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聊对越自卫反击战错误百出,科普怎能这样满身漏洞

  讲真,一个在军事历史方面没有下过真功夫的人讲战史,他敢讲也就罢了,你也敢信?他犯的错,都是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这样的基本事实,即俗称的硬伤。这些硬伤绝非无关大雅,不少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很多吃瓜群众特别是高粉还把这些不实之词当做科普到处传播,以讹传讹,误导大众。全世界哪家的科普是这样满身漏洞的?不要侮辱科普这两个字可好?

  还有一种论调,说什么只要能够激发人们对历史的兴趣,是真是假无所谓,胡说八道也是无可厚非的,这是典型流氓思维和混账逻辑。52分钟的节目,挑出来20几个明显的错误,奉劝以后凡是看到他吹历史,赶紧换台。

  1,“奠边府战役的总顾问团团长是陈赓大将。”

  陈赓于1950年7月7日被任命为中共中央代表(不是军事顾问团团长!)前往越南,帮助越军组织边界战役,11月4日返回南宁。

  奠边府战役期间,中国军事顾问团团长是原三野10兵团政委韦国清!1956年6月回国主政广西。

  2,“越南北方大约只有3个正规师,后来又从柬埔寨前线调来3个正规师,”

  1979年中越战争爆发时,越军在河内附近和北部一共部署了9个作战师、8个生产师、2个训练师、30多个独立团和1个空军师。而直接位于我进攻正面的有6作战师:316A师位于平卢 345师位于柑糖 3师位于谅山 346师位于高平 338师位于亭立 325B师位于先安(战中327师、337师、197团、46旅独立营向谅山增援),15个独立团,30余个独立营,54个公安屯,约十万余人(不含数量庞大,但无法统计的民兵)。利用山高、谷深、林密、洞多的地形特点,构筑工事,储备粮弹,形成了完整的防御体系。

  3月初,越军第2军的304师和325师确实从柬埔寨赶回到了谅山以南,但并没有发起反击。3月8日,55军从谅山城区撤至扣马山、395高地一线,为了打敌反扑,专门等了三天,结果呢,越军不敢上来嘛。

  3,“9个军打过去,6个军都是广州军区的”

  11军、14军隶属昆明军区,13军、50军隶属成都军区,41军、42军、55军隶属广州军区,43军、54军隶属武汉军区。

  4,“昆明军区司令员王必成是55中将,不配和许世友平级指挥。要调一个平级的杨得志上将来。犯了临阵换帅的兵家大忌,导致云南方向打得不够好。”

  王必成之所以会被换掉,主要是他在昆明军区司令员任上卷入云南的派性斗争很深。运动时云南的群众组织分为两派:八二三无产阶级派简称八派、毛泽东主义炮兵团简称炮派。王必成支持炮派,而13军、14军的主流都支持八派。听老人讲,13军回到云南,八派群众欢欣鼓舞,14军的同志也很高兴。打仗首重上下一心,才能指挥顺畅,八派的部队打越南,怎么可能让炮派的王必成来指挥?如果不打仗,王必成可能不会走。但是大战在即,主力又是支持八派的部队,那么王必成必然要离开。

  八派14军在运动中进行了两次大的军事行动:镇压滇西挺进纵队和沙甸平叛,结果偏偏这两个事件后来都给平了反。搞得14军灰头土脸,严重影响了士气。炮派王必成走了之后,14军上下兴高采烈,再加上新上任的杨司令解散了所谓的学习班,让大家回去好好准备打仗,全军士气顿时为之一振。

  至于云南方向打得怎么样嘛,可以说并没有受到所谓换人的影响。因为我军在实力上占据压倒性优势,换不换人其实无关紧要。代理杨得志职务的张铚秀也很好的履行了作为战役指挥员的职责。

  5,“杨得志上将红军时期飞夺泸定桥”

  飞夺泸定桥的是杨成武,2师4团,22勇士。杨得志是1师1团团长,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17勇士。

  6,“杨得志在蒙自机场给营以上干部作动员,后来又生了病,西线作战由张铚秀指挥”

