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这部剧疯狂打call,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短

  今天开门见山,给大家推荐一部最新的英国犯罪悬疑剧。

  这部英剧以小见大,以一个外卖小哥的离奇死亡,牵扯出整个英国社会的种种乱象,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英国社会面面观。

  《连带伤害》

  Collateral

  ▲这部制作精良的迷你剧,只有四集,最大的缺点就是太短了

  近年来网飞拍摄的剧集大多娱乐性十足,独特性和思想性都相对弱些,看看《黑镜》第一季和《黑镜》第四季,你就知道网飞接手前和接手后的水准差距有多大了。

  不过,在《连带伤害》这部剧的海报上看到“Netflix”的字样请不要紧张,因为网飞这次负责的是发行,剧集本身是由业内良心BBC所制作。

  这在保障了该剧品质的同时,也奠定了剧集不同于平庸犯罪悬疑剧的宏大格局。

  话不多说,下面开始剧透,不希望看到的小伙伴请直接绕行到留言区。

  先来介绍下该剧的几个主要角色。

  Laurie,一家披萨外卖店的经理,工作起来认真负责,忙得不亦乐乎,以下称她为披萨姐。

  Abdullah,外卖小哥,和国内的送餐小哥一样,风里来雨里去,生怕客人不高兴给个差评,他所打工的店正是披萨姐那一家。

  这个外卖小哥还有另外一个身份——FatimaMona的兄弟,他们三个是偷渡来的英国,声称自己是叙利亚难民,幻想着哪天能够获得英国居留权,在法理上得到认可。

  Kip,一个怀孕了还工作在查案一线的敬业女警官。

  国会议员大卫,每天心系日不落帝国的兴衰荣辱,动不动就把祖国骂得体无完肤。

  他的前妻不是个省油的灯,不工作,不好好照顾孩子,时不时来点特殊配菜增加生活的乐趣。

  ▲你应该猜到了这特殊配菜指的是啥

  按理说,一个堂堂大议员是不一定能和这样的小姑娘缔结家庭的,毕竟身份价值观有些悬殊,之所以两人能够有一段共枕眠的时光,完全是因为两人曾经的相逢一炮擦枪走火不幸命中。

  女牧师,是大卫比较要好的朋友,她在各方面上都与牧师这个形象十分匹配,除了一点——性取向,没错,她是一名女同。

  她的情人是一名越南姑娘,这位姑娘说自己是留学生,但实际上她的签证早已过期,也就是说,她是个非法滞留者。她同样不是个让人舒心的主,K粉、摇头丸是她的最爱。

  喊麦时秒变天佑,嘻哈时她化身PG One。

  讲到这里,好像介绍的人物有点多啊,别急,讲最后一位,也是比较关键的一位。

  女上尉Sandrine,英姿飒爽,美艳动人。

  她面临着过去和现在的双重精神困扰。

  过去她经历了什么?

  在伊拉克服役期间,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伊丽莎白被炸得体无完肤,亲手为其收尸,那种痛苦如噩梦一般徘徊在她的内心,她因此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现在呢?

  她的上司天天觊觎她的身体,每每对着她淫笑,窥视她的身体。

  以上这一群人的命运,因为快递小哥的死被交织在了一起。

  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繁忙的晚上,披萨姐的外卖订单应接不暇,其中有一份外卖本来安排好了一名人员配送,但随后披萨姐突然改变了主意,把之交由Abdullah。

  购买这份外卖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卫的前妻,收到外卖后她还对Abdullah发牢骚为何没有特殊配菜。

  谁也没想到,Abdullah刚一出门就被暗地里射来的子弹一击即中。

  大卫前妻虽然听到了枪声但并不以为然。

  另外一位目击证人也和大卫有关,是他那个女牧师的越南女情人。

  她当时正嗑完药,一脸懵逼,隐约看到了凶手的身影,觉得是个女人,但又不敢确定。

  事实上,这个凶手不是别人,正是女上尉Sandrine。

  她为什么要杀Abdullah,因为受一个神秘人指示。

  Abdullah身上有着他们的把柄。

  ▲注意他说的是伊拉克人,而之前我介绍中提到Abdullah的姐妹声称他们是叙利亚人。

  负责调查此案的人是女警官Kip。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些隐情呼之欲出。

  披萨姐在出售外卖的同时,纵容下属顺便出售毒品,顺便从中收取分成,因为她有一个病危的母亲,特别需要钱。

  善良的女牧师是女同性恋这事也变得无法隐瞒,这与教义完全违背。

  一向正面示人的议员大卫曾经给女牧师的情人在学生签证上了签了字。

  这样的隐情是不便于公诸于世的,你可以说是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也可以说会对宗教人士和从政人士产生不可估量的风波,可能会就此毁了女牧师和大卫的一世清明。

