,这家人先是从俄国的乌克兰流亡到奥地利,Gordon就是在乌克兰出生的。后来因为欧洲的反犹太主义兴起,Gordon的父亲又带着全家跑到日本,在东京音乐学校担任钢琴老师。后来又在东京大森的德国学校任职。

  Beate Sirota Gordon

  到了30年代,德国学校对犹太人来说越来越不好混了。纳粹党派人接管了学校,每天早上都要求向希特勒致敬,一起唱纳粹党党歌。1939年,Gordon打算去美国留学。但是此时奥地利已经落入纳粹德国之手。而德国驻日本使领馆不肯给犹太人发签证。但这家子人和日本外务大臣广田弘毅关系不错,于是由广田弘毅亲自给美国大使馆打电话,才算把这事办妥了。1940年5月,Gordon一度回到日本。她后来回忆此时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爱国的日本人”,甚至把回到日本当成“回国”。

  1941年夏,Gordon和父母一道去美国。此时美日关系已经相当紧张,有美国人劝Gordon一家不要回日本。但Gordon的父母还是在11月坐船回到日本,而把女儿留在美国继续读书。10天后珍珠港事件爆发。这家人被阻隔在美国和日本两地。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战败投降。美国立刻组织占领军。当时全美国精通日语的美国白人,一共只有60人左右。日语翻译严重缺乏。于是Gordon也被美军征用,被任命为麦克阿瑟司令部的民间雇员,于1945年12月24日抵达已经是一片废墟的日本。当时Gordon只有23岁。她的父母在战时食物匮乏的日本,却是营养不良。

  1947年在日本的Beate Sirota Gordon

  Gordon在美国期间,曾给一个杂志干过活。当时的美国号称男女平等,实际对女性也极端歧视。Gordon受够了白眼。于是变成一个很极端的女权主义者和左翼分子。如今到了日本,她却是享有特权的占领军一员,过着舒适生活,甚至还掌握着对日本人生杀予夺的权力:Gordon当时负责所谓制定“军国主义者”名单,只要上了这个名单的人,就会被开除公职。曾帮过Gordon一家子大忙的广田弘毅也被作为战犯逮捕,并处于绞刑——当然这不是Gordon有权能决定的事情。

  1946年2月4日,Gordon接受了一项特殊任务:制定日本宪法。Gordon本人并没有什么法学知识。所以只能摆出诸如美国宪法、法国宪法之类的照抄。但她思想左倾,又来自俄国,所以精通俄语。于是她又找来了一本苏联宪法,直接照抄了很多内容下来,特别是一些关于女权的规定(因为她是女权主义者)。甚至一度想把苏联宪法里关于“土地国有化”的规定也抄进去。结果,由这个Gordon搞出来的日本宪法,在女权和人权方面的很多规定,甚至比当今的美国宪法还要左倾和激进。

  2011年的Beate Sirota Gordon

  美国占领军司令部的军人大都是右倾的共和党人(包括麦克阿瑟本人),但他们除了一些关键性内容(如国体、不准日本拥有军队等等)之外,对日本宪法的多数内容并不关心也不介意。而美军带来的所谓“民政人员”,却多数都是左翼分子。于是Gordon搞出的这本宪法,就这么通过了。其日文译本,也归Gordon负责翻译。1946年版的日本宪法就这么诞生了。Gordon回到美国后倒是默默无闻,于2012年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