  哪有这么简单?1979年1月1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昆明军区司令员王必成和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对调,已经率部进行了两个月作战准备的王必成突然被调走,杨得志出任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西线总指挥。1月7日,杨得志乘飞机抵达春城,和王必成进行工作交接。杨得志见到王必成后说“我向军委提了建议,还是你合适些”。王必成回答“你也熟悉情况,还是执行命令吧”。云南方向的作战指挥就由杨得志正式负责起来。期间杨得志亲自勘察了3个军出击地域的地形,听取部队的情况汇报,审修作战方案。特别是1月14日,杨得志陪同副总参谋长杨勇、何正文、总后副部长张贤约到前线视察部队,检查战备情况,在四连山上拍板,以红河为13军和14军的战斗分界线,两个军分别在西岸和东岸作战。2月17日,战役发起,西线部队突破红河、南溪河,接连攻占老街、谷柳、保胜、西罗楼等要点,进展顺利。21日,军委指示昆明军区:要在柑塘地区打一个大仗,打一个恶仗,歼敌万把人。就在这大战在即的时候,杨得志突然的胃病突然发作引起急性左心衰,就此被迫离开指挥位置,职务由副司令员张铚秀代理,一直到自卫还击作战结束。

  7,“一二三四野战军以及华北野战军”

  华北的3个野战兵团直属军委指挥,并没有独立的统一的领率机构,不能称之为华北野战军。2011年2月,出版的该部战史就叫做《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野战部队战史》而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野战军战史》。

  8,“四野一直排到54军”

  55军到哪里去了?55军在79年作战中共歼敌10509名,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集体和个人分别占16%和18%,以上指标均位居参战部队首位。时任军长朱月华,代政委郭长增。

  9,“梁光烈调到昆明军区辅助杨得志”

  梁光烈时任武汉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并未参战。

  10,“41军、43军都是最后进攻海南岛的部队”

  和43军一起打海南岛的是旋风部队——40军。

  11,“一直打到最远处的谅山”

  谅山距友谊关18公里,高平距离那坡县、龙州县均约70公里,哪个更远?

  12,“高平作战计划和济南战役计划一模一样”

  高平战役是亚热带山岳丛林地进攻作战,济南战役是城市攻坚作战,作战样式完全不同,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13,“我军装备不占优”

  越南由于自身经济发展落后,工业基础薄弱,武器装备自行研制、定型、生产、列装的能力极低,主要依靠外援、外购和战场缴获。1979年的时候,只能说越军主力部队的步兵轻武器优于解放军(这点长处在解放军优势兵力面前已不复存在),在重装备技术兵器上(以炮兵为例),越军是根本无法和解放军相比的。

  越军一个班:40火班轻机枪 M79榴弹发射器各一,冲锋枪六,如果不满员,减少冲锋枪。

  解放军一个班:冲锋枪三,半自动四,班轻机枪一。

  越军军区炮兵团(二军区168炮团):85加 122榴 107火各12门

  越军师炮团:105/122榴 85/76加共36门

  解放军预备炮兵师所属团:152加榴/130加/130火/122榴/122加 36门

  解放军军炮团:152加榴12门 122加12门 85加18门

  解放军师炮团:107/130火18门 122榴24门 85加18门

  越军:师属以上炮兵9个团

  解放军:师属以上炮兵48个团

  话再说回来,没有弹药的武器就是摆设,中越两军的弹药供应水平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大兵团作战比的是几支冲锋枪还是大口径火炮?

  14,“我军装甲兵部队好几天找不到了,步兵到了目的地,装甲兵还没上来,最后在一个河边找到了,因为过不去河。离进攻出发位置就几里地”

  43军坦克团(-3营)和42军坦克团在向东溪穿插的途中,确实出现过把桥压垮和遇到过水障的情况。但是估计军盲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装甲兵有运动保障队这个单位,而运动保障队就是用来克服障碍的。穿插途中的小河并没有耽误装甲兵太多的时间,42军坦克团17日19时进至东溪。43军坦克团1连9时50分进至东溪,全营10时许到达,2营则于18日8时到达。哪门子的几天后还在河边徘徊?