  当然,以上还不是最敏感的,真正敏感的是Abdullah的官方通报身份——难民。

  这就戳中了英国人的麻筋了。

  如何对待难民是一个难解的问题,处理不当容易让社会走向某种割裂。

  面对难民,有两种不切实际的叙事想象,一种把难民塑造成社会治安的破坏者,以低素质、偷窃、强奸而著称,夸大其中某些个体的落后行为;一种是把难民勾勒成“受害”“无助”“善良”的可怜群体,忽视其中个体品质的参差不齐。

  两种叙事想象分别对应着的是妖魔化与理想化。

  不同于德国,英国对于接纳难民这一议题上一向不够主动,大多人在道德立场上表示支持,但在实际行动上仍然有所顾忌,毕竟这的确是一个复杂的议题,无论经济、文化、政治上都会对原有体系造成不小的冲击,稍有不慎甚至可能影响国本。

  法国就曾担心移民涌入会加剧社会分裂,但也喊话过希望英国接纳更多的难民。

  回到剧情,在接受调查的过程中,Abdullah的姐妹Fatima虽然一口咬定自己是叙利亚人,但其言语之间的漏洞还是被军情五处的人所发现。

  这个军情五处的人就是英国人中对移民政策颇为不满的代表,我们可以简单猜测下这类人的思维逻辑:你们其他民族品质底下,自己国家搞得一团糟,然后还来我们这,吃我们的,用我们的,将来搞不好还要同化我们,反客为主。

  其实这也好理解,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种族歧视者,歧视的本质是维护自身的利益与话语权。好比有人找你帮忙,要你简单的施舍几顿饭可以,但要你把自己的血抽干,生活变得一团糟,你恐怕就不干了。

  穷亲戚到你家住一两天你能将就,要是住上一年半载的,生活习惯还极其糟糕,然后天天管你借钱,估计你俩迟早反目成仇。

  人与人的相处都如此复杂,何况民族与民族。川普说要建长城,本质上也是迎合美国人自我防御的心理,至于外来人口是给本地人带来了发展活力还是抢占了社会资源,这也是个系统工程,很难一眼就看明白。

  Fatima为何对叙利亚人这个身份如此偏执,原因很简单,英国政府对叙利亚难民采取更宽松的政策,叙利亚难民更容易成为英国的合法居留者,而被官方认可的话,他们的生活较之之前就算有了保障,有了安全感。

  在被军情五处这个男人识破之后,Fatima依然坚决地表示,必须承诺给我和妹妹一份居住许可,否则不会提供任何情报。

  那么,她所知道的情报是什么?和Abdullah的死又有什么关系?

  神秘人做过些什么?女上尉Sandrine为和要帮神秘人杀人?

  披萨姐是不是故意临时指派Abdullah去送外卖的?

  Sandrine要杀的人是Abdullah还是其他送外卖的?有没有可能杀错?

  这些疑问,就请小伙伴们到观看中寻找答案吧,透露一句,这个答案比你能想象的要沉重得多。

  通观《连动伤害》这部剧,英国社会的种种乱象:非法居留、难民问题、LGBT人群、女性权利等等,一一被囊括其中。

  ▲在非法移民遣返中心,所有人被处于拘禁和监视之中。

  ▲Sandrine的手机被上司发现后,对方以此为要挟对其实施了性侵。

  该剧的高明之处在于,它并有站在特定的立场上对各种人物进行是非优劣的判定,它用近乎冷峻的视角,展现了每个人的困顿与挣扎。

  它的编剧是戴维·黑尔,曾经参与过提名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影片《时时刻刻》《朗读者》的编剧工作。

  他表示:

  我好奇的是,当一个生存于体面社会视野之外的个体的死亡,这将会怎样影响到那些被牵连者的人生。

  这或许也是该剧名字《连带伤害》的由来,它意图告诉我们:

  那些你不以为然的事,那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人,其实都与你的命运息息相关。

  本 月 热 点