  而且正好相反,攻占东溪的恰恰是装甲兵而不是步兵,43军坦克团1营到达东溪后3个小时,步兵才跟了上来。

  15,“把步兵绑在坦克上进攻”

  穿插东溪的坦克快速梯队由126师376团1营1连、2营、3营和43军坦克团(-3营)、42军坦克团2营组成,376团1营1连搭乘43军坦克团1营3连,376团2营、3营分别搭乘43军坦克团2营和42军坦克团2营。43军坦克团1营1连为尖兵连,不搭乘步兵,于进攻发起后2小时55分攻入东溪(2月17日上午9时55分),提前5分钟完成任务。中国坦克部队从布局突破沿崎岖山路迅速突入东溪,完全出乎越军的意料,越民也以为是他们自己的坦克,还向坦克招手致意。

  至于搭乘坦克的步兵损失较大的情况,是上午8时许两个2营进至那岗、那悦附近时,遇到越军用树干、大石块设置的路障和道路两侧由40火箭筒、轻重机枪组成的交叉火网的猛烈射击,步兵伤亡80余人。这次损失主要是因为步坦协同中步兵如何搭乘坦克的问题没有解决好,一是人多,一台车上挤了20几个人,最多的搭乘了26人;二是方法不当,用背包绳把步兵和重武器绑在坦克上。结果遭到越军袭击时,步兵来不及下车战斗,坦克也不易发扬火力。

  这种情况很快就被纠正,只是特例,不是普遍情况!

  16,“山顶有越军一个排防守,我军用一个团进攻。”

  有一个词军盲都不知道:战场容量,即作战区域范围内所能容纳和展开兵力兵器的最大数量。一个排就能守住的一座山能有多大?附近能容纳一个团?而且如果是海拔较高的山峰,越军的战术手段是扼守山腰和山脚,这样才能有效的控制道路,因为在山顶既不便于观察也不便于发扬火力。进攻一个排的越军阵地,我军通常的兵力为一个连,三比一的兵力优势,足够了。再科普下一个团的进攻正面和纵深:3-4公里和0.5-1公里。

  17,“我军穿的都是胶底帆布的解放鞋”

  普通解放鞋占一部分,主要还是经过加固的防刺解放鞋。

  18,“攻克谅山打得很艰苦,我军遇到了越军的精锐部队,被越南反包抄,伤亡很惨重。”

  进攻谅山是硬碰硬的攻坚战,当然不容易。但越军是处于被动防御的态势,且其兵力远远逊于我军,所谓反包抄是无稽之谈,我军伤亡也只是越军的一半。

  19,“撤军过程到边境后,把不穿军装的民兵释放。”

  在战斗过程中,我军确实释放过一些越方民军,但并不是全部释放。最后交换俘虏时,我国交还给越南的民军俘虏是471人。

  21,“150师是丙种师”

  60年代,我军曾经执行过大中小师的编制。1975年底开始执行甲乙种陆军师和摩托化师编制,没有什么丙种师。

  22,“从北方来了大量老兵”

  当时补充参战部队的老兵来自三个军区:济南、南京、福州。济南军区是北方,但和南京、福州之比起来,是少数。

  23,“150师448团回撤时被分割包围,被迫分散突围”

  448团之败究竟是怎么回事?

  448团这次失败,是1979年损失最大的战斗,共有542人失散(被俘回归219名),丢失各种枪支407支。

  被围的是2营,不是全团,增援的是1、8连,总参战兵力一个半营。

  从条件上来说:敌情不明、地形不熟。

  从中伏部队来说:带队的副团长胡庆忠一开始就牺牲了,剩下的副政委龙德昶、副参谋长傅某未能切实掌握部队,造成失去指挥。

  从团、师、军工作组来说:团、师主张全团走大路,军工作组却要2营去走小路顺便搜剿;战斗触发后,团请示全团回援,师同意,军工作组否决,无奈只派了1、8连去接应,结果全部损失。

  总而言之,在情况不明的地区让一个分队孤军行动,又没有采取有力的救援措施,是448团2营失败的主要原因。根本责任在军工作组。战后处理:两个副军长一个撤职一个降职副政委党内警告。

  24,“150师穿凉鞋上前线”

  见17

  25,”牺牲一个士兵才有三百元补助,牺牲一个军官才五百元补助。”

  牺牲抚恤金是按照职务发放的,师职700、团职650、营职600、连排职550、战士500,民兵民工470。如果是病故则减少100。1980年8月,又一次性增发抚恤金